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三拓旗剧团和形体戏剧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5:40 论文作者:佚名

吴鹰

【摘 要】形体戏剧作为一种独特的戏剧流派,在近代戏剧发展进程中可谓是大放异彩。从英国壁虎剧团的《外套》到西班牙经典默剧《安德鲁与多莉尼》,都在尝试探寻全新的、现代的、符合当下主流审美的艺术表现形式。本文旨在介绍形体戏剧基本特征,深入探讨在我国戏剧发展历程中崭露头角的三拓旗剧团的代表作以及剧团“以肢体讲故事”的艺术主张和思维。

【关键词】形体;戏剧;身体表达

中图分类号:J8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8-0026-02

一、何为形体戏剧

形体戏剧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戏剧流派,最早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90年代成熟。本世纪初,形体戏剧正式进入到中日韩等国家,但我们对它的认识仍处于混沌初期。形体戏剧旨在运用最简单最直接最纯粹的表达方式——肢体语言和戏剧相结合,以身体动作为主体,突破语言局限,故称为形体戏剧(Physical Theatre)。

在中国,受到西方文化理念的影响,形体戏剧尚在萌芽和发展的状态,我们对形体戏剧的认识较为混浊和浅表。虽涌现出一大批形体戏剧作品,但是受不同创作理念的影响,其表现形式各相径庭。形体戏剧的称呼也是各异的,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你可以称之为形体剧场、舞蹈剧场、身体艺术、默剧、肢体剧、肢体剧场或者形体戏剧。像形体剧场、舞蹈剧场属于接受现代舞的影响,以现代舞元素为主体,用舞蹈抒情来表现,介于舞蹈和戏剧之间,分界已经趋于模糊,甚至杂糅。而默剧、肢体剧等则是融合了戏剧,不仅仅是为了抒情,更多的是运用肢体来叙述一个故事、一个矛盾,肢体表现更为直接。

二、三拓旗剧团与他们的形体戏剧

三拓旗剧团是一个以艺术青年为创作主体的实践型剧团,1996年12月17日在北京成立,创建人赵淼。他们是国内鲜有的主要表演形体戏剧的剧团。三拓旗劇团追求“哀伤的幽默”和“精彩的想象”的演剧风格,探索着“诗意的身体”的智慧。三拓旗剧团的戏剧观念深受法国戏剧大师勒考克的影响。这位被世界誉为形体戏剧奠基人的雅克·勒考克(1921-1999),创造了“中性面具”的理论,最终形成了系统的形体戏剧创作方法。

(一)三拓旗与《水生》

第一次观看《水生》是在首届乌镇戏剧节“戏剧嘉年华”单元的嘉宾展演中。当时并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形式的剧种,只听看过的朋友说非常经典,是少有的好作品。抱着好奇的心态我来到了位于乌镇景区内的水剧场。水剧场,顾名思义舞台四周全是水,舞台就如同飘在水上,平静且梦幻。舞台并不大,由木制板组成,与其后的古色古香的老楼背景融为一体。《水生》开演前,身着宽松演出服的演员们在舞台四周准备道具,红绳、灯笼、旗子、绸扇、面具等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元素非常引人注目。

演出开始,两名男演员非常缓慢地从舞台两面走向早已摆在舞台上的灯笼,随后拿起。整个过程非常的慢,一步紧压一步。随后,一名女演员拿着绸扇跳起中国独有的古典扇舞。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演员匍匐走向舞台,可以非常清楚地看见面具位于演员头顶,只有演员低头弯腰,观众才能看清面具。他非常夸张地舞动身体,似戏曲又似舞蹈。不一会儿,五名演员都戴着面具冲上舞台,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道具,这次可以清楚看见演员面具的不同,男人是蓝色面具,女人则是白色的。鲜明的人物个性从他们的面具就可看出,他们嬉戏般地跳起绳,表演者的动作略带诡异和囧怪,但细细感受,却也不失美感。音乐随着剧情的发展进入高潮,每个演员如同皮影戏的动作穿过舞台。这时,一位头戴老叟面具的演员与周围的人争斗起来。打斗动作是非常典型的戏曲武打动作,一躲一闪,游刃有余。最后一位手拿红旗的演员打败了老叟,他舞动着手中的红旗,似乎在向我们表达胜利喜悦的心情。演员谢幕时,脱下头上的面具,双手托住,躬身向观众行礼。

《水生》改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之王六郎》,故事大意为据说在一条河里住着一个水鬼,为了能离开冰冷的河水去投胎转世,他每天想尽办法,为的就是能拉下一个活人溺水来做他的替身。但由于地处偏僻少有人经过,他始终等不到替他的活人。但就在今天,他终于遇到了一个人,经过一番争斗,他不得而终。一个是必须有溺水的替死鬼方能投生的水鬼,一个是对水鬼不能投生下,所遭剜目戳心断腿的苦楚而感到痛心和可怜的渔夫。水鬼原本有机会溺死渔夫,却最终选择了将渔夫救上岸。渔夫原可以袖手旁观,让水鬼害死他人,得而投胎转生,但善的本性却让渔夫一再阻挠,屡屡对落水之人伸手救援。这是一个具有强烈中国传统古典人文意味的故事,更以巧妙的艺术构思和创作方法呈现在舞台上,足见创作者之良苦用心。

《水生》在表现形式上,采用了来自中国江西传统的傩戏表演、符号化的夸张面具、摇头晃脑大起大合的肢体动作。演员披着面纱,低垂着头顶着面具,衣服则是布衣的青灰色,束袖束腿。白色的面具,代表了水鬼,蓝色的面具,代表了厉鬼,而一众百姓,则是树木本身的青黄色。一把鲜黄的绢扇,就能舞出水中鱼儿的欢游嬉闹,也能舞出腾跃的火苗。几盏灯笼,或是厉鬼出动时的煞煞阵势,或是缓缓飘上天空的孔明灯,或是两两对照,配合着两组演员镜像的动作,表现出一个水中,一个陆上的对影世界。

《水生》的导演赵淼说采用传统的傩戏,最容易吸引西方人的眼球。釆用傩戏的表现手法,单靠肢体和适当穿插的背景乐来推动故事的情节,传递内在的精神,也在一种静默的张扬下,让这部戏多了一种纯粹。整部剧看下来,确实让人在不得其解之外感受到了安静。水鬼的凄惘,让人想到为人的无奈,恶鬼们跳大神般的舞动,咿哩哩哩的凄厉叫声,对水鬼剜目折腿的折磨,更是让人屏气凝声。剧中的音乐大多采用苏州评弹小调,洞箫的音色也越发让人心醉,再加以演员灵动的身肢,足以撑起一个人鬼情未了的世界。

(二)三拓旗与《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人尽皆知,三拓旗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最早始于2008年,直至2014年,三拓旗在不断的创新和拓展中,对08版做出大胆的修改。导演赵淼表示:“在剧团近三年国际巡演的学习里和与中国戏曲学院交流的熏陶中,我们逐渐寻找到了新的创作切入点。这将会使得演员形体的呈现更具特点,抽象而夸张,强调身体的符号感。因为这是一个传统势力冲突之下的爱情悲剧,所以将会按照阵营去强调角色的符号感,而罗密欧与朱丽叶却和他们格格不入。可以肯定的是,这部戏的呈现肯定会是冒险的,因为我们还年轻。”

《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没有一句台词,只有演员野兽般的低声嘶吼和惊声尖叫。戏里象征化的人物设计很有趣,所有的朱丽叶族人都是女人,佝偻的身体套在宽大的黑袍内,借助棍棒行走,像极了骑着扫帚的女巫们。罗密欧的族人则都是男人,像野狼一样匍匐爬行,凶狠地嘶吼。当罗密欧和朱丽叶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便可与常人一样正常行走。

和之前我所看到的《水生》不同,水生融合了傩戏的传统元素,而这部戏更像一部舞剧。大开大合的舞蹈动作,高度脸谱化的造型和服装,情节的模糊,使得除去罗、朱两个主人公之外,配角之间的区别让人迷糊,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位演员。这一部《罗密欧与朱丽叶》和传统意义上的有着很大不同,除去了对白,模糊的情节,精简了人物,用形体和道具来表现。但有一点是共通的,罗密欧和朱丽叶对爱情的渴望和坚守却依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种火山喷发般的灼热,足以融化观众的心。

三、总结

在经过一系列的学习和探讨中,形体戏剧的独特魅力映入我心。在我看来,在某种程度上肢体的张力远胜于语言,语言的表现力不如肢体外化、直接。在舞台上的任何一种艺术活动的目的都是探讨生活、体会人生、找寻生命意义。舞台即为人生之镜,如何利用这一面镜子,需要艰苦探索和实践。形体戏剧在中国的发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继续学习和研究这个戏剧流派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参考文献:

[1]三拓旗剧社和形体戏剧[J].南方人物周刊,2010(15).

[2]吕彦妮,明慧.赵淼——我和三拓旗的十年[J].中国艺术时空,2013(02).

[3]魏童生.用身体表达爱——论形体戏剧的情境要素[J].艺海,2011(12).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