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历史”与“末日”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4:41 论文作者:佚名

张建华

【摘 要】在叙事学理论知识与历史哲学理论知识的视角下,《三体》三部曲有两种叙述的模式:其一是历史的模式,另一种是末日的模式。《三体》在历史模式层面,是以上帝叙述者的实录、预叙以及对接实际三种叙述干扰与第二叙述者历史化的功能,展现出未来过去现在时,突显我们所说的时间性,把消退了的时间意识还原成为同一的有机经验。《三体》当中的末日模式,成功地召唤出来人类的共同体,切实呼唤出人类本身的整体性。

【关键词】历史;末日;刘慈欣《三体》;叙述;模式

中图分类号:I207.42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9-0245-01

《三体》对于整体性的追求以及经过叙述模式将其转换成为进行文本实践的能力,将之在我国现代文学格局当中具备不可代替的关键位置。从2008年所推出的单行本至今,刘慈欣所提出的《三体》三部曲就不断地掀起了热潮。这样的一股《三体》热潮自科幻圈开始,其后逐步扩散到互联网和其他领域当中,于《三体1》的英文版获得了雨果奖以后,他的影响更加展现出现象级别的爆发。

一、历史模式:我们的时间性

《三体》又被称作地球往事,它的命名提示刘慈欣的某些创作冲动:希望能将小说写得更像是历史学家对于以往的真实记述,也正是这个思路,造就《三体》历史模式。将小说故事当成是历史进行书写,这于科幻文学当中鲜少见到。有的论者就指出,刘慈欣《三体》系列现实上承载了海因莱茵、阿西莫夫与田中芳树等人所书写的未来历史科幻文学谱系当中,可是,刘慈欣《三体》当中的历史模式和海因莱茵诸人未来历史尚且不同,我们在《三体》的叙述者逐步说起。

在《三体1》与《三体2》当中,叙述者只有一个,其叙述的模式是完全聚焦的,也就是叙述者所把握的情况不但要对于故事当中的每一个人物,了解他们的过去和未来,而且活动范畴也是非常大的,也就是在人物内亦在人物之外,了解人物身上发生的所有,可是又从来不和其中任何一个人物所认同,换而言之,这样的模式当中叙述者是上帝形式的,其叙述的视角可以人以变动,可是叙述者并不是真的就全知与全能,所以其叙述的角度随人可在人类与歌者间迁移,可是却不能走进三体人当中。可是在《三体3》当中,在两部的上帝式叙述者之外展现了第二叙述者的程心被程心。之前时常有论者是认为《三体3》中的故事是被程心进行叙述的,这明显是误解的一种。由于第二叙述者叙述的模式的内聚焦形式的,其中所了解的内容与人体同样多,讲述的故事就只是用节选的方式展现在《实践之外的往事》当中,可是《三体3》的故事依然是被上帝叙述者所进行讲述的。所以,我们便能明晰,《三体》的前两部当中,只有上帝式的叙述者,《三体3》就是被上帝式叙述者与第二叙述者程心进行讲述的,这样的配置变成《三体》叙述模式的关键前提,可是其所发挥作用的方法就是叙述干涉。

《三体》叙述者一直不安于直接地进行故事讲述,总会经过各种类型的叙述干涉来中断或者是填充叙事的进程。在《三体2》当中,上帝叙述者使用了接近16页的篇幅去讲述不到1个小时的末日战役,其中还包含很多叙述干涉。这样的敢于极为有特点,例如在后来对于舰队所传出的浩瀚烟海的大量信息内容剖析活动中,人们发现最早最接近真相的剖析是被亚洲舰队两名低级的军官所做出的,这一句预先叙述出未来要发生的事件内容,继而实现对于当前实践的评论;又想是以下去其通话的记录这样的表达,用直接引用这样的方式来展现战场状况,再如在21世纪海战当中,在敌方舰队出现于海天一线的时候,甚至会有时间将所有舰长召集至旗舰来开会,也借助导入二十世纪海战的状况来和当下谈空战做比较,以此凸显二者之间的巨大差异。

二、末日模式召唤了人类的共同体

在《三体》当中,人类面对着三体人与未知外形生命体的威胁,其能带来的后果是整个人类家园的沦丧、种族的灭亡,这样的可能会致使某个世界以及生活当中共同体被毁灭的危机,也就是我们所常说的末日。

末日模式是所有科幻小说当中最为常见到的套路。刘慈欣认为世界模式这样的情境只有在科幻小说当中才能进行描述,主流文学明显是触及不到的,他亦坦言科幻对于末日的描述很少达到相应的深度,所以更加欣赏主流文学当中所表达出来的末日一般的绝望感。在《三体》末日的形式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到那样的晦暗、精神与非理性的支离破碎的绝望感。一定要理解这些事物,我们从末日的起因、进行与结局这三个层面进行对应的阐述与说明。

三、结束语

刘慈欣《三体》当中时常在情节之上是为人称道的,可是鲜少有人注重到其于叙述层面所体现出来的新质。《三体》对于整体兴致的追求以及经过叙述的模式,把其转换成為文本实践活动的能力,赋予其置身于中国现代文学体脉当中的独特兴致,可把讨论的话语空间全面开放,可是在转换的活动中所留下的各种叙述缝隙,也给反思的整体性之在现代社会的影响提供追寻足迹。

参考文献:

[1]廖紫微.刘慈欣《三体》系列在英语世界的译介研究[D].东华理工大学,2017.

[2]杨宸.“历史”与“末日”——论刘慈欣《三体》的叙述模式[J].文艺研究,2017(02):29-37.

[3]陈海琳.灾难·抗争·救赎:刘慈欣和王晋康的末日书写——以《三体》系列小说和《逃出母宇宙》为中心[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16,33(04):50-55.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