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西方哲学史论文】存在主义形成及“完整的人”的存在意义(共5996字)

所属栏目:西方哲学论文 发布日期:2021-03-08 13:59:31 论文作者:佚名

摘要:在古希腊时代,柏拉图这位圣哲,用其人生选择以及人生筹划的实践过程很好地诠释出“我是谁”这个历史话题。生活在美国的英国哲学家怀特海很久以前表达过: “两千五百年的西方哲学只不过是柏拉图哲学的一系列脚注而已。”[1]

从这里就能看出,人们心中柏拉图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哲学家。但是,柏拉图本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诗人,只是由于与苏格拉底的“邂逅”,才使他一改初衷,投身哲学事业,其才华使其很快脱颖而出,在哲学领域建立了自己伟大的功绩,他的伟大建树对后世的哲学事业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就这样,他的整个生命历程就向我们提出了上述的哲学命题: 靠诗词表达感情的诗人以及追求本性的哲人,他们谁更值得我们歌颂? 但是,到了现在这些发人深省的话题,由于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便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个新的表达方式。从此,人类就经常地问自己: 理论的人与思想的人和实践的人与艺术家,谁更可以得到大家的青睐?

是天才作曲家莫扎特,还是声音本性的解释者赫尔姆霍兹? 到底谁的行为更具有内涵和意义,是莫扎特抑或是爱因斯坦? 其实苏格拉底很早就将“认识你自己”赋予到所有哲学家的职责之中,至此也就揭开了人们对自己本性追寻的帷幕。换言之,归根结底就换为“我究竟是一个有头脑、有理性的人,还是一个有欲望有情感的人”的话题。非常明显的是,伴随着理性主义的桎梏,这种话题的解答被人们加上理性主义的味道,使得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跳出理性主义的束缚,直到现在人们才意识到其中的重要性。

一、理性主义到非理性主义的演化

存在主义中的人的非理性的一面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而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重要因素,它可以让人们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具体的、有情感的现实的人,是在一个大的文化背景中的人。所以对非理性主义的研究,需要从存在主义萌发的文化背景入手。

从希腊到近代,理性主义是哲学中的正统思想。欧美理性主义是以认可理性因素是一种知识来源的说法作为基础的,一个哲学派系,它比感性因素更加有用,更加高尚。一般认为随着笛卡尔的理论而产生,17 ~ 18 世纪间主要在欧洲大陆上得以传播。同时代相对的另一种哲学方法被称为不列颠经验主义( 经验主义中的一派) ,在不列颠经验主义之中经验被当作是感性材料的源泉和根本,也就是所有的知识全部来自于感性的材料。这里主要关注的是人类的知识来源以及证实我们所知的一种手段。理性指能够识别、判断、评估实际理由以及使人的行为符合特定目的等方面的智能。

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理性主要依靠有实证性的论点与论据,它不是通过事物的表面现象得出结果,而是依靠逻辑性的推理。典型的理性主义哲学家指出,人们要具体地去把握一系列的基本原则,比如几何法则,那么就能够根据它们推导出不同的知识。斯宾诺莎及莱布尼茨是这种理论的代表人物,两人在尝试对笛卡尔认识和形而上学的问题进行回答的时候,他们使理性主义的基本方法得以发展。两人还一致地指出理论上一切知识( 其中也包括科学知识) 由一些单纯的推理都可以产生,另一方面他们也承认现实中除了数学之外人类不能做到单纯用推理得到别的知识。亚里士多德的“人是理性的动物”、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以及黑格尔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充分表达了这种哲学的文化内涵。18 世纪初,上述的理性哲学在启蒙运动中得以充分发挥。伴随而来的是宗教的日渐没落,科学技术的快速崛起,整个社会完全由理性所统治与主导。一方面是理性哲学的重要里程碑,但不可避免的使得人与上帝、社会、自然乃至自己变得越来越陌生,越走越远。简而言之,这种理性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使人自己不再是“自己”。其实这种理性哲学本身的肠道非常明智,但是人们对它无节制的滥用,乃是产生所有问题的根本所在。换句话说,它的无限使用,便会让人进一步的“单一化”与“抽象化”。马克思评判人本主义的时候就已经提出,“这种文化把人的本质理解为‘类',理解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人纯粹自然地联系起来的共同性‘,即人的理性。”

但是,正是这种现象的产生,使人反向发展,才使得非理性哲学迅速发展。如今理性哲学的没落,非理性哲学生机勃勃。当今的审美活动可以完全地证明我们现在的文化错位与断层的结果,这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也就是说存在主义是一个给当今世界注入新活力的时代哲学,更是对非理性哲学的一个更加规范的哲学范式。全面地来看,非理性文化的产生不只作为一个当今时代文化错位的结果,这种哲学更是对世界哲学文化的一个扬弃。

虽然在苏格拉底时期,哲学的传统与归宿就是理性的哲学,但是西方的哲学传统,乃至所有的哲学传统都不是独立的、单一的,而是全面的完整的、多元化的,西方哲学史之中,有着以道德文化为导向的希伯来文化,并且,即便是亚里士多德、霍布斯以及帕斯卡尔他们的理论之中,也都不约而同地孕育着存在主义、非理性主义。

在非理性主义开始蓬勃发展之时,涌现出了一批“存在主义大师”,这些人的思想与地位在哲学界的影响很大。他们有关人形象的叙述在各个方面来看大不一样,但是,不管是基尔凯戈尔的“宗教的人”,还是尼采的“无神的人”或“文化的人”;不管是海德格尔的“本真的人”,还是萨特的“自由的人”,归根到底都是“非理性的人”,充分表达了人的自由性和独立性、实践性等准则。这些人正是在描述人类不同形象的时候,从各个角度为存在主义的理论与原则带来了明确公式。虽然这些基本原则与哲学史上其他的理论与原则一样无法避免的带有一定时代因素的片面性,但作为西方哲学界的当代果实,一定会成为当今人类的精神源泉。即便是在欧美国家,存在主义作为一种社会运动变成了历史,但哲学的理论与原则永远不会被尘封,并且如果它的社会根源依然不变,存在主义永远不会变成一种不流行的风尚。

二、从非理性主义到存在主义的演化

对理性主义开始反思的第一个人是叔本华,他建立了意志主义的思想体系,指出“世界是我的表象”[3].意志无处不在,不仅人有意志,动物有意志,植物甚至无机物也有意志,任何物体都是意志的客体化。意志就是一种不依附于人的表象外的自在世界。叔本华断言意志高于认识,意志是第一性的、最原始的因素,认识只不过是后来才附加的。

叔本华的唯意志论开创了西方非理性主义之先河。深受叔本华思想影响的尼采更是把叔本华的生命意志发展为强力意志,建立了自己独特的哲学理论。他认为生命的本质就是意志,是贪婪的欲望和创造本能,还用来当作建设所有新价值的最高标准和准则,提出“上帝死了”的口号,批判西方哲学史中理性主义。与此同时,尼采极力推崇体现阿波罗精神和狄奥尼修斯精神相结合的希腊悲剧精神,认为它全凭直觉,与理性无关。他把“我欲”作为道德的基础,指出人的本性就是自我创造和摧毁的酒神精神,尼采的哲学对非理性主义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在非理性主义发展的过程中,尤其值得一提的还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尼采首次尽最大效用地使用科学方法去测量人们之中深层次结构的意识,得出人们精神领域中非理性的天赋的深层依据,这就使得人们对非理性因素的考量有了一定的科学基础。

非理性主义否定或限制理性在认识中的作用,在众多的非理性主义哲学家那里,特别地强调人的欲望、意志、情感和情绪,强调人的非理性因素,指出理性因素仅仅作为人类满足自身欲望和意志的一种工具,仅此而已。如此的说法虽说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从这层面上看待非理性主义,就是一种精神危机的哲学。它的主要内容和研究主体就是人,在一定程度上还体现了人的意义与精神,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由上可以看出,非理性主义由叔本华所提出,然后尼采与弗洛伊德等摒弃并发展了非理性主义。之后的存在主义奠基人之一的海德格尔虽然继承的是胡塞尔的衣钵,但实际上发扬的却是尼采的非理性主义。从另一方面来看,尼采的超人哲学与存在主义在大生产背景下强调个性解放的思想遥相呼应,尼采的崭新道德、伦理观点也为存在主义对当下的普世价值的批判提供了前提。存在主义就在非理性主义的孕育之下产生了,它也是非理性主义的一个新的哲学公式。

存在主义作为相当广泛的哲学学派,它存在的哲学历史也非常悠久,从而流派众多。它包含了有神论存在主义、无神论存在主义以及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三大类。存在主义归根结底就是一种人本主义,但是这种人本主义又以个体人的非理性因素活动作为最基本的实在。它以人为中心,认可人的价值与自由,把人看作在无意义的宇宙中生活,人的存在本身不具任何意义,但人类能够获得精彩或者进行自我造就,这就必须在人存在的基础之上进行。存在主义最着名和最实用的提议是让·保罗·萨特的一句话: 存在先于本质。也就是说,除了人的生存之外没有天经地义的道德或体外的灵魂; 道德和灵魂都是人在生存中创造出来的; 宗教的信仰与道德的准则不可以强加到人类身上,人们有权力进行选择; 如若要看一个独立的人,那么必须对他所做的行为进行评估,并非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里就可以看出存在主义并不承认神以及其他所有预先制定的准则存在。让·保罗·萨特反对任何人生中“阻逆”的因素,是由于它使人们自由选择的空间变小了。如若阻碍的因素并不存在,那么人要选择哪条路走,会是他要面临的仅有的问题。但是人天生自由,即便是自我的欺骗,还是具有一定的可能性。让·保罗·萨特也提出:

“他人是地狱。”而“人有选择的自由”看似与其理论有冲突的地方,虽然人们进行的是纯自由的选择,但是随之而来的后果人们是无法回避的。由于人们这种自由选择的权利,人们在面临现实的时候,最大的问题会是别人的选择,人们的自由选择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别人的自由选择,这就是“他人是地狱”。

在明白哲学之中非常宽泛的存在主义倾向后,就会发现,在英美哲学中占支配地位的是一种迥然不同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有若干不同的叫法,或称分析哲学、逻辑实证主义,或者有时就叫作科学哲学。毫无疑问的是实证主义也有适当的理由成为这个时代的哲学。它把科学作为区别于其他文化的主要依据,又继而把它看作是人类生活至高无上的支配者,在整体上能够接受现代人支离破碎的存在,并且构建出了一种哲学来反向的强化它。但是存在主义,却总是力图收集人类实在的所有要素以勾画出人的总体画面。两者都是时代的产儿,而实证主义作为 19 世纪启蒙运动的遗迹,对于人的画面还是过于单薄过于简单化,没有承认过人个体性中的阴暗面。存在主义的价值,力图掌握整个人的形象,所以,它就必须去揭露一切人个体性中一切黑暗可以的存在,正是由于这些,它才能让我们从自己的时代经验中,等到更加本真的表达。

三、存在主义中“完整的人”的存在意义

可以看出的是,存在主义在哲学中的轨迹是沿着人类存在的事实一点点蔓延的,所以这就使得人类无论是在历史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改造的时间活动中,都必须以存在的事实来对待。在我们本真的存在中,人们的思维无法清晰地看到自己是存在着的存在的人,而是人以为自己是被一种最高的存在或者是一种最高的理性本源所决定,要么就是坚定理性,坚定科技的至高无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宗教与理性的双双衰落,科学有限的现实状况又被人们一步步地发掘,人类慢慢地对自己的存在进行思考,去探寻自己存在的原因与意义以及生存的状态,结果会使得存在主义的哲学导向和价值观世界观自发地建立一种区别于理性社会的存在主义社会。正如马克思所说: “人是人的最高本质,人的根本就是人的本身。”[4]

那么,人存在的价值也就是寻找自身“全面的人”或“完整的人”,从而来完善人的存在。马克思主义概念中的“完整的人”有着非常广泛、非常深刻的多层面。因为从马克思的研究思想来看,里面讲到的“全面的人”与“完整的人”,并非单单让人的自然能力完全运用,还包括了人对象性关系的完整产生和个体社会关系里面的多样性。具有如此性质的个体,就不会是“孤立的人”,他会和这个社会有了多种关系,活跃于各个关系之间、各层次交往活动的活生生有生命的人。它同时十分强调“集体”的功能,重视人的社会性和实践性以及客观世界的外在必然性。而在存在主义观念中的“完整的人”应与马克思主义之间严格划清界限。存在主义中的概念相对狭隘的多,它只是用这个概念将“理性的人”融入“非理性的人”之中。而存在主义哲学产生了相对“理性的人”的一种完整的人。

人类存在的事实产生了人类文明中的存在主义,因而在历史的生活里存在事实就必须被更加明确的正视。在我们本真的存在里,当今的思维还无法清楚地看到人作为一个存在着的存在者,仅仅是觉得上帝决定抑或是合理性决定了人,或者如科学般精确和永恒。但是,随着社会进步理性的吊诡,宗教地位的下降,科学的有限性使我们慢慢地发现了人存在的真相,认出了人的存在实质及其表现形态,而发生了存在主义哲学和存在主义世界观的自觉,去构建一种完全区别于理性主义社会的存在原则社会。这种变化指向主体内在的非理性,“于内心世界事实---即在我们命运的力量最初显示其自身的那个中心发生着什么---我们仍然一无所知,而当今世界的大多数人则陷入了一场想要逃避这些事实的无意识而巨大的阴谋之中。”外部世界的非理性被存在主义总结为内心世界的非理性,用本质主义阐明客观世界的逻辑模式。但是,主体的内在世界并非是先于主体而存在,而决定着主体身体行为的本质性存在,内在非理性一方面无法不能成为存在者,另一方面也无法被证实,相反,内心大体上是反映自身和客观世界。即使非理性特征在人的心里全面地表达出来,这也必定会在身体层面形成自身的界限。换言之,非理性无法在身体行为以外的世界表达出来。所以,真正的存在主义是从有思想有意识的非理性肉体的存在主义者开始,去向外构建存在者的世界,而向内建造存在者的感性有情感的心灵世界,这个原则是存在主义所独有的,在科学和理性中无法体现。当用现实中存在者去替代内在非理性去对待存在主义的时候,就可以更加清楚地发现存在问题在现实世界中的出现了,人类自己必须直面存在。

存在主义完全阐述了存在的特征,鼓舞人类去正视自身的偶然性、局限性、个体性和自由性存在。这就是个全信的、没有掩饰的、完整的存在形象,这个形象可以让人从凝视天空变为反思自己,正视自己。“人的视界的缩小,等于是对他的一种褫夺,剥得他赤裸裸,不得不在自己的视界中心面对自己。”

如果这个世界用合理化来异化,疏离我们的脆弱性、有限性,以进步性约束存在的自由性和独立性,以外在性取代自主性给存在招致伤害之时,我们从哲学史有力的证据中发现了新的原则、新的希望,找到了不伤害存在自身的准则---人作为存在的本质,人类仅可以通过自身而存在。

参考文献:

[1]( 美) 威廉·巴雷特。 非理性的人[M]. 段德志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

[2]马克思。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A].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 1 卷) [C].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

[3]( 德) 叔本华。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M]. 石冲白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2.

[4]马克思。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

[5]( 美) 威廉·巴雷特。 非理性的人[M]. 杨照明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