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话剧《雷雨》中四凤悲剧形象的角色塑造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4:46 论文作者:佚名
陈姝璇【摘 要】曹禺曾说“一部《雷雨》都是巧合。”[1]作为其中主要人物之一的四凤,内心是最纯净的,一个出身下等家庭的丫头,爱上公馆里的大少爷,这个大少爷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还跟他的后母又有着不正当的乱伦关系。四凤的悲剧性在于她生命的

陈姝璇

【摘 要】曹禺曾说“一部《雷雨》都是巧合。”[1]作为其中主要人物之一的四凤,内心是最纯净的,一个出身下等家庭的丫头,爱上公馆里的大少爷,这个大少爷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还跟他的后母又有着不正当的乱伦关系。四凤的悲剧性在于她生命的最终意义被全部否定。作为演员怎样将这样的悲剧情感体验与表现相融合,产生出的美学意蕴和审美价值,给观众以深刻的思考和对作品全新的解读,就是塑造这个角色情感的意义所在。

【关键词】雷雨;四风;表演;悲剧性

中图分类号:I206.62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9-0043-01

一、建立悲剧性情感体验

四凤的所有生命意义就是亲情、爱情。而最后她为了爱情宁愿抛弃所有。但是最后却落得个“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我什么都没有了”的结果。她的所有生命意义被否定,亲人没脸见,倾尽全部的感情原来是一场兄妹不伦恋……这也是她所有悲剧性的情感产生的原因。但是因为四凤的这种经历我并没有完全经历过,情感体验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比如在第十六场四凤淋雨找到周萍要周萍带她走的那场戏,我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怎样把四凤当时的情感准确真实地表达出来,直到有一天外面下起了雨,学校有急事通知要赶快回去,我既没带伞又打不到车,没办法只好坐摩托车回去,车速很快,不一会我就全身湿透,但是一下子就找到了四凤一个人在雨里跑的那种感觉。于是我立刻把那场戏的前后内心情感在心里顺了一遍:“我”被母亲逼着发誓不再见周家少爷,但是却抵挡不住对周萍的感情,当两人的事母亲知道后,“我”羞愧难当,心想着母亲一定不会原谅自己,“我”只想着跑,一头跑进了雨里,但是心里根本就没有方向,内心里乱糟糟的,跑到泥泞的地方摔倒了都没感觉到疼,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已经让妈失望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没脸回家,“我”只剩下“我”的萍,对,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这样,有了真实的内心体验,就接上了后面四凤找周萍二人私奔的内心情感。只有在自己的内心建立起与四凤这个角色相应的内心体验,才能真实地把握好四凤内心的悲剧性的情感。

二、把握四凤情感悲剧性的分寸

四凤这一角色在整个《雷雨》中并不是在事情发展的主线上,她的存在是为了推动情节发展,但是她的命运却与主线息息相关。所以在把握四凤的悲剧性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分寸,“应该懂得节制。不要叫自己叹起来成风车,哭起来如倒海。”[2]所以,在把握四凤的悲剧性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太过。“应该有真情感。但是要学会怎样收敛、运蓄着自己的精力,到了所谓‘铁烧的最热的时候,再锤。而每锤是要用尽了最内在的力量。”[3]就像在演第二场四凤跟周萍幽会的时候,当她得知周萍明天就要走了,她很舍不得他,但是她的方式和繁漪的压迫式的不同,她小心翼翼地问“刚我听你说,你明天就要走?”如果这句话本来的意思是质问的话,那这里四凤的语气,更多的是央求和胆怯,但是四凤的悲剧性也正是在这一句句小心翼翼的把握分寸的情感上。她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我好好伺候你,洗衣服、烧饭、做菜、我都做得好,只要你叫我跟你在一块”,但是就是這一个个小小的心愿却被现实一个个的打破,直到她得知所有的真相,自己生命的所有意义都被打破,她也没有大喊大闹,而是直接走向了死亡。四凤这样一个美好的人物走向死亡,用她的那份小女孩儿似的纯真向往让我们更深刻地感受到时代的不公与压迫。

三、悲剧性情感的塑造

“悲剧是对于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模仿;摹仿方式是借人物的动作来表达,而不是采用叙述法,借引起怜悯与恐惧来使这种情感得到陶冶。”

(一)台词。台词是一剧之本,四凤的悲剧性情感就是贯穿在这一句句台词里,潜台词尤为重要。如当母亲在质问她跟周家少爷到底怎么回事时,她的那句“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两年,我天天晚上——回家的?”就不仅仅是回答了,而是逃避!因为这个时候的她已经跟周萍发生了关系,她害怕母亲知道。所以在处理这句台词的时候语气肯定是缓慢犹豫的,而且断句也非常的频繁——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两年/我天天晚上//回家的//?尤其在最后“回家的?”三个字上,其实她的潜台词是“妈,我对不起您,我不是一个好女儿,我骗了您,我做了您觉得我最不应该做的事”清楚这些,把台词处理好,才能展现出她的悲剧性情感。

(二)形态。形态,即形体和神态。如果说台词是有声语言的话,那形态就是无声语言。形态是在舞台上一个角色给观众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受。要想把四凤的悲剧性情感塑造好,必然少不了形态表现。

由于笔者饰演的《雷雨》采用了一种新的形体表现方式。很多时候运用肢体去对话,更能体现出角色身上的悲剧性情感。比如开场四凤一上场就被周萍抓住,她是胆怯的但是又不忍放开,形体上使用拖着周萍往前走的动作,充分表达了她内心既胆怯又不愿拒绝的情感,接着被周萍一把拽过抱在怀里,她的脸埋在周萍的怀里手却紧紧地抱住周萍,更能表现出她内心的矛盾也把这样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对爱情憧憬又害怕阶级的阻挠的一种悲剧性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参考文献:

[1]曹禺谈雷雨[J].人民戏剧,1979(3).

[2]林洪洞.表演教学手册(B)[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8:691.

星火论文网是业内有序经营时间较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因为专注,所以专业。论文写作辅导的老师全部是由武大、浙大、华中科大、中科大、西南交大、复旦等高校名牌院校的硕士及博士生,目前已为上千位客户解决了毕业论文写作的困扰、职称论文发表的难题。自成立以来,客户一直放在我们的首要位置,客户满意是星火论文网的终极目标,在络绎不绝的好评声成就了星火论文的品牌。历经12载,打造了一个硕士论文、本科论文及职称论文发表的平台网站。拥有海量的高质量的原创论文,可以提供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范文参考及硕士论文写作等服务。服务范围:论文发表、论文写作及外文翻译等等!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