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诗经》中女性美学形象论文(共两篇)

所属栏目:美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22 14:53:39 论文作者:佚名

《诗经》中女性美学形象论文一

论文题目:对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的渗透

摘要:《诗经》是我国先秦时期的一部经典汉族民歌著作,也会被称为是《诗》或“诗三百”,并且其中的多数作品是在西周初期至春秋中期期间创作的。《诗经》中有大量描写女性之美的作品,既展现了女性的美丽容貌,又描述了女性美德和姿态之美。而本文就主要对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进行分析。

关键词:古代文学;《诗经》;女性美学

前言:

我国的传统美学已经成为了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更多是以文人墨客吟咏文章、抒发性情的方式来表现。而《诗经》作为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不仅蕴含着文人墨客的情感性情,而且突出了女性之美,从不同的方面对女性之美进行描述,对女性美学的渗透有着重要的作用。

一、《诗经》中女子外在之美分析

(一)形象美

《诗经》中对女子不同的美描述多种多样,以形态美为例,不同诗篇描述女性形态美的方式也存在着差异,比如《卫风·硕人》中,使用了三个部分对庄姜的形态美进行描述,对其出身、资质和出家盛况进行描写,表现出了庄姜既美丽大方,气质又优雅,并且《卫风·硕人》也成为了古诗文中对女性形体美描写的典范。同时还可以“硕人其颀”中看出,文人以身材健硕为美的审美观念。这与《陈风·月出》中对女性形态美的描述具有一定的差异性,在《陈风·月出》通过“舒窈纠兮”和“舒夭绍兮”等诗句,展现了女性体态优雅轻盈,将窈窕视为女性形态美。另外,女子发型之美也是《诗经》中经常描述的美容,比如在《小雅》中,诗句“彼君子女,绸直如发”和“彼君子女,卷发如虿”,就对女子头发垂直和卷曲状态进行了描述[1]。

(二)容貌美

《诗经》中除对女性的整体形态进行表述外,还经常对女子的容貌进行描述,尤其是五官周正,面容姣好的女子,经常给人带来极好的印象,也会经常受到文人的赞美。比如在《卫风·硕人》中,描寫女子容貌美丽的诗句有“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意思是:女子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像凝脂一样平滑光洁,脖子如同天牛幼虫般洁白细长,牙齿如同瓜子般扁平整齐,额头饱满眉毛弯曲,浅笑盈盈,眼睛黑白分明、顾盼生波。诗中通过对庄姜夫人容貌的描写,完美的展现了女性的庄重典雅、美丽动人。再比如,《诗经》中的《周南·桃夭》通过侧面描写的方法,体现了女子的容貌之美,如每章诗句的开头都是“桃之夭夭”,利用桃花间接衬托除了女子面若桃花的娇美容貌。

(三)行动姿态美

女子的行动姿态美也是《诗经》中对女性美描述的重点,通过行动的姿态来衬托女子的形态、涵养和世家地位等,同时也会展现诗人对女性的赞美之意。比如《国风·陈风·月出》描绘了一位处于月光下美女及其姿态,用“舒窈纠兮”、“舒忧受兮”与“舒夭绍兮”这些诗句,描对月下女子的轻盈脚步与婀娜多姿的光彩,反映出了作者对女子的赞美之情。

二、《诗经》对女性内在美的渗透

诗经中有很多描述女子内在美的诗句,这些诗句通过对女子的德行和品格等进行描述,展现了当时历史背景下女子被世人认可的内在品质。

(一)品德美

在古代女子的三从四德是对女子行为的约束,也是对很对女子在家庭中表现出的贤惠和孝顺等品德的赞美,并且女子具备这些美德也是家庭和睦的重要表现,是诗人描述女子内在美的重点方向,同时部分诗人也会另辟蹊径,对具有抗争精神,拥有捍卫自身尊严和独立人格的女子进行赞美。比如《召南·行露》中,就通过“厌浥行露,……亦不女从”等句子,赞美了女子的抗争精神和意志坚定,展现了女子勇敢、独立和的顽强不屈的形象[2]。

(二)德行美

在古代勤俭持家、吃苦耐劳的女子一直被人们赞赏,也是诗人描述女性之美的重要题材,诗文中经常对女子的这方面德行进行刻画,用来展现女子对生活的热爱。比如在《采葛》中,诗文通过对女子采摘食物、药品,并由自己加工制作,以此来满足家庭需要,保障家庭生活这些内容的描述。在《郑风·缁衣》描述了妻子为丈夫亲手做衣服的事件,不仅展现了女子劳动对家庭生活的重要性,而且还突出了古代女子在家庭中的德行之美。

(三)性格美

与男子的阳刚不同,女子大多温柔善良,尤其是古代的女子,而女子这种独特的温柔善良韵味,也是古人在赞美女子时重点关注的地方。比如在《关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通过对君子追求性格温顺柔和女子的描写,体现了一种古人对具有性格美的女性的赞美与欣赏之意,这既是一种情感的展现,也是对女子善良贤淑性格的一种展现方式。其中“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更是通过君子对淑女追求方面的描写,突出了女性美的魅力。

(四)追爱之美

在诗作中,爱是永恒的主题,而诗经中就含有大量女子对爱情追求的诗句,描述了女性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并且不同的诗篇对描写女性追求爱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比如在《邶风·静女》中,通过“爱而不见”和“彤管有炜”等诗句,可以看出,女性对爱的追求是积极主动、大胆的。与之不同的是《郑风·子衿》,可以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等诗句看出,诗女子的爱情表达方式较为含蓄委婉,并利用倒序和比兴等手法塑造了女子娇羞婉约的形象,突出了女子含蓄的追爱之美。

结论:

总而言之,《诗经》是我国诗歌文学史中的典范,主要来源于民间,并对民间的现实生活和真实情感进行了大量的描绘,在表现形式、语言技巧等方面都有极大成就。尤其是对女性形象描述方面,不仅让人了解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女子精神面貌、情感追求和心理状态等,而且突出了女性之美。

参考文献:

[1]刘卓。对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的渗透[J].北方文学,2017(06):87.

[2]于向辉,张艳存。有关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的研究[J].青春岁月,2016(09):15.


《诗经》中女性美学形象论文二

论文题目:《诗经》中的女性形象

摘 要:《诗经》中有许多描绘女性的诗篇,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诗经全注》(褚斌杰注,1999.7),《诗经》中至少有五十首以女性为抒情主人公的诗歌,集中体现在国风中,小雅中也有七首。另外,还有一些诗歌是从侧面表现了各种各样的女性形象。“《诗经》中所记录的反映周代女性的诗篇,给我们塑造了一个个富于人性美与艺术美的动人形象”[1]

关键词:诗经;女性形象;劳作;社会生活;婚恋

《诗经》中所刻画的女性形象多姿多彩,她丰富和充实着《诗经》的艺术世界。按照这些女性的行为和身份,归纳分为三类,分别为下面的三个章节:

一、辛勤劳作的女性形象

商周时期,战争频繁,男子终年外出征战,女子则在家终年的辛勤劳作,创造了大量社会财富。她们所从事的劳动领域很广,不仅从事着具有鲜明的女性特征的劳作,因为男子常年在外,她们也做了本该是男子做的事情。《诗经》中,她们的劳动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采集。《诗经》的时代,虽然农耕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和进步,但采集仍然是与农耕生产并存,并且在物质生产中仍占领着重要地位。《诗经》中(《周南·关雎》)中的“荇菜”、(《周南·卷耳》)中的:“卷耳”“名荃耳、苍耳等,叶如鼠耳,丛生如盘,陆玑《疏》云:“叶青白色,似胡英,白华细茎蔓生,可煮为茹,滑而少味”[2];(《周南·芣苡》)中的“芣苡”,陆玑释芣苡“马乌,一名车前,一名当道,喜在牛迹中生,故曰车前、当道也。今药中车前子是也。幽州人谓之牛牯草,可鬻做茹,大滑。其子治妇人难产”[3];“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周南·葛覃》)“葛,多年生蔓草,茎叶二三丈,纤维可用来织布。(余冠英《诗经选》)女子们通过采集活动,补充和提供了衣食、祭祀、医药等需要。“商周时期,随着农业、畜牧业的生产和发展,采集生产虽居次要地位,但在物质生产中仍发挥着重要作用。”[4]

(二)制衣。制衣一直是古代女性的职责,同时她们也通过制衣、赠衣、补衣来表达对人的关心和爱护:“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郑风·缁衣》)诗中所咏的黑色朝服就是抒情主人公所缝制的,所以她称赞丈夫穿上之后是如何的合体、称身。然后她又再三地表示,如果这件朝服破旧了再为你做新的。还再三叮嘱丈夫官署办完公事回来,为其试穿刚做好的新衣,真是一往而情深。

(三)蚕桑。男耕女织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向往的生活境界,只要生活美满,累就累点吧,做完了自己的事还要为那些贵人做点呢!所以“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召南·采蘩》)显出采蘩女劳作的繁忙,养蚕女的辛劳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二、社会生活中的女性形象

(一)德才兼备的国母形象。“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卫风·硕人》)这是卫人赞美卫庄公夫人庄姜的诗。这首诗中讲述了庄姜的出身高贵,描绘了庄姜之美,还描绘了送嫁的排场和仪仗,最后看似轻描淡写的点出做诗的理由:她不仅人美而且品德高尚值得人们的尊敬和赞扬。

(二)以舞降神的巫女。陈国民间,爱好跳舞,巫风盛行。“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陈风·宛丘》)诗中的“子”,讲述的就是一位以舞降神为职业的女子,一年四季、不论天冷天热都在街上跳舞为人们祝祷。

(三)为国奔走的奇女子。《诗经》时代的女子是不允许参政,她们能做的就只有相夫教子,然而,也有一些奇女子,怀着对母国浓烈的感情,在母国有难时,为其奔走求援。“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鄘风·载驰》)。这首诗是许穆夫人所作,表现了诗人强烈的爱国思想,当她听自己母国被狄所灭的消息,快马加鞭,赶到漕邑吊唁,并且为了卫国,计划向大国求援。可是许国的大夫不支持她的行为,抱怨、反对、阻拦她,于是她就写下这首诗,来表示她的愤懑之情,最终用她的勇敢和智慧挽救了自己的母国。

三、婚恋中的女性形象

(一)恋爱中的女子。古代女子婚嫁是要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子对于自己的婚姻没有话语权。但是,《诗经》中还是有些女性大胆热烈的追求自己的爱情,她们的主动示爱和求爱。《卫风·芄兰》是描写女子向小伙儿示爱调情的诗,揶揄小伙儿的假正经,不敢和她相爱。

(二)失恋的女子。女子为爱痴狂、为爱所伤仿佛是超越国界和时代的共同情感话题。《郑风·狡童》中,女主人公对心仪的男子一往情深,但对方却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这让她心伤:“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她仍然难忘旧情,废寝忘食。而另一个失恋的女子却是比较想得开,不为失恋而苦恼:“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郑风·褰裳》)她昂扬地宣布,你要是变心了我还有其他更好的人可以选择。

(三)拒婚的女子。周代是一个男权社会,在婚姻问题上,豪强以强凌弱,巧取豪夺的事情屡见不鲜。而女子要躲开有钱无赖的纠缠也是难上加难。但也有一些勇敢者勇于反抗:“虽速我狱,室家不足!”“虽速我讼,亦不女从!”(《召南·行露》)一个强横的男子硬要聘取一个以许了夫家的女子,并且以打官司作为胁迫女方的手段。而女方毫不含糊地回应,即使是要上堂打官司,拼着坐牢自己也是不会屈服,要他从此不要再来纠缠她。

(四)新嫁娘。有人说最美的女人是新娘,“之子于归,百两御之。”(《召南·鹊巢》)幸福的新郎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带着大队的车马来迎娶他的美娇娘。这个仪式过后,他就不怕他的妻子跑了,可以用一辈子来疼她,爱她,他好比喜鹊,姑娘好比八哥,住进他家之后就正式安定下来了!

(五)思妇。周代初,大小诸侯国原有一千八百个,到春秋时代,却只只剩下三十几国,因为战事频发,男子常年征战在外,所以思妇诗成了《诗经》的一道独特壮观的风景。《周南·卷耳》是一位女子怀念征夫的诗,她想象他在山上、过岗了,马病了,人疲了,又想象他在饮酒自宽的情景。最后感叹“ 维以不永怀”,“维以不永伤”,“云何吁矣”表现了对丈夫的深深思念和爱恋。

(六)弃妇。氓是《诗经》中弃妇诗的“名人”,一位妇女被弃之后倾诉自己错误的爱情,不幸的婚姻,她的悔、她的恨和她的决绝。最后她告诉所有人,她并没有错,唯一的过错就是自己会变老。错的是“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卫风·氓》)十个男人九个行不正,朝三暮四没有准儿。女子在婚姻中唯一正确方法就是不要过于相信和依赖男人,否则最终吃亏的就是自己。

四、结论

《诗经》中所记录和反映的周代女性的诗篇,描绘了那个时代各种各样的女性形象,介绍了那个时代女性人生中的一个个片段,涵盖了她们社会生活中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塑造出一个个人性美和艺术美相结合的动人形象。后世经典诗歌中刻画女性形象最常见的一些主题,如思妇、宫怨、弃妇、相思、送别、伤春、悲秋、婚恋等等,在《诗经》中都有其原型可参照。这些女性形象,不仅是《诗经》那个时代下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下的产物,也是《诗经》丰富多彩的内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她们和男性形象一起,組成了一部完整的《诗经》以及《诗经》的那个时代。

参考文献

[1]陶琳。《诗经》中的女性形象[C].见:夏传才主编。第六届诗经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学苑出版社,2005.739。

[2][3]十三经注疏·毛诗正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32、45。

[4]王志芳。从《诗经》看商周时期的采集习俗[J ].山东:山东社会科学,2006,(10):71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