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论电影《长城》的符号价值与文化意义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5:26 论文作者:佚名

果姝君

【摘 要】电影符号价值的探究应结合电影本身所承载的文化意义展开,电影《长城》以其风格鲜明的符号元素为优势,运用世界语境讲述中国本土故事,运用符号价值的内涵与外延实现异质文化的有效传播,其符号价值与文化意义对中国影视的跨文化传播具有参考和借鉴意义。

【关键词】视觉符号;外延与内涵;电影《长城》;文化意义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8-0112-02

在数字电影时代背景下,电影符号价值的探究应结合电影本身所承载的文化意义展开,电影《长城》以其风格鲜明的符号元素为优势,蕴含与承载着极为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体现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精神品质和价值追求;以西方商业大片运作模式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将中国元素融合于电影创作之中,运用符号价值的内涵与外延展现中国传统文化。

一、外延到内涵:《长城》的符号价值建构

丹麦语言学家叶姆斯列夫继承并发展了索绪尔的二元符号模式(即能指与所指的结合),进一步归纳出外延符号学(denotative semiotics)与内涵符号学(connotative semiotics)。外延符号即索绪尔的简单符号,而内涵符号则是一个意指复合体,由外延符号与某种修辞意义结合而成,将符号的意义与意识形态紧密挂钩。他认为,符号除了表达所指的概念,还会因为经常出现在某一语境而带上特定的修辞色彩。在影片《长城》中,符号意义的内涵与外延(表一所示)以物质化的方式呈现,其符号价值与意识形态值得探究。

视觉符号本身具有直观性与形象性,根据上表可以将电影《长城》的符号意义归结为以下几个特点:第一,由视觉符号的能指与所指功能所产生的再现与表现之间的关联性,其电影自身选取的雄厚史诗背景,为异质文化的交流提供源泉。第二,跨越文化區域界线,合理融入多种文化符号,包括建筑、音乐、发明等,立足东方本土,博纳外来文化。第三,运用精湛的视觉创意、动作设计、场景搭建,展现出中国悠久历史文化与极具特色的东方神兽色彩。第四,以视觉元素强化中国风格的方式,表现中华文化多元与繁荣昌盛。第五,影片中皇权至上代表着古代中国等级森严的制度,隐喻传统中国集体主义的文化特质。第六,影片整体基调与多民族间的协作融合,互为前提,展示中华气概与世界人们爱好和平的共同心愿。第七,运用符号元素善于再现注重表现的功能优势,实现知觉感官层面的能指与抽象意识形态所指之间的契合,达到符号的外延再现与意识形态的有效建构。

二、具象到抽象:《长城》的文化意义阐释

文化价值隐藏于视觉符号直观表意背后具有抽象的引申义。将含有中国特性的视觉元素不断融入电影的整体创作之中,对传统中国文化的价值认同与对当下中西文化差异的尊重,在文化交流中保持自身文化特性同时传递相对完整的价值观念。电影《长城》在形象塑造方面的个人与集体英雄主义精神,民族与世界的多元文化意义,拓展了符号文化的意义空间,也赋予了文化意义新的价值内涵。

(一)个人与集体

拯救世人的英雄故事与西方“超人影像”具有相同性质,但在此基础上,有异于西方影像塑造的个人英雄主义,电影《长城》的形象塑造趋向于“群体救世”的实事国情,蕴含着儒家思想与社会制度致使的集体英雄主义传统,带有浓重的中华民族特色。电影《长城》中“鹤、熊、虎、鹰、鹿”五军的典型群像,是表现集体主义英雄的最佳方式之一。邵殿帅牺牲后,伴随着苍凉的秦腔“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昌龄《出塞》),同长城般绵延不绝的孔明灯寄托着对故人的哀思与敬畏,将舍己为人的悲壮之感展现得淋漓尽致,秦腔的独特韵味与影片所营造的意境相得益彰,中华民族厚德载物的仁慈之心与大无畏情怀也跃然荧屏,充盈着独具东方特质的集体主义仪式感。

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无影禁军形象设定符合大众文化的审美期待,女将鹤将军的重点营造,突破了传统单一男性为主的英雄形象设计,打破了传统人物中男性拯救世人的霸权文化,以鹤将军为首与欧洲雇佣兵威廉的中西价值物化(如表二所示),打破个人创造神话的藩篱,代表着中华民族与世界齐心协力、勤劳勇敢、坚定信仰的价值观念。

影片中,鹤将军林梅与西方雇佣兵威廉的几次对话在叙事结构与情节发展中,所呈现的价值观念“异同”的建构、转换和消解,呈现关系的递进与价值的逐步融合;浓缩中西价值观念的异同与交融,不仅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以古窥今,并且展现了舍生取义、厚德载物的长城精神与世人爱好和平的共同心愿,更承载着创作者肩负持续性传播中国国家形象的自觉意识与关注人类命运的历史重任。

(二)民族与世界

跨越民族文化区域界限实现文化输出,既需要认知民族间的共同性,也需要认知民族之间的差异性,相互对应,方能彼此作用,建构民族认同的多元共存认知,是走出民族认同对立认知困境的出路①。电影《长城》立足本民族的文化背景,以英勇、智慧、协作的人类美德为基础,运用世界电影的大格局讲中国本土故事,实现在更广泛的文化背景间传播。电影中神兽“饕餮”出自中国古书《山海经·北次二经》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秘怪物,电影《长城》运用精湛的电影技艺将其视觉化呈现,为影片增添神话色彩,推进情节发展,其背后隐喻贪婪与妄念,利用宏观角度的人性互通来弥合中西文化上的微观差异,建立共同话语体系,赋予影片以思想性,具有道德批判与反思作用。

贯穿影片的长城建筑群在其所指示的防御、保护功能背后,隐喻中国古代的雄伟气势和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影片选取长城做其片名具有异曲同工之妙。长城不仅体现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与发展,长城的修建与争战,辐射出中国古代多民族之间的相互协作与融合。长城在国际间享有盛誉,对于世界了解中国、中国走向世界都具有重要作用。长城是世界上其它国家了解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华民族的一个历史切入点,万里长城这一凝结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智慧与力量的宏伟建筑,是中华之魂的物质化呈现,独具特色的文化标识,承载着民族自强不息的长城精神与拯救世人的人文关怀。

这些具有民族与世界意义的元素符号在电影中合理化地应用,使国内受众在审美体验时产生亲和感与自身文化认同感,在叙事方面运用国际语境讲中国故事,融入爱好和平、厚德载物的价值观念,直指人类共同情感,利于产生国际共鸣,增强国际影响力。电影《长城》的尝试增进了新时期中国文艺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与交流,利于对内文化自信事业的推广与对外大国形象的建构;电影《长城》的题材选择与展现手法对于国产电影的未来创作发展具有良性指导意义;合拍模式、推广模式与制作手法对于未来国产商业电影的发展具有借鉴意义。

三、结语

视觉符号在跨文化传播方面的重要性日益增强。电影《长城》借助视觉符号具象感性不受民族、语言、文化差异制约的特点,超越文化表意体系,超越空间,具有延伸意义,使得中国文化、中国故事巧妙的跨越不同文化、地域实现传播,是一次跨文化传播领域的积极尝试;借助受众开放性的审美体验,有效地增强影视文化的传感力度;在影片主题方面,表现家国情怀的集体英雄主义,易于受众产生情感共鸣,实现文化的交流与渗透;影片立足民族展望世界的多元文化意义,实现对内塑造主流价值观,对外展现中国形象的媒介價值。当然,衡量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否,其评价标准是来自于艺术与商业等多方面的。在市场领域,电影《长城》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依然略显薄弱。在影片恢宏场景面前,剧情的单一略显空洞,相对所营造出战争场面的激烈,却缺少战争背后关于人性的反思成分。因此,在面对世界文化的大格局,未来相关创作在此方面的探索,需要弥补短板,融会贯通;增强民族文化认同的自信心与自豪感,尊重多种民族文化;在立足本土思维的基础上把握世界化发展脉络,结合本民族的现实社会文化语境,创作出符合世界价值观念、道德伦理的优秀作品;实现异质文化内涵的有效传播,运用符号元素影像外延的优势,实现文化的“引进来”与“走出去”,实现未来中国影视行业在世界范围内跨文化传播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搭载国际化电影转而走向世界的宏伟目标。

注释:

①唐书明.从二元对立到多元共存—民族认同认知建构的困境与出路[J].贵州大学人文学院,2012(05).

参考文献:

[1]丁尔苏.符号学与跨文化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

[2]英明,罗忆.视觉符号语境下的跨文化传播[J].当代传播,2007(06).

[3]刘双.文化身份与跨文化传播[J].外语学刊,2000(01).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