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浅析《娇红记》中“飞红”的女性意识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6:18 论文作者:佚名

申港慧

【摘 要】在孟称舜的《娇红记》中塑造了一个率真大方、叛逆自信的婢女飞红形象。她是封建礼法的叛逆者,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对封建等级地位的挑战,对爱情的自由追求以及对女性地位的认识,无不闪烁着女性意识的光辉。

【关键词】《娇红记》;飞红;女性意识

中图分类号:I106. 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8-0234-02

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女性长期处于被奴役、受压迫的地位。由于“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三从四德”等思想的根深蒂固,中国古代女性几乎无法意识到自我价值和精神诉求,致使长期丧失话语权而沦为男性的“附庸”。但人类追求幸福和自由的天性是永恒存在的。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也不乏摆脱束缚追求幸福,女性意识不断自我觉醒的女性形象,元明时期尤为典型。这些女性角色虽然都出自男性作家之笔,是男性目光审视下的主观投射,不免带有一些男权主义的色彩,但他们对女性反抗封建社会,大胆追求幸福的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描述,在尊卑有别的封建社会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从王实甫《西厢记》勇敢挑战封建礼教的崔莺莺,到汤显祖《牡丹亭》为情而死又为爱而生的杜丽娘,再到孟称舜《娇红记》只求“同心子”、为爱赴死的王娇娘,她们都为自己的幸福大胆地与封建牢笼抗争。然而出身于官宦家庭,身为大家闺秀的她们由于长期受到封建礼教家庭教育的熏陶,有着封建社会女性沉重的精神负担。在大胆追求幸福的斗争中,她们有时显得畏手畏脚,抗争的决心远远不如处在下层的女性,因此,社会上层女性的觉醒和对抗远远不如处在底层的女性角色来得彻底。孟称舜《娇红记》中的飞红就是这么一个处于社会下层的女性角色。她地位低下却从不自轻自贱,她大胆地示爱,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令许多女性自叹不如。而小姐身份的王娇娘与之相比就显得畏畏缩缩远不如飞红直接、大胆。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大都是才子佳人浓情蜜意的模式,婢女一直被当作小姐的附属品,她们的“戏份”不多而又千篇一律,更是鲜有涉及婢女情感故事的作品。而《娇红记》中飞红作为一名婢女,以其拥有的独立意识和追求幸福的勇气,独具个性和魅力,因而超越了同时代的女性群像,在中国古代文学的长廊里闪闪发光。

一、地微不自贱,追求自我价值

丫鬟飞红是王家老爷有名无实的通房小妾,地位卑微。但她却并没有因此看轻自己,她反而对自己充满信心,“俺飞红颇饶姿色,兼通文翰”①,认为自己才貌双全,不输于人。仅在这一点上,她就超越了以往那些唯唯诺诺只知道一心一意服侍主子再无其他想法的婢女。

她虽然身份低微,但却有着自己的追求。她认为女性应该和男性一样,都是独立自由的“人”,追求和认同男女平等。在第二十八出《诟红》中娇娘曾训斥她:“那游春是男子汉的事,你女人家怎学她”,飞红反问道“难道女人家不是人那”。②这一个反问,恰恰体现了飞红认为男女都是独立的“人”,应该是平等自由的,她对女性地位有着进步的认识,这是飞红对女性自我价值的肯定,是在当时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中对女性不平等地位的一种抗争。

除此之外,飞红还五次劝阻娇娘不要为了申生一人而死,反映出飞红认识到女性不应沦为男性的附属品,应该自我独立,肯定自我价值的进步思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决定女人的生死,女性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应该为自己而活。这五劝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她的独立意识和对女性价值的认知。在此前的作品中,无论是崔莺莺还是杜丽娘亦或是《娇红记》中的另一女性角色王娇娘,都敢于同男权思想和封建礼教等外部力量做激烈的斗争。而飞红则从自身抗争,从自身肯定女性的价值,肯定女性的地位,这种由内而发的女性觉醒是其他角色无法媲美的。

二、敢爱不退缩,大胆追求幸福

人的主体意识是不断觉醒的,而这种觉醒首先由人们对爱情婚姻自由支配体现出来的。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最早体现在对配偶的自由选择和对幸福的追求之上。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下层女性,飞红对爱情的追求可谓十分大胆直接。“俺看申家哥哥,果然性格聪明,仪容俊雅,休道小姐爱他,便我见了,也自留情。今日老爷不在,奶奶又睡着,且到中堂瞧他去。”③而小姐与飞红相比就显得犹豫畏缩,空有思考的勇气而缺乏行动的魄力。

而飞红深感青春易逝,毫不避讳地表露出对爱情的憧憬和渴望:“二八花容侍女身,随他无事度芳春。也知一种伤情思,秋波暗里去撩人。”她还与申生扑蝶戏耍,花前相会,“俊书生,我为你逗春情”④。这种女追男式的恋爱方式放在当今社会也依旧是少数。申纯借口养病回舅家后,她更是难掩强烈的相思,径直“到东轩上偷觑他去”⑤。飞红倾心于申生,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大胆示爱,这无疑是对当时禁欲主义的人性复归。在强调“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社会,嫁娶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飞红对恋爱的自由追求让我们看到了女性意识觉醒的曙光。

三、自由舞牵绊,无视封建礼教

飞红因“寄身侍妾”,无法配个少年郎而惆怅;也因没有找到意中人而伤感愁闷。说明她对封建社会的等级观念是极其不满的,她渴望爱情渴望幸福。当她见到申纯时心中也泛起层层涟漪,即使看出自家小姐也春心萌动,也要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直率地表露出来。婢女之身的飞红喜欢上了小姐的心上人,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封建家庭居于上层地位的小姐娇娘,更要面对与之相联的整个上层统治阶级。这场关于爱的角逐似乎还未开始结局就早已摆明。但她并不在意结局,只是顺从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她的爱情观念早已冲破了封建门第的束缚。她曾说小姐想要做那崔莺莺,难不成自己就做不得那红娘呵。当娇娘和出一首好诗,她也大大方方地说:“姐姐,你和申家哥哥正是一对儿。”她没有受过所谓三从四德的教育,也从不压制内心的情感。她不像娇娘那样因封建礼教的枷锁而畏畏缩缩,她是率真、叛逆,具有独立意识。她不被礼法所羁绊,不因权势而卑怯,在娇娘因申纯迁怒于她时,她也能针锋相对毫不退让。最终令王娇娘“屈事飞红,结其欢心”。她对爱情的追求是对“门当户对”封建婚恋要求的一种挑战,这种挑战是男权社会下女性追求男女平等、追求女性人格独立的一种诉求。

作为中国古典十大悲剧之一的《娇红记》改变了以往大团圆式的结局,实现了对才子佳人戏曲和理想主义生活的超越。飞红突破了前代作品中侍女的普遍形象,以其“真性情”实现了女性独立人格意识的合理性。飞红对封建等级制度的抗争,对自己正当人性被约束的否定、对女性平等地位的诉求、对改变命运追求幸福的不懈努力、对至情的大胆表达和主动出击的表现,实现了封建社会下女性从自我意识觉醒到行为觉醒再到精神独立的反抗。她因拥有早于同时代女性觉醒的女性意识在众多文学作品形象中灿然生辉。飞红这一血肉丰满而又鲜明生动的女性形象让我们看到在思想束缚异常严苛的明代,文人的女性意识苏醒并得到高扬的新曙光。

注释:

①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

②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35.

③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34.

④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63.

⑤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38.

参考文献:

[1]孟称舜.娇红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2]林苗苗.一点香銷万点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女性形象研究[M].北京:现代出版社,2016:149-157.

[3]曹仪婕.孟称舜《娇红记》中婢女飞红的爱情观[J].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2015(08):20-21.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