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产业犯罪司法制度鉴定研究论文(共两篇)

所属栏目:法学理论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7 18:46:41 论文作者:佚名

犯罪司法制度鉴定研究论文一

论文题目: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问题的思考

摘 要: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于自身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关注。从目前的社会来看依然有很多的不法分子为了获得暴利针对食品药品方面进行犯罪。所以在这一过程中要针对食品药品犯罪进行有效侦查。从现阶段来看,对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的侦查工作一直是关键点。如果案件中对于食品药品的检查不准确、不规范则很容易造成案件无法持续办理,对于犯罪分子的处罚也会降格,无法起到有效的打击犯罪作用。本文通过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的司法鉴定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从而更好地帮助食品药品涉案物品司法鉴定水平有效提升,促进食品药品安全案件快速处理为人民群众营造安全健康的社会环境。

关键词: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存在的问题;解决对策

司法鉴定作为诉讼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要保证实体的特性,又要按照程序的特点来进行司法鉴定。对案件中的专业问题进行实体性分析要针对相关的程序问题加以认定,包括司法鉴定程序、司法鉴定、法律保障等方面。但是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既没有实体法也没有规范,所以导致食品药品司法鉴定存在很多方面的不足,造成很多的犯罪嫌疑人被轻判,为此要积极加强,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的司法鉴定效果提高鉴定质量。

一、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的司法概述

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关乎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影响着整体国民的身体素质。所以食品药品安全犯罪非常严重。在刑法上,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有着明确的概念,即生产者销售者或其他的经营者没有根据国家规定和相关的法律标准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卫生标准的相关食品药品。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应该按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罪等等刑法进行处罚。这些罪名如果成立,对于整个食品药品安全具有重要的保障作用。在确定这些罪名之前,要针对食品药品涉案物品进行司法鉴定,这也是整个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处罚的关键点。对于食品药品的司法鉴定包括了食品药监局,质量监督检查局,农业部,工商等多个部门。

二、目前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存在的问题

(一)对于涉案物品鉴定主体不明确

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主体不明确的问题十分突出,尽管很多的执法部门为了配合检查要求会设置相对应的检验中心,从而保障食品药品安全的监督检验。公安系统在侦办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的過程中,通常会协调各部门进行相对应物品的检测[1]。但是在检测的过程中,往往需要行政部门的检测中心进行协商送检,而食品药品鉴定机构要根据行政执法机构和的要求进行检测,但是却不能够保证所有的检验机构都具有司法鉴定的资格。存在司法鉴定机构的一般由国家级、省级市级的相关部门进行鉴定。此外,由于地方性检察院和法院对不同涉案物品相关的司法认定标准存在较大差距,无法确切地找到相对应的机构做出的检测报告进行重点判断,这样也会导致有的检察院或法院只对省级行政以上的鉴定意见加以认可,对于其他级别的不予认可,而有的检察院或法院可以对市级的。政府部门相关鉴定意见加以认可,对于其他鉴定机构的意见却予以否认,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导致鉴定机构主体不明确的问题,严重影响了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的时效性。在这种情况下,要花费民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联系鉴定机构,并且确定具体的检验流程,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的办案效率。

(二)鉴定意见的证据效率比例低

由于对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的司法鉴定报告缺乏统一的标准,所以这样就很容易造成鉴定意见和鉴定标准、可靠性受到影响。正因为如此,相关的鉴定机构无法明确检验标准,只能够为相应的涉案物品提供数据,或者表明某种物质超标的情况,却没有给出相关的结论。这样在案件处理的过程中,由于证据形式与刑法的证据规定存在较大差距,所以很难被法院和检察院采纳,最终造成检验证据失效无法定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降格处理或者直接释放。

(三)难以出具相应的检测鉴定报告

在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的过程中,由于缺少具体的检定报告,所以会造成建司法鉴定效果不理想,一方面由于食品药品很容易变质腐烂而相关的司法鉴定部门,对于这些食品的鉴定很容易形成错误的结论。另一方面,食品由于大量的添加剂,导致无法准确的判断出食品的各种含量,最后由于食品药品鉴定的时间比较长,导致食品药品鉴定的效率受到影响,最终也无法判断犯罪嫌疑人的具体刑事责任。

三、解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的相关对策

(一)首先要建立健全相应的法律法规

通过保证司法鉴定的有效性,加强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的法律体系,是高度重视食品药品安全犯罪行为的认定。明确过失或故意之间的关系,提高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的定刑标准。

(二)建立健全各部门检测鉴定的联动机制

在针对涉案物品司法鉴定的过程中,要根据实际的物品情况,统一相关的鉴定标准,明确鉴定机构的检验机制,保证鉴定意见能够在药品、食品药品安全犯罪中起到相应的作用,提高对于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避免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的问题再次发生,公安机关应该针对涉案食品药品进行初级检验,并且在初期鉴定和犯罪行为认定的过程中,通过食品药品生产企业,采取相关的措施进行控制避免危害扩大。还可以联系鉴定机构针对鉴定的实际需求,增加鉴定设备,保证鉴定物件的合理性和规范性。

(三)统一鉴定标准

司法鉴定部门要根据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的特征进行判断,并且增强对于其他部门的联系,保证实际需求和统一标准,有效地提高食品药品鉴定的真实性与可靠性,从而有效针对食品药品安全犯罪进行加重处罚,保证食品药品的安全标准,提高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的效率。

四、结论

本文针对食品药品安全涉案物品,司法鉴定存在的不足,进行深入分析,从而明确了建立健全司法鉴定的相关法律体系,明确鉴定标准,增强各部门之间的联动配合,进一步为食品药品安全犯罪加大打击力度,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参考文献:

[1]商小宁。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问题探讨[J].现代交际,2017(15):46-47.

[2]林锐斯。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涉案物品司法鉴定问题研究[D].兰州大学,2016.


犯罪司法制度鉴定研究论文二

论文题目:国外未成年人犯罪司法经验分析

摘 要:校园暴力不仅对校园安全形成威胁,也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本文从比较法学视角出发,通过对巴西及美国相关司法应对的比较,分析其得失,建议我国应加强前期干预,编织全面的行政司法保护网,不应把压力堆积在最后司法部门。

关键词:未成年人犯罪;司法暴力;应对

未成年人是社会公认的弱势群体之一,但是在未成年人的群体之内却有着势力强弱的区别,在学校这一相对封闭的区域之内,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更加容易受到相对强势一方的欺负,由此引发的未成年人犯罪问题也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近年来,我国目前犯罪频现低龄化现象,未成年人犯罪不断增多,挑战社会底线的恶性事件也屡见不鲜。本文从比较法学的视角出发,对比美国与巴西这两个未成年人犯罪率较高的大国之司法应对,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应对提出中肯建议。

一、巴西经验做法

1830年,巴西帝国的“刑法典”建议将14岁以下的儿童接纳到一个“惩教之家”,将未成年人与普通罪犯进行区别对待,自此,正式开启了巴西未成年司法应对之路。1927年,“未成年人法典”获得通过,开始在巴西全境生效,由此巴西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个为未成年年龄组单独划分刑罚标准的国家。1941年,巴西政府牵头建立“未成年人援助事务处(SAM)”,但讽刺的是,其表现出的官僚主义、效率奇低、僵化管理让其实际效果远低于期望值,甚至成为了压制和恐怖的代名词。

与国家主导下的未成年犯防治独立机构相对应的,各地市也有各自的市级防治机构或者“犯罪学校”。以里约热内卢为例,早在1944年,里约已经拥有了数所相当成熟的“犯罪学校”。该帕德里塞韦里诺研究所(IPS)成立于1954年,被定性为收容具有进攻性的青春期男生的直接监护病房,对口接收来自青少年警察局(DPCA)和儿童青少年法庭(JIJ)审判的青少年,其150名青少年的设计空间中却常常拥挤着200名以上的囚犯,生活条件较差。

桑托斯杜蒙学校(ESD)也对口接收由儿童和青少年法庭审判的未成年人,其在里约热内卢的机构主要面向14-18岁的女生开放。ESD在三所学校中拥有最封闭的住院系统。数十年来,几所未成年人犯罪防治机构,其发展坎坷艰难,囚犯与管理人员之间冲突不断,讲习班的瘫痪、老教工的退休、简单监视与粗暴隔离带来的人情关系的冷漠,共同导致了1994年的集体“叛乱”,273名未成年人的逃跑与10名未成年人的死亡,让“未成年犯罪教育”的难度进一步凸显。

二、美国经验做法

对于美国而言,校园霸凌尤其是校园枪击案件在未成年人犯罪中数量或许并不突出,但其危害程度与对社会的恶劣程度毋庸置疑高居首位,成为了美国精神中无法磨灭的伤痛。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校园霸凌发生率达到高峰,据当时统计显示,每3个学生中就有一人受过同学欺凌,与此同时,校园枪击案的发生频率开始了逐年上升,伤亡人数与恶性程度亦比以往愈发触目惊心。对应的,美国政府与司法机构也在积极采取多种措施来遏制校园暴力问题。首先是降低霸凌行为认定標准,除动手打人、吐口水、故意推搡、拍裸照等行为外,联邦和地方政府一系列立法还把言语辱骂、口头威胁和在公众场合故意嘲笑他人残障、种族、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等行为认定为霸凌行为。其次,美国加强了学校的管理义务与责任。

布什总统于2001年签署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要求每个学校都需要认真地评估自己学校的“校园霸凌”情况,美国学校一般会建立一个“学校安全委员会”,负责提出计划、实施计划、和评估学校反霸凌工作是否做的到位等。并且联邦政府规定校园暴力事件发生后,学校必须采取三项措施:第一,提供举报霸凌事件的渠道,老师和教职员一旦发现霸凌行为必须举报。第二,对被举报的霸凌事件必须进行调查。第三,要采取积极措施进行干预,轻者口头警告,重者开除学籍。对开除学籍的学生,社会组织也要对其进行心理干预,不能放任自流。

而在司法系统中应对青少年校园暴力行为有更加细化的流程。当校园暴力案件发生时,警察是首先介入的司法部门成员,他们在处理未成年人的案件时,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考虑被害人的态度、过失人的历史、年龄、性别、悔过态度及父母的处理能力可以做轻微处理或者有犯比较严重的罪嫌疑的未成年人,警察可以将有犯罪嫌疑的未成年人拘留。如果未成年人愿意到教育机构接受咨询或者治疗的话,也可以免除法律诉讼,但对于犯了十分严重的罪的未成年人,特别是有暴力行为的,警方通常采用最严厉的方式,将案件直接送往未成年人法庭处理。美国与其他国家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有比较完善的青少年司法系统,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少年法院的国家,联邦政府和各司法管辖区都有自己的少年法院。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被少年法院接纳后,法院通过审查相关证据,认定少年确实实施了犯罪行为,则正式进入审判程序。对于一些初次违法、年龄较小的触法少年,法官一般都会判决将其移送监管机构如矫正所、教养所、训练营等,或者判决附条件(判处罚金等)释放,以降低再犯率,弱化标签效应。一些犯重罪的少年将在监管机构被监管至成年后再次移送刑事法院予以处理。

三、分析与建议

独木不成林,一项真正有效的社会政策一定是多管齐下、联动并行,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而言,当今中国屡见不鲜且恶性持续上升的频发事件所折射的现实,就是曾经过去粗线条的“惩戒+教育”的应对方针出现僵化,如何编制一张新的未成年人犯罪应对网成为了当下立法机关与行政政府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本文就此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一)校园暴力等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构建与完善多元化的惩戒、矫治制度体系

充分发挥社区矫治、特殊学校的发展,在政策支持、试点推行的同时充分吸取巴西的前车之鉴,不能让特殊学校沦为有名无实的“三不管”地带。同时,必须考虑到我国行政资源稀缺的前提,建议着重考量社区所能发挥的实际意义。在政府职能合理外包、社会工作事业蓬勃发展的当下,在原有社区社工站基础之上将未成年人教育、留守儿童看管、未成年犯矫治等功能依实际情况有选择地推行建设。在国家给予政策补贴的基础上,依赖社区自主支持实现资金的融动流通,杜绝巴西未成年犯学校出现的因资金紧缺而滋生内部矛盾的现象。

(二)构建防治校园暴力的程序化应对机制

未成年人犯罪类型较少、群体较小,又因为往往处于集体环境之中,与其他犯罪而言具有天然的高事前预警性,要把未成年犯罪充分扼杀在摇篮里,充分借鉴美国的做法,建立“一条龙”式的查找、跟进、定性、处理、矫治的应对机制。如对平时即有持刀习惯的“问题少年”及早发现、干预,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或者至少可以降低校园暴力的伤害后果。建议学习美国相关经验,尽快建立“学校安全委员会”,统一负责校园安全检查、校园霸凌问题投诉、居间联系家长、开展犯罪教育等多种事务。

参考文献:

[1]陈琳。论我国未成年人犯罪防控措施的完善[D].东南大学,2016.

[2]陶建国。美国校园暴力立法及对策研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5.37(3)。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