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中国和日本神话影响下儿童文学的差异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5:38 论文作者:佚名

栾姝妍 牟聪 张宇彤 许丽雯

【摘 要】由于地理位置、历史、人文情怀等种种原因,中国与日本存在着诸多相似之处。虽然在日本神话中能找出中国神话的痕迹,但两国神话影响下的儿童文学却不尽相同,本文选取英雄观、性和自然观三个方面来论述中国和日本神话影响下儿童文学差异。

【关键词】英雄观;性;自然观

中图分类号:I20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8-0021-02

一、中日神话中英雄观对儿童文学的影响

英雄拥有坚韧不拔钢铁般的意志,高尚纯洁、永垂不朽的灵魂,撼人心魄、九死不悔的呐喊,顶天立地百炼成钢的躯体,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奉献自我为千秋万代,这是神话中的英雄形象,这样的品格也是为各个民族不同时代所共同认可并创造出的神话英雄的标准与特点。自载入史册为人民所歌颂的历史人物,到生活中被称赞标榜的社会英雄,自启蒙幼儿的儿童故事,到成人热衷的英雄小说,神话中的英雄和现实(以及文学创作)中的英雄大多是以这种伟岸神武的形象重叠,明显承载着人们期盼与寄托。但由于不同的民族经历,不同的民族性格,不同的民族寄托,不同的民族理想,每个民族的神话英雄形象自然不同,哪怕是饮食、风俗、习惯、人情、文字等有诸多相似的邻国——中国与日本,在英雄形象以及英雄观上都有些诸多不同。

(一)中国儿童文学中的战争小英雄

在中国的神话中英雄形象是无私无畏,为人民奉献一切,集所有美德于一身,如神农氏为了人民尝遍百草,身中剧毒而无畏;后羿射日、夸父逐日、盘古开天地他们通常十全十美,一身浩然正气,无所畏惧,这样的英雄形象在儿童文学中影响非常深远,尤其是战争年代的儿童文学,这个时代的儿童文学中的英雄形象可以成为一个典型。如丁玲的《一颗未出膛的子弹》,再如陈伯吹的《火线上的孩子们》。这些童话中的小英雄定位,明显是上升到现实中孩子所不能达到地步,无论是牺牲自我觉悟,还是滔滔不绝口才,都是一种理想的小英雄形象,而塑造出这种形象的缘由,真是一种对孩子“快快成为大人,快快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的急切盼望,萧红创作的童话(儿童小说)《孩子的讲演》,也是这种急切期盼孩子摆脱顽皮与幼稚,尽快成长起来体现。

(二)日本儿童文学中的“缺陷”小英雄

日本神话中的英雄形象,他们有一定的劣性,比如被兄弟设计害死两次的大国主神,反过来也会用很幼稚的手段去害须佐之男;比如日本神话中神武象征最初的英雄须佐之男,也非常顽劣,做出诸如在天照大御神神殿拉屎之类的非英雄所为的事情。日本儿童文学中,也有很多战争中的小英雄,与涌现大量战争小英雄的抗日战争时期同期,这段时间的战争小英雄形象很适合与中国对比,但由于这个时期的作品多带有军国主义色彩,是连创作者本人都“绝口不提”的作品。总体来讲,日本儿童文学中少有如同“抗日小英雄”这种十全十美年龄虽小但却十分成熟的小英雄形象,哪怕是神话中的神也是随心所欲做过许多放肆不羁的事情。甚至还创作出了与英雄形象背道而驰,夸大孩童劣性的作品《我是国王》。

二、中日神话中性的描写对儿童的影响

(一)两国儿童文学对待“性”的态度

由于日本的近代社会转型十分成功,日本性启蒙很早就开始,性教育也比较成熟。在日本,性崇拜是其文化的主要特色,日本人认为性是圣洁的,性在日本人生活中无所不在,就连妇女和服上的花纹都具有性含义。因此日本青少年自小时候起就受到这种文化思想熏陶,他们对性认识很早,所以儿童文学中对于性描写非常坦然。而在中国传统文化思想里性是隐秘的,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附属品,是为了传宗接代的一种纲伦限制很强的活动,不应具有玩乐色彩。因此中国人在生活中通常要回避性,羞于谈起性。尤其是在儿童文学中“性”描写是一般人不能接受的。

(二)神话中“性”的描写在儿童文学的地位

日本神话将女阴视为开启神灵的路标,日本人崇拜自然,同时视“性”为自然一部分崇拜它。在儿童文学中,性描写虽然很少,却在本国是十分正常现象,强大的性产业和无所不包的性文化在日本已经变得习以为常,造成了很多日本儿童的性早熟和性开放。

在中国,神话中对性提及很少,在儿童读物中更是避而不谈。女娲是被中国民间广泛而长久崇拜的一位女性神,她被看成是创世神和始祖神。传说女娲能化生万物,她的最伟大的业绩一是炼石补天,二是用土造人。而在儿童文学中,主要被采纳的内容主要是炼石补天,但女娲造人的神话是很少被提及,就算采纳也是被改编的中规中矩,或者一笔带过,不作详写。

在现代中国,由于观念转变,性教育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儿童文学中也出现了介绍性知识的作品,在许多儿童读物中,都有对性提及,“在他细瘦的、皮肤发白的两腿之间,蜷缩着一团颤巍巍的东西,像一只出壳不久,躯体还是半透明的小鸟……”①这段有关男孩的生殖器描写,出自儿童文学作家黄蓓佳《我飞了》中,随后便在社会上广泛引起争议。在中国儿童文学中,性描写极为罕见,而且不作为主要要素,而是为情节和主题服务。

(三)两国对待儿童文学作品“性”的共同点——保护童心

无论在中国还是日本,在对待儿童文学的态度都是要保护其纯真和童心。儿童文学作品是成人写给孩子的东西,日本作家小川未明认为:“作家‘不是为儿童来创作给孩子来看的文学,而是‘为了作家忠实的自我表现而创作给孩子看的文学”。②

儿童文学从来不提倡对“性”闭口不提,更反对对儿童采取“瞒和骗”的做法。“瞒和骗”正是成人社会典型的丑恶之一,这是与儿童纯洁的心灵和对万事万物的向往绝对悖论的,因而也是儿童文学深恶痛绝的。儿童文学主张告诉孩子们人生的真相,但也绝不是主张把成人的“恶俗”“扭曲”“暴力”展示给儿童看。儿童文学应在性问题上与成人文学拉开距离,远离暴力,远离成人社会的恶俗游戏与刺激。真实是必须的,但是在内容选择和尺度把握是需要謹慎对待。

三、中日神话中不同的自然观对各自儿童文学的影响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提到:“神话是在人民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以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神话与自然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神话产生,与民族发展的早期阶段征服自然的能力和对自然的认识水平有关。它是对一个民族祖先的最原始的自然观体现。中日两国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造成了两国不同的自然观。自然观的不同使两国神话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

在中国,原始人最初认为大自然的一切都像人类自己一样有生命和意志,这包括生物和非生物甚至自然现象,这逐渐演化为“万物有灵”的观念。最原始的神话自然也不是开天辟地、创造人类的神话,而是树木、石头会走路,鸡鸭、牛马会说话这一类贴近人类自身生活的神话。随着社会生产力逐步发展,人们对自然认识逐渐深入,伴随着一系列的天灾,恶劣的自然现象,原始人民便逐渐产生了征服自然欲望。关于太阳的神话《夸父逐日》《山海经·海外北经》中记载“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化为邓林”这里不是说夸父不自量力追赶太阳,而是把太阳当做有生命的物体,夸父逐日体现了着原始人民征服自然的思想。而日本的神话表现了和中国完全不同的思想,如《古事记》中记载了一段天照大御神与其弟建速须佐之男的故事。同样是写太阳的神话《后羿射日》是因为太阳多给人类带来了灾难,人类最终通过自己的力量使自然屈服。而日本的神话认为太阳给大地带来了灾难,两个神话之所以有如此差异就是由于两国的自然观的不同。关于山的神话中国和日本也均有记载,《愚公移山》中愚公因为门口的两座大山使其生活不便,便想将两座山移走,即使自己活着的时候移不完,也要子孙后代将其移走。这将古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去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的愿望展现得淋漓尽致。而日本神话中提到的大都是居住神仙的神山,日本对山也有一种崇拜的心理,山被人们认为是和神灵最近的地方。这显然也是受中日不同的自然观影响。

中国的许多神话延续到今天已经作为了儿童文学的一部分,对其理解也有了或多或少改变。随着时代发展,《愚公移山》和体现受到自然灾害的人民对自然征服的《精卫填海》这类神话演变到儿童文学中,更突显的是英雄们锲而不舍的精神,《夸父逐日》体现的是执着追求的精神。但是它们的内涵还是没有变。在日本的儿童文学中,依然留存着神话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思想,主要代表是大正时期的宫泽贤治,梅原猛对促使宫泽贤治开始创作童话的原因作出了这样的论述“他写诗和童话是出自自己世界观的必然。对他来说,显然动物、植物、山川都和人类同样具有永恒的生命……在童话中,动物与人类具有对等的意义……以童话揭示人类应该怎样与动物等天地自然的生命立于亲爱的关系上。”③

四、总结

中国与日本两国对神话在儿童文学中继承与发展都是既有优点又有缺点。中国的儿童文学不断塑造“完美”的英雄形象,却对性避而不谈,赞颂征服自然的壮举,却放松了对保护环境教育;日本的儿童文学注重对个性培养,提倡保护环境的理念,却对性过于开放。我们与日本的儿童教育存在着很大差异,而我们面对这些差异同时,要反思我们比起日本缺失了什么,可以跟他们学习什么。比起日本,中国儿童文学对神话的重视程度要高于日本,许多口口相传的神话传说陪伴儿童成长,而日本由于神话的内容,虽然主要的精神得到传承,但儿童文学中神话的数量是要低于中国的。对比中日两国儿童发展,可以看出当代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与所接受的历史神话传说是有所关联,中国的儿童文学应该吸收日本儿童文学中的“精华”,丰富自身,不断完善。

注释:

①黄蓓佳.我飞了[M].江苏少年小说出版社,2006.

②朱自强.日本儿童文学导论[M].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5.48页

③西本鸡介.近代儿童文学的作家们[M].东京书籍1983.110-111页

参考文献:

[1]安万侣.古事记[M].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8

[2]袁珂.中国神话史[M].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8

[3]王泉根.中国儿童文学概论[M].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5.3

[4]朱自强.日本兒童文学导论[M].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5.3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