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思想的光辉典范

所属栏目:马克思主义哲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9-01-25 20:58:30 论文作者:佚名
摘 要:先进性建设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永葆生命力的重要支撑。《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思想的光辉典范。它主要表现在:一是形成了能够自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逻辑;

摘 要:先进性建设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永葆生命力的重要支撑。《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思想的光辉典范。它主要表现在:一是形成了能够自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逻辑;二是具有了体现世界性思维和总体性价值的双重视野;三是坚持一切人的最终解放与实现路径的二维互补。当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致力于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倡导“四个自信”。《共产党宣言》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文件,应该成为我们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理论资源。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党宣言;先进性;世界性;自由人联合体

今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应该说,关于刻画现实政治生活的诸多著作中,很少有一部能够像《共产党宣言》这样对世界历史产生了如此巨大而深刻的影响。直到今天,无数的人们仍然在研读这部伟大的著作,希望能够从中收获改造世界的精神力量与理论动力。那么,这样一部著作它的思想先进性体现在哪里呢?或许,我们能够从它作为共产党党纲之母的历史地位、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思想建设视野找到答案。

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永葆生命力的重要支撑。先进性建设首先要重视先进性思想建设。因为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也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的深层诠释。《共产党宣言》是无产阶级政党第一个纲领性文件,是马克思主义经典创始人留给后人的关于政党先进性方面的宝贵历史遗产。

一、形成了能够自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逻辑

从社会主义的话语叙事来说,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的理论建构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确立起如西方政党政治一般成熟的形态。当然,也正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所言,“不成熟的理论,是和不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状况、不成熟的阶级状况相适应的。”[1]409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的成熟形态也需要有与之相适应的成熟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状况。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逢巨大挫折。尽管社会主义中国经过改革开放,避开了执政危机,锻造出共产党新的执政形象,为共产主义事业树立起榜样。但是实际说来,社会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仍然处于摸索阶段,缺乏稳健的形态。

不过,这样一种现实的境况,也仅仅是理论的一个侧面。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的社会主义实践要求实践内容的具象化,要求与具体情境的调和。而适应性的调和本身就是复杂的,需要时间的磨合与理论的完善。但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的社会主义想象却没有受此约束。它往往是抽象的,有弹性的,甚至对时间与挫败具有一定程度上的免疫。这是理论超前性的典型特征。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的理论超前性使得它自身尽管没有实践的稳态,但却可以具备理论逻辑的自洽。

理论的雏形往往最具演化活力,也因而最简洁地呈现出一个理论的逻辑内核,反映一个理论的逻辑自洽。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的逻辑自洽最鲜明地体现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创始人那里。而《共产党宣言》就是经典创始人关于这种逻辑自洽的最集中性的表达。通过对《共产党宣言》文本的研读,我们可以发现它的政党政治明显地遵循一种闭合性逻辑,它历史地解答了政党从哪里来、使命是什么以及到哪里去这样三个理论追问。具体的阐释与论证可以从以下几点呈现:

第一,《共产党宣言》揭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从哪里来。无论是代表地主阶级利益的政党抑或是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还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政党,它们的产生都有规律可循。马克思、恩格斯从阶级斗争的视角来探寻政党产生的规律。他们认为:“人类的全部历史(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解体以来)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2]12。而政党就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斗争的每一方都有一批代表本阶级利益的精英致力于夺取政权。19世纪中叶,工业革命已经确立起比较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工人阶级逐渐成熟,在被压迫与不断的斗争中培育出自己的利益代言人--无产阶级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无产阶级政党中的优秀代表。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二部分专门就无产阶级与共产党的关系作了论述。其中阐释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一是“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二是“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2]40。

第二,《共产党宣言》揭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到哪里去。对于资本主义政党来说,这是一个真理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伪问题。“政党到哪里去”意味着政党的发展有一个端点,政党要以此目标前行。而资本主义政党理论从意识形态的终结这一预设出发,认为政党的发展就是政党的完善,因为自由、民主、平等的原则在西方政治制度(政党的基本原则当然也涵括在内)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已经“形成历史基础的原理和制度”[3]3。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理论则认为“政党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一个历史问题。“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2]48,所以与西方资本主义政党迥然不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最终目标是进步主义,它相信历史有一个发展的端点,而这个端点的来临也就预示着政党的消亡。因为,“当阶级差别在发展进程中已经消失而全部生产集中在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手里的时候,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2]49。这时,一个自由人的联合王国就出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作为无产阶级的利益代言人也消解于其中。

第三,《共产党宣言》揭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历史使命。马克思主义政党建立起来了,目标也有了,要怎么去完成这一目标呢。简单来说,就是推翻资产阶级的专政。但是,一方面,资产阶级不会主动放弃统治地位,这就要推动资产阶级灭亡所需的社会条件的成熟;另一方面,资产阶级专政被推翻后,无产阶级怎样对待政权,这又涉及过渡时期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对此作出了进一步解答。关于如何推动社会条件的成熟,政治上“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統治阶级,争得民主”[2]48;经济上就是继续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壮大资产阶级的掘墓人力量;文化上就是重视“教育因素”,开展理论批判斗争。关于过渡时期的运动策略,马克思、恩格斯力图通过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一步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在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2]48。但是,他们在1872年的德文版序言中也提到,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2]4这也就是说,马克思、恩格斯对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历史使命是围绕着最终的目标并根据革命的实际与时俱进的。

第四,《共产党宣言》揭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逻辑的向度。马克思、恩格斯的政党政治思想主要体现在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中,它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及无产阶级国家学说是糅合在一起的,所以表面上看马克思主义政党思想只是党建方面的思想。但是,一方面建党的过程中必然会涉及政党政治的多个层面;另一方面既然有了党纲又是政党思想,且具有理论的超前性,就應该对政党政治有一个较全面的预想。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去审查与挖掘这些东西。实际上,尽管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没有阐发什么是政党、它的功能是什么,但这种内在的联系已经都有所触及。首先,它预设了政权,并提出了10条变革生产方式的措施;其次,它有竞争,反对党已经成功地逼迫“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2]26;最后,它有党际关系,对于与其它工人阶级政党的关系,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二章一开始以及第四章中,马克思、恩格斯就利益关系与革命策略作出了细致的阐释。

《共产党宣言》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早期政治实践活动的思想凝练。它为我们提供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关于建党、革命与建设三位一体的全景勾勒。尽管后来的实践表明这一党纲也是存在问题的,需要修正的,但是就像马克思、恩格斯在序言中所说,“《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2]3而这个一般原理在某种程度上当然也就包括它所体现的政党政治的逻辑。不论对于当前的社会主义政党政治理论建构来说,还是对于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挖掘与传承来说,《共产党宣言》所体现的这种逻辑都是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的。

二、具有了体现世界性思维和总体性价值的双重视野

马克思主义政党立于资本主义狂飙发展的潮头,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追求“一切人的自由发展”。它在实践逻辑上还表现出了明显的世界性认知思维与总体性价值诉求的特征。

在“后工业文明”的声音都算不得稀罕的现当代,尽管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世界性”与“总体性”特征在较大程度上已为民族性认知思维、国家特色的利益诉求所遮蔽,但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实践逻辑的本真仍蕴藏在这种整体性的视野之中,也只有依靠这种整体性的视野才能在历史的流变与具体实践的展开中真正地确立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自信、正确地评价现实社会主义的历史、认真地对待未来社会主义的发展。

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世界性认知思维与总体性价值诉求的最初体现,也是能够呈现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的最具思想性的表达。人类的世界性认知思维与总体性价值诉求的形成有一个从自在到自觉、自为的复杂且反复的历史过程。马克思之前的两个多世纪,民族国家建构激烈对抗“世界性”教权,同时也冲击着帝国理念。到马克思的那个时代,科技进步推进工业文明逐渐成熟,全球化商贸开拓了世界性视野,在资本流动引导下跨民族、跨地域的社会组织化愈发成为可能。这是一个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历史阶段。“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有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文学。”[2]31这是一个思维方式转换与形成的过程。

经济基础的变动始终占据着支配地位。除了民族关系,资本的疯狂扩张还引起了社会关系、国际关系的变革。它破坏了“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东方从属于西方”[2]32。所以,资产阶级日甚一日消灭的不仅是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还消灭了一种狭隘的思维方式。最终,人类社会迎来了新历史阶段自觉、自为的具有世界性认知思维的历史主体--作为无产阶级政党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当然,民族国家建构力量作为相伴生的一股反向力量也越发尖锐,并使马克思成为“大体系缔造者的最后一人”[4]337。正像马克思、恩格斯描述阶级斗争中各阶级的“同归于尽”一样,世界性思维与民族性思维也会强烈碰撞,不免生出激进。这或许就是世界性思维为给其后的无产阶级政党背书了神圣的国际主义负担。尽管如此,也尽管国际主义曾经留下过遗憾,但世界性思维本身以及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思维觉醒并不能否定其先进性所在,毕竟历史不可假设,社会发展的潮头也需要弄潮者。

至于总体性的价值诉求,人类在还未能识别总体之前就已经认识到它的意义所在。它总表现为一种应然的状态,而人类身居其中。古希腊人认为世界上的一切变化都源自对立双方的相互作用及影响,并把对立的双方堪称统一的整体,而这种包含并超越所有对立力量的统一称为理性--处于价值优位的善。理性或许没有把握大局,但它却以终极性代替总体性,为人在宇宙中确立了位置,回应了必要的价值诉求。东方的哲学、特别是宗教哲学也有这种特征,并且要比希腊哲学更加系统、稳定。它同现代物理学的概念表现出了“惊人的平行之处”[5]4-8,但却保留了哲学所特有的隐晦。而这种隐晦最与思想的体验相亲近。马克思、恩格斯对于资本主义的建设性批判、对于未来社会的多层次勾勒呈现出的就是这样一种总体性的价值诉求,一定的情境体验与对他们哲学底色的把握是必要的。

与世界性思维相契合,人类总体性的解放状态是马克思、恩格斯的价值诉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灌输了多少康德式世界和平的情怀已难以揣度,但不可置疑的是,他们像黑格尔一样给人类进化提供了“合理的公式”[4]337,并且把这个公式通过政党努力实践以理想社会的状态很好地呈现出来,表现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难得的先进性特征。不过,鉴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成熟程度以及社会主义发展的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并不能、也没有细致地描绘这种状态。他们只是在对资本主义社会关系进行批判的同时以否定的姿态勾勒出肯定的画面。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二章中提到,“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2]41,或者说扬弃私有制更确切[6]789。而这里的私有制又不是“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资产阶级的所有制”。那么,扬弃资产阶级私有制后又是一种什么状态呢?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指出私有财产是需要被消灭的,但他认为的私有财产是“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7]81。所以,你会发现扬弃私有制的理解要基于总体性的价值诉求。还有关于“消灭家庭”的思想,也要基于这样一种价值诉求去理解。也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解读出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2]46。

世界性认识思维与总体性价值诉求并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独有特征,在秉持古典自由主义的一些政党中也能够发现它。但是对于后者,两种特征的表现既不是彻底的也不是纯粹的,在异化中它们很难说坚持了人本的视野。马克思主义政党克服了这种局限,但也表现出了理想化的孱弱。特别是总体性价值诉求方面,对于全人类解放状态的勾勒脫离开当下的历史境况、生产条件,在理论上形成的自洽的政党产生、发展、消亡的辩证逻辑中,推动自由精神的辩证运动显得不够成熟。当然,历史始终是人书写的,也是为了人而书写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总体性价值诉求与历史的发展不谋而合,它的先进性是不容抹杀的。

三、坚持一切人的最终解放与实现路径的二维互补

马克思主义政党自始至终都是以全人类的解放为奋斗目标的。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对消灭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之后所实现的社会状态进行了高度概括:“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2]50这也就是所谓的“两个自由发展”。

理解“两个自由发展”,要理清楚以下三个问题:一是马克思、恩格斯所指的“自由发展”是一个什么状态?二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要将自由发展一分为二,前后两者的关系是怎样的?三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作为“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它是要如何实现的,也就是涉及实现路径问题。

首先,关于“自由发展”的概念。马克思至少在写作《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时就已经从否定、批判的层面形成了自己的自由发展理念。在《手稿》中,马克思专门论述了异化对于自由的侵犯。其后,《德意志意识形态》也进一步作了分析,并指出了个体可获得的非异化的自由状态:“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8]37批判的武器基于社会的透彻审视变得更加成熟。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触及了异化:“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2]30,并将对异化的追问突出地放射在社会关系上,从而打破了更大成分上属于哲学意义的自由边界。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对自由的期待最终由个体自由发展到社会自由,这也就是自由人联合体的图景。

其次,关于为什么要将自由发展一分为二以及前后两者的关系。从字面意思去看,“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条件,“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是目的,前后两者是明显不同的。但是细想之下,“每个人”与“一切人”不过是同一状态的不同视角,它们都可作为全称命题的范畴。于是,质疑这两者的关系就变得十分紧要。这里,或许我们可以有这样两点解释:一是马克思、恩格斯坚持自由发展的历史唯物主义视野,尽管“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历史终结”,但只有量变才能引起质变。“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强调全体中的个体,“一切人的自由发展”强调个体的集合,前者是进行时,后者是完成时。二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要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也就是说,“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是一个有机的状态,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都是同等重要的。

最后,关于实践路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对于向自由王国的跨越设置了怎样的实践路径?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们通过对阶级斗争的唯物史观分析,得出了阶级本身消灭后自由社会的来临。但是,同时在他们的论述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另一个隐含的路径,或者说是一个补充的路径,这就是现实的个体的解放。马克思、恩格斯说到,“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2]47。当剥削不以阶级论之,“一切人自由发展”的丰碑面前也就只剩下“每个人”。

当然,细数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作品,还能找到更多的理据。比如,在184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批判鲍威尔一伙人而作的《神圣家族》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将“形而上学地改了装”之前的绝对精神称之为“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人类”[9]177,实际上也就为自由社会的实践路径设置了二维的解放主体。又比如,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笔记本Ⅲ)中有这样一段论述:“宗教的异化本身只是发生在意识领域、人的内心领域,而经济的异化是现实生活的异化,--因此对异化的扬弃包括两个方面。不言而喻,在不同的民族那里,运动从哪个领域开始,这要看一个民族的真正的、公认的生活主要是在意识领域还是在外部世界进行,这种生活更多的是观念的生活还是现实的生活”[7]82。说的很明白,异化的主体有两种类型,一是“在意识领域、人的内心领域”,即主体内的,也就是个体维度;一是在经济领域的,即主体间的,也就是共同体维度。而异化本身就内含了历史路径的选择,所以马克思提到的“运动从哪个领域开始”指的也就是两种不同的历史路径。

《共产党宣言》对于自由发展的两种实践路径的隐含表达需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审慎对待。“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与“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之间的这种差异与张力的存在本身意义重大,因为尽管都属人的范畴,但一方强调的是量变,一方强调的是质变,它们象征的正是标示理想社会实现的两种历史主体维度,因此它们所由此衍伸的通向“自由王国”的历史发展路径迥然不同。当然,现在看来,这种迥然相异的历史发展路径本身的多样性恰恰反映了一个理想社会可实现的应变空间的存在。

四、结语

《共产党宣言》尽管篇幅不长,但却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光辉典范,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形态的浓缩,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发展当代社会主义的思想锦囊。它所诠释出的政党的逻辑自洽、双重视野以及二维的实践路径,都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生命力的顽强,对于丰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思想、增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四个自信”难能可贵。当然,我们这里的解读并不是穷尽的,比如以纯洁性特征表现出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组织上的民主特色、精神上的无私品格、策略上的无畏立场。在这里我们没有展开,但它毋庸置疑地也是《共产党宣言》所折射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思想的一个侧面。

若从1847年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成立算起,共产党的革命实践也已经170余年了。其间,历经波折。到今天世界社会主义初见复兴之势,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建设就显得更加急迫。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以特色社会主义为旗头,引领越、老、朝、古推进社会主义事业,提出要把中国共产党建设“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政党”[10]12的任务。这就需要执政党正确地揣摩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要求,把先进性建设摆到《共产党宣言》所诠释的政党文明的范畴中去,以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的逻辑自洽回应历史虚无主义与信仰缺失,以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双重视野回应大国崛起与文明复兴的角色转换,以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二维实现路径回应社会主义新人的长成。社会主义这一人类文明的智识成果得之不易,使之成熟、结果更加不易,马克思主义政党只有秉持《共产党宣言》的理论开放精神,才能真正推进“四个自信”,也才能真正回应人们对自由解放的向往。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2]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

[3]弗朗西斯科·福山。历史的终结[M].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1998.

[4]罗素。西方哲学史(下)[M].马元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

[5]灌耕。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M]//F.卡普拉。物理学之道。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

[6]高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别史[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2.

[7]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8]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9]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

[10]赵凌云,李益鹏。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政党”[J].红旗文稿,2016,(19):12.

星火论文网是业内有序经营时间较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因为专注,所以专业。论文写作辅导的老师全部是由武大、浙大、华中科大、中科大、西南交大、复旦等高校名牌院校的硕士及博士生,目前已为上千位客户解决了毕业论文写作的困扰、职称论文发表的难题。自成立以来,客户一直放在我们的首要位置,客户满意是星火论文网的终极目标,在络绎不绝的好评声成就了星火论文的品牌。历经12载,打造了一个硕士论文、本科论文及职称论文发表的平台网站。拥有海量的高质量的原创论文,可以提供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范文参考及硕士论文写作等服务。服务范围:论文发表、论文写作及外文翻译等等!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