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论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形成与发展的贡献——兼论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何以存在

所属栏目:马克思主义哲学论文 发布日期:2021-04-07 13:13:20 论文作者:佚名

摘 要:恩格斯在批判唯心主义道德观的基础上,侧重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科学揭示了道德的物质生产实践起源、作为意识形态本质的两重性及其发展的两条基本规律;侧重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科学论证了道德的辩证统一判断标准、物质与精神双重属性及其二元功能作用。进言之,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中系统论述道德问题的第一人,明确了道德研究的具体对象和实践价值指向,构建了道德研究的基本内容体系框架和独特概念范畴,创造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有机结合的道德研究方法论。因此,尽管就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立形成而言,恩格斯自谦为“第二小提琴手”,但就其对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形成与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而言,堪称“第一小提琴手”。

关键词:恩格斯;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内容体系;方法论

长期以来,中外学界对是否存在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一直争议不断。为此,本文通过梳理总结恩格斯著作文本(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合著文本)中关于道德问题的相关论述,力图证明恩格斯明确深刻地阐述了道德哲学的基本命题,确立了道德研究的具体对象和实践价值指向,构建了道德研究的基本内容体系框架和独特概念范畴,创造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有机结合的道德研究方法论,为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形成与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

一、侧重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科学揭示了道德的起源、本质和发展规律

恩格斯侧重运用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基本原理出发,透过纷繁复杂的道德现象,深刻剖析了道德与利益之间的内在联系,归纳出道德的物质生产实践起源和经济利益关系本质。同时,恩格斯将道德置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宏观视域,通过考察社会历史发展趋势,科学揭示了道德发展的两个基本规律。

(一)論证道德的物质生产实践起源

在恩格斯所处的时代,关于道德的起源问题众说纷纭。康德创立了独特的道德神学理论,虽然认识到不是宗教导致道德,而是道德导致宗教,但认为道德来源于人脑中先验存在的“纯粹理性”,个人心中的道德律令来自理性本身的善良意志。黑格尔虽然看到了人的社会性,但把道德视为脱离人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精神”产物。杜林认为道德来源于人的欲望和感觉,是人之社会愿望与观念的产物,人类具有“协调一致”的永恒道德本能和道德行为。费尔巴哈被恩格斯批判为“半截子的唯物主义者”,虽然在自然观上坚持了唯物主义,但在历史领域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抽象化,试图用“普遍的人类之爱”代替道德上帝起源论,没有看到道德关系背后的物质利益根源。因此,恩格斯明确指出:“我们一接触到费尔巴哈的宗教哲学和伦理学,他的真正的唯心主义就显露出来了。”[1]287 在恩格斯那里,尽管上述关于道德来源的说辞各异,但本质上都可以归结为观念或精神,归属唯心主义范畴,无法解释纷繁复杂的社会道德现象: “费尔巴哈的道德论是和它的前驱者一样的……而在现实世界面前,是和康德的绝对命令一样软弱无力的。”[1]294

恩格斯在批判唯心主义道德起源论的基础上,从物质生产和社会实践的角度出发,深入探究了作为调节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道德背后的物质性和实践性,从而科学阐述了道德的真正物质生产实践来源。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通过生产劳动获取物质需要是人类生存和创造历史的基本前提条件,而“生命的生产,无论是通过劳动而生产自己的生命,还是通过生育而生产他人的生命,就立即表现为双重关系:一方面是自然关系,另一方面是社会关系”[2]532。也就是说,人们在从事物质生产和自身生产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经济关系,进而形成丰富多样的社会关系,为调节利益冲突和社会关系,就逐渐产生了一些行为准则和观念规范。恩格斯在与马克思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人们的想象、思维、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行动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语言中精神生产也是这样。”[2]524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进一步指出:“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吸取自己的道德观念。”[3]99易而言之,道德不是超越于物质现实的天启神明、人性精神、先验存在或主观臆想,而是人类从事物质生产过程中调节人与人、社会及自然关系的直接产物,与经济基础、社会实践、现实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虽然道德是产生于人脑中的观念意识,但“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4]50-51。就此,恩格斯揭开了一直以来笼罩在道德表面神秘莫测的面纱,揭示了道德产生的物质基础,展现了道德产生的社会实践来源。简言之,道德来源于产生物质利益的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

(二)揭示道德本质的两重性

总体而言,道德是规范个人行为和调整社会关系的社会治理工具,是一种意识形态,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但是,恩格斯认为作为意识形态本质的道德具有一般性和特殊性之别。所谓道德本质的一般性,即道德作为服务全体社会成员的意识形态,不带有阶级性和政治统治的性质。恩格斯强烈反对脱离社会经济基础的空洞道德说教,认为道德本质上是基于经济基础和物质利益,为调整人与人之间关系而概括出来的行为准则规范,直接目标指向是维护社会秩序、调整社会关系,根本目标是调节利益关系。在人类社会形成之初,生产力极端低下,生产资料公有,平均分配劳动产品,个人高度依赖集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是融为一体的。因此,原始社会要求氏族和部落成员人人劳动、自由平等、团结互助,把无条件服从和维护共同利益视为神圣道德义务。因此,主要通过风俗习惯、禁忌传统和宗教戒律等形式呈现的原始社会道德,是服务于全体社会成员和整个社会发展的。只是随着社会分工出现,特别是随着剩余产品和私有制的产生,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之间的矛盾渐趋激烈,此时的道德才具有了维护特定阶级利益的性质。恩格斯指出,到了未来消灭了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道德作为服务于全体社会成员的工具,依然有存在的必要性,这时的道德才是“真正人的道德”。

(一)确立了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研究对象和实践价值指向

区分不同道德哲学流派的重要标志是各自不同的研究对象和价值指向。与既往的思辨道德哲学不同,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不以抽象的道德观念或范畴为研究对象,不是专注于构建解释世界的系统理论体系,而是遵循道德社会学的逻辑进路,致力于解决道德实践问题,改造现实世界,具有鲜明的服务于无产阶级解放的实践价值指向性。恩格斯认为,不存在适合所有时代和国家民族的一成不变的道德,脱离特定社会历史条件和经济基础而抽象地谈论道德毫无意义。因此,恩格斯无意于构建一套新的规范伦理学理论体系,而是秉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将道德还原于特定的历史社会和经济现实之中,通过重点分析道德与经济利益、物质生活的关系,揭示道德的阶级性、物质性和历史性,從而解决社会生活中的一个个道德实践难题。如在《反杜林论》中,通过批判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杜林的永恒道德观,科学阐释了道德的来源本质、判断标准与发展规律问题,深刻批判了杜林道德观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危害;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通过实地调查的大量事实,详尽地描述了英国无产阶级的悲惨生活,论证了道德的阶级性,批判资产阶级道德的非正义性和虚伪性;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通过对不同历史时期婚姻家庭状况的考察,论证了私有制是导致婚姻家庭和国家不道德的根源,指出只有消灭私有制,才能真正建立起在自由恋爱之上并由恋爱继续维持的合乎道德的婚姻和家庭伦理关系;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通过批判费尔巴哈普世道德理论的虚幻性,揭示其道德观的唯心主义本质。总之,恩格斯研究道德的问题指向性十分明确,以批判统治阶级虚假道德观、维护无产阶级利益、服务于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为价值目标。突出的实践性不但是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形成的重要标志,也为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后续发展确立了实践价值目标导向。

(二)构建了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基本内容框架和独特概念范畴

规范伦理学一直是道德哲学的主流形态,是一门以道德为总体研究对象,探讨道德的起源本质、发展规律、评价标准、行为规范、功能作用等问题的古老学科。规范伦理学以理论思辨为主要研究方法,强调构建关涉道德问题的完整、系统而严密的理论体系。虽然恩格斯无意于按照标准的规范伦理学要求研究道德问题,但恩格斯不仅在与马克思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神圣家族》等著作中论及道德哲学的基本问题,而且在独著的《反杜林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著作以及晚年通信中,对道德的来源、属性、本质、发展规律、判断标准、功能作用等具体问题都作出了不同于唯心主义和旧唯物主义哲学家的独到论述,形成了较为科学、系统的道德观。可以说,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中,恩格斯是对道德问题进行系统论述的第一人,构建了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基本内容体系框架。尤其是,在论及道德与经济的基本关系时,一方面,恩格斯强调人们的道德观念归根结底受特定社会发展阶段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劳动产品交换与分配形式等生产关系要素总和,即经济基础的决定、影响或制约;另一方面,恩格斯又承认道德作为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意识形态,具有能动性,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反作用于社会经济基础,乃至改变整个社会生活。因此,社会实践、物质利益、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结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等这些唯心主义道德理论中根本不存在的名词,却成为了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独特应用概念范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存在的重要标志。

(三)奠定了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研究方法论

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划分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苏联学者20世纪30年代首先提出的。斯大林将其系统表述为:“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应用于社会生活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10]因此,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方法论而言,也就有了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之别。实际上,两者具有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共同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的有机整体。只是由于恩格斯对道德不同内容的分析侧重采用了不同的方法论,为了叙述的方便,本文才采用这种划分方法。同之前的唯心主义思想家基于精神层面分析社会道德现象不同,恩格斯把道德置于物质世界发展的宏观历史视域,侧重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科学揭示了道德的物质实践起源、道德作为意识形态本质的双重性、道德发展的两个基本规律。特别是,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对唯物辩证法作了系统而深刻的阐述,它不仅适用于自然领域,也适用于社会和思维领域。“正因为唯物辩证法是对自然、社会和思维三大领域的概括和总结,将唯物辩证法运用于自然、社会和思维三大领域,就形成了自然辩证法、历史辩证法和认识辩证法,恩格斯对这三大领域的辩证法作了详尽的论述。”[11]就道德研究而言,恩格斯侧重运用唯物辩证法,科学论证了道德的辩证统一判断标准、道德之物质与精神双重属性和道德的二元功能作用。总之,恩格斯将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与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有机结合,不但深刻系统地科学回答和揭示了道德研究的基本命题和复杂道德现象,也为马克思主义道德哲学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科学方法论基础。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492.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646.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19.

[10]斯大林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424.

[11]张雷声。恩格斯对马克思《资本论》的理论贡献[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3)。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