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湖南女性水彩画家艺术创作美学特征分析

所属栏目:舞蹈表演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8:17 论文作者:佚名

龚畅

摘要: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凭着天生的敏感特性以及对水彩材料语言的灵活运用,使她们在水彩创作中对于形式和内容的把握有着区别于男性画家的独特味道。她们喜欢对生活片段进行描绘和记录,用熟悉的事物、场景来创作,关注生活细节、母爱情深和女性诉求,表达对孩子的关爱与关怀,表达对生活的理想和愿望,表达对大自然的热爱以及对生命的感悟等。她们的艺术创作有着显而易见的女性趣味和女性气息,突显女性特质,彰显女性才情。

关键词:湖南 女性水彩画家 艺术创作 美学特征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8)11-0038-03

纵观中外美术史,可以说基本是男性艺术家的领地,回顾湖南水彩史,也几乎是以男性为主流的发展历程。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也是一个新的时代,女性不仅仅只是成为被艺术描绘的对象,而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艺术创作群体。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已不再纠缠于花花草草、情意绵绵的“绿肥红瘦”,她们在创作中体现出比男性多愁善感、更加善于接收和洞察事物的能力,在创作题材、创作风格、表现技法以及创作理念上有着区别于男性的美学特征与女性特质,彰显出女性独有的魅力与情感。总体而言,湖南女性水彩画家的艺术创作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种美学特征,表现出女性对自然、生态、生活、生命的关爱和责任。

一、人性之美

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对人性的理解有着自己独特的角度,女性艺术家作为一般女性真切地经历了情爱、婚姻、生育、哺乳、抚养的过程,并细细品味着生活带给她们的百味人生,她们有自己成长的特殊经历和家庭环境,她们用手中的水彩画笔从女性的角度纪录和表现人性的美。如“母与子”的题材经常出现在她们的创作中,这是女性角色在社会最为灿烂的光辉,也是她们最为重要的体现。湖南女性水彩画家殷俊创作的水彩组画《母女图》含蓄隽永、深沉缠绵、感人肺腑。“画中两条鱼,人间母与女”是画面主题的深刻表现,这是画家送给17岁女儿的生日礼物。作品融入了东方元素与西方元素的结合,画中大鱼带着小鱼出游嬉戏的场景暗示着她和女儿的母女情深,她希望以后能够带着女儿去看更大的世界,这也更好地诠释了当代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的艺术创作中总是包含着她们关于往昔的回忆,亦或是趋于经验的筛选,甚至是对于生命的领悟等。湖南湘西苗族姑娘美丽大方、质朴可爱,服饰色彩斑斓,银饰独具匠心,别具一番风情。她们那种淳朴善良、浪漫多情的形象经常出现在湖南女性水彩画家的作品中,如向亚琼创作的《凝》系列以及申朝晖创作的《花季系列》,都把盛装苗女们流露出的那种热烈的民俗风情以及醇厚的人性精神刻画得淋漓尽致。

二、生活之美

“在很多时候,对男人来说,艺术代表着野心,对女人来说,艺术却代表生活本身。”[1]余思慧就是一位善于在生活中寻找美并发现美的女性水彩画家,她创作的《奶奶说,南瓜很好吃》是描绘奶奶家一个挂着南瓜的生活场景,构图简练,用笔果断,用色大胆,给我们带来的视觉感受是如此温馨而美好,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与回味,又或是对某种生活的追忆与向往。相比于男性,女性的情感似乎更加细腻而丰富,她们敏锐的眼光能关注到生活中的微小细节,真实与生活化的题材表现更为实在真切,她们常常通过借物抒情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在《我们也需要温暖》的创作中,余思慧用自己独到的视角去描绘冬天被草绳编制包裹起来的消防栓,它们被用心地呵护起来,余思慧通过对画面形、色、质的处理,将物体拟人化,注重率性地表达内心、关注生活,画面既充满灵性又富于厚重。虽然是日常生活中三个不太起眼的消防栓,但在余思慧的笔下,它们似乎被赋予了生命与性格,格外引人注目。蒋正杨的水彩作品《即便是一次普通的经过,也是一种幸会的际遇》捕捉到了生活中的宁静与生动,表达了平凡之处皆有美好的切身感触。著名女性雕塑家姜洁曾提出:“一个艺术家如果不能拥抱生活,他就会被生活所抛弃。”最好的艺术是生活,在生活中感悟艺术,在艺术中感悟生活,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的艺术创作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

三、自然之美

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爱表现恬静休闲的田园风光,表现绚丽多彩的自然风景,表现繁衍生息的花卉植物,表现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青年水彩画家刘慧的《袅袅原野》《冬日暖阳》都是极具生气的自然风景作品,画家写生能力极强,对构图的取舍、对笔触的概括、对色彩的运用、对意境的主观表达都有着女性特有的敏感与细腻。赵文琪的《香格里拉系列》也是对自然风光之美的描绘,但她并没有描绘山的高大伟岸,而是更多地从女性特有的视角与个人体验去探讨对事物本质的追求,温婉内敛的艺术风格含蓄地表达着自己独特的情感意识。向妤的水彩风景画《呼唤》朴实自然、用笔沉着、用色主观、富有诗意。李洁创作的《风中枯葵》带给我们力量之美,绚烂后的枯萎也很美丽。画作表现的是枯葵在风中摇曳舞动的场景,丰富的艺术语言向我们诠释了一种顽强的生命力,一种优美的韵律感,一种别样的气质。湖南新生代女水彩画家孟燕创作的《蒲草冬情》《风味图》以及郑硕创作的《繁华》《绽放》等都是优秀的水彩花卉作品,具有女性的浪漫情怀与细致典雅,在写实与写意之间追求自然的唯美。花卉题材的表现从本质上也可以說是女性爱美与自由天性的体现,她们在绘画中致力于精神上的追求,所描绘的不仅仅是客观的自然,更是自己心中的自然。

四、和谐之美

女性水彩画家都拥有女性的细腻,她们天生对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敏感。女性水彩艺术家们强调社会的和谐,努力创造和平之美,力求人与人的和谐共处,她们从不描绘宣扬暴力和战争题材,而总喜欢画一些宁静、平淡与和谐的场景。如湖南女性水彩画家申朝晖的《佛语》系列,注重对中国传统艺术语言的借鉴,画家描绘的是佛像与日常生活中苹果、水杯、莲花、壶等普通静物的组合,画面色调和谐、心境如一,给人一种岁月静好之美,让人有一种在平凡中归于平静的禅境,意味深长。青年女性画家陈繁创作的《午后阳光三》,画面中的老奶奶虽然银丝素裹,但画家通过温暖的阳光、灿烂的笑容将她慈眉善目、知性睿智、豁达开朗的形象塑造得惟妙惟肖。画面节奏明快、色调清新、意境深远,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和谐之美。年轻女水彩画家杨薇创作的《时间的印记·敦煌》是3张圆形构图的系列组画,作品达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艺术境界,画面场景气势宏大、佛像造型精致典雅、用笔用色浓重浑厚,和谐的色彩、迷幻的气氛与宁静祥和的意境营造显示出画家内心的自信与淡定,隐含着丰富的美学内涵,体现着深厚的民族情怀。

五、理想之美

湖南女性水彩画家的笔下形象绝不仅仅是客观事物,而往往是她们的审美价值与精神的写照。作品中出现的形象、梦境等是她们对现实的态度,比起男性艺术家她们更加注重性别意识与精神诉求,从绘画过程到作品的呈现都与男性艺术阳刚之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女性艺术家更喜欢关注女性自身,她们用自己作为创作的形象和载体,成为她们追求理想、写照内心世界必不可少的符号。湖南湘西女性水彩画家向亚琼的系列作品《半海水半火焰NO1-NO4》构思别出心裁,画面的主人公是一位现代女性,但画面似乎又是画家自我实现的过程,画家更多地在关注女性本身,用自己活跃的感性思维隐晦地表达了现代女性的心理状态与生活状态。作为一名女性,她把对于生活的感受带进了作品,倾注着自己内心世界最真实的女性情感,似乎向我们传递了她用这种意识追求自身的理想信念。“女性对于世界、生活的感受肯定不同于男性,女性有着更多的忧伤、更多的脆弱、更多的敏感,也就更让人捉摸不定……男女平等并不意味着男女完全一样,因而更多地强调女性与男性的不同点,我认为这样合理得多。”[2]

人们常说“女人是水”,而水彩画那种优雅、细腻、敏感或不确定性的女性化特征也许正是女性与水彩艺术的完美结合。随着水彩画的发展,一个崭新的艺术奇葩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女性水彩画家和她们的绘画创作。“巾帼不让须眉”,湖南女性水彩画家们是不断成长的一代,也为成长中的湖南水彩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与生气,她们从女性独特的性别视角阐释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与感受,就像母性的光环一样,焕发出蓬勃的艺术生命力。“女性今天的生活现实比过去更多地要求她们去发展自己,去学会自主。”[3]湖南女性水彩画家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将不断发现自我、了解自我、意识自我;认同自我、正视自我、提升自我;以新的姿态和心态进入新的创作高度。

参考文献:

[1]翟永明.天赋如此——女性艺术与我们[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8.

[2]叶梦,邹建平.镜子中的鸟·女性艺术圈[M].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05.

[3]廖雯.女性主义——女性主义作为方式[M].长春:吉林美术出版社,1999.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