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香港警匪电影嬗变研究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7:04 论文作者:佚名

吴晓玉

【摘 要】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新浪潮结束后,香港电影迎来了其发展史上最为辉煌的一个时期。1985-1995年可以称得上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在这十余年中香港拍摄了一系列具有本土特色的类型电影如:警匪电影、喜剧电影、武侠电影等。随着这些电影的大量投拍,香港类型电影创作也具有了完全成熟的形态,警匪电影也逐渐成为香港电影最耀眼的名片。

【关键词】警匪电影;叙事;类型;嬗变;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5-0076-02

警匪电影,从字面上可以被理解为:“以警察或执法人员和强盗、不法分子为主人公,描写他们之间冲突的电影类型”即涉及警匪元素的电影都可被称为警匪电影。自上世纪起至今,警匪電影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导演手中也有了不同的形态。由于香港自身拥有较为特殊的历史与社会文化背景,对香港警匪电影的研究便可从香港电影的外部环境的变化与其自身的转变两层面来入手。

一、香港的历史与社会背景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香港包括电影工业在内的市场经济活动实行积极不干涉政策,让市场最大限度地调节,同时又辅以少量必要的干涉以弥补自由市场调节的不足。香港电影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在市场经济环境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按市场规律和其自身的艺术创作规律发展。50年代中期一些制片企业为了开辟新的海外电影市场以及迎合本地居民的观影品位,香港的大型制片企业开始拍摄制作更为注重商业价值和娱乐大众的影片。此类影片多以引人入胜的故事和轻松明快的节奏为特征。警匪类型电影的雏形如:《人头奇案》一类的电影也登陆大银幕,此后的香港电影便一直延续这种商业化、娱乐化的模式。香港电影的新格局,便从此开始。到了上世纪80年代,香港已发展成为同韩国、新加坡、台湾并肩的“亚洲四小龙”之一。作为特殊的自由港,香港经济的繁荣充分带动了其电影产业,观众的观影趣味也随之发生转变,香港的社会构成与历史背景复杂,加之香港地理面积较小、人口数量少,不足以支撑其拍摄制作高成本电影,警匪片的优势便在此时得以发挥。警匪电影情节跌宕起伏、节奏紧凑,将普通人接触不到又真实存在的刀光剑影和喋血街头简单明了地搬上银幕。由于警匪电影通常采用当街实景拍摄的方式,影片的真实感在观影过程中辅助观众宣泄平时累积的负面情绪,各个影片极具张力的电影表现则可以在短时间内充分满足观众的观感体验,尤以警匪动作电影中的人物形象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满足观众的伸张正义心理需求,故而警匪片在可以适应不同阶层的观众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拥有较为庞大的观影群体。这段时间内,成龙的《警察故事》系列电影将功夫元素与警匪元素巧妙结合,形成了一种新的警匪片拍摄范式。随之而来的20世纪90年代成为香港电影最后的辉煌时期,《重案组》、《飞虎雄心》、《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古惑仔》等电影在票房以及观众口碑和各类电影节奖项上均有不俗的表现,成立于1996年的银河映像拍摄的影片更是令警匪片的艺术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1997年,横空出世的《泰坦尼克号》一路高歌猛进登上了全球票房排行榜的首位,同年香港出品的电影票房冠军则是功夫片《一个好人》,而其票房甚至不足前者的一半。打败了《一个好人》的《泰坦尼克号》标志着好莱坞在全球电影市场范围内卷土重来,数字技术影片的兴起使得香港赖以生存的海外市场开始沦陷,而香港的本土市场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支撑大成本电影的投入。在香港电影持续走低的过程中,很多优秀的香港导演和演员开始进军好莱坞,大量的人才外流导致香港电影业在市场持续走低之后又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3年内地与香港的《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下简称CEPA)签订后,作为同样被囊括在协议中的香港电影,也拥有了一系列的政策支持。随着CEPA及其补充协议的陆续签订,内地向香港开放庞大的且充满活力的电影市场并提供香港电影人施展抱负的舞台与资金支持,优渥的政策条件的出台给本已岌岌可危的香港影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协议签订之后的第二年,无间道系列的第三部《无间道Ⅲ:终极无间》作为CEPA后第一部香港与内地的合拍片登陆内地院线便收获了3700万人民币的票房,排在当年票房排行榜的第三位。近年来,随着内地与香港的联系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走进内地电影市场。2010年至今多部警匪片诸如:《窃听风云》系列、《风暴》、《扫毒》、《毒战》等在内地均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2016年银河映像成立20周年推出的《树大招风》更是用另一种新的形式重新诠释了警匪电影。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政治经济结构的变化,香港警匪电影也从一开始最单一的讲述剧本中应表现的警匪冲突逐渐被丰富了内涵,导演将处在电影工业体制内的类型与自身的道德观念与情感相融合,让类型片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在电影市场。

二、影片叙事内涵的转变

通常来说,华语电影的叙事以线性叙事为主,其中最为经典的叙事手段应为戏剧结构,即影片发展顺序符合起、承、转、合的因果关系。虽不一定严格恪守规则将结局放在影片的最后,但影片中所有事情的发生一定存在连续的因果关系。1986年由吴宇森重拍的《英雄本色》打破了1967年龙刚导演版本的影片故事中警匪正邪的二元极端对立场面,导演将个人情感注入影片之中,更为注重表现电影中的江湖道义与英雄气概。此外,吴宇森还将“暴力美学”解构融入影片的画面语言,以浪漫优雅的形式解构暴力血腥的镜头引得很多电影争相模仿,也让《英雄本色》一时成为香港警匪电影的标杆之作。

相较于传统叙事结构,新世纪来的警匪电影在叙事结构的把握上则显得更为灵活,各类传统的叙事方式如同变奏曲般被杂糅在一起。在导演的手中,冲突不一定要作为推动故事发展的唯一动力,故事可以分段,可以交叉,甚至可以套层出现戏中戏。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也不一定必须完整地串联起前因后果,可以将时间或者空间作为不变的量,展示相同空间不同时间或者相同时间不同空间所发生的事情,而在这些场景中,推动情节向前的可能是道具、表情、场景、情绪等等。相应的,灵活的叙事结构也会使影片出现更具张力和开放性结局。

《无间道》打破了系列电影剧情连续的模式,三部电影的故事相互穿插、各有关联,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则是潜入黑帮的好警察和打入警界的黑道人士这两个深陷“无间地狱”的卧底相互交缠的命运轨迹,坠入“无间地狱”本没有轮回只能永远受苦,可身在其中的二人却不断在寻找并不存在的出路。不同于传统警匪大片的表现形式,影片淡化了警匪片中最应被突出的街巷枪战一类的场面加入了侦探元素,以剧中人“白中有黑,黑里带白”的手法突破了警匪电影中人物非黑即白的角色塑造手段,將观众的关注点放在了两个卧底的自我救赎之上。同时《无间道》深远的影响力还能从其流传至今的经典台词如:“三年又三年”和“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等中窥得一二。与《无间道》系列叙事手法相似的《树大招风》由三位不同的新导演联合执导,在后期使用三段故事发生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的方式将故事重新整合在一起。三条叙事线彼此呼应,同步推进故事的发展。影片开场是季正雄在遭遇巡逻警员盘查时当街开枪,叶国欢的出场则是他在销赃的房间里看着自己抢劫金行后与警方发生枪战的新闻报道,在处理跟随他打劫后枪伤不治的兄弟尸体时看到走私的船只,决定去广州番禺闯一闯。卓子强当着警察的面勒索富豪30亿后将钱绑在车顶唱着歌扬长而去。此时的三大贼王意气风发、呼风唤雨。而当他们走向末路时,叶国欢再次与警察发生械斗时被击毙,卓子强站在堆满炸药的车箱上向警方投降,季正雄在梦中遭到原来的手下出卖被警察包围。再与影片开场时的他们联系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感叹宿命。贼王重出江湖的故事还未开始便已然落幕,新的时代随着北风吹起而到来,前尘往事也在历史车轮的推动下散成云烟。

如果说《无间道》想通过警匪电影表达的是对人类生存意义的关注,那么《树大招风》想要表达的则是对个人命运同时代命运的联系。《树大招风》虽然讲述的是上世纪香港贼王的故事,但与以往的警匪枪战片不同的是影片表现的不再是枪林弹雨的激战场面,而是将贼王的命运同时代链接在一起。影片的时间语境被放置在1997年,此时叶国欢开始与内地的高官合作走私电器,只是在内地他不再是曾经嚣张跋扈的香港黑道老大,面对颐指气使的官员必须要放低身段。卓子强绑架富商的儿子勒索数十亿港币,季正雄则一直在做着小规模抢劫的勾当。机缘巧合下三人出现在一家名为“风满楼”的酒店,关于三人准备合作要在回归之前再犯一桩大案的流言也在此时不胫而走。酒店的名字点明了当时的形势:山雨欲来风满楼。三人听说传言后的态度同样也是耐人寻味,首先按捺不住带人回到香港的是在内地时不时需要忍气吞声的叶国欢,张狂恣意的卓子强欣然同意叶国欢的计划并积极准备,一直小心谨慎的季正雄也敌不过心中的贪念参与到其中。最终叶国欢袭警被枪杀、卓子强被逮捕、季正雄被之前的手下背叛的结局也出现的同一天,三大贼王最终殊途同归,导致这个结局的不过是见面不相识的三人在风满楼同时需要一个服务员帮助而已。

三、结语

经历过香港电影盛世之景后对比当下的香港电影业,“香港电影已死”的呼声让人唏嘘不已。从香港电影年产百余部的旧时到只有50部左右的如今,香港电影是否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境地也值得深思。所幸,香港电影用行动告诉世人与其说香港电影已死,不如讲它正在经历一段较长时间的“中年危机”。近年来一批叫好又叫座的警匪电影也向世人证明了曾经香港电影的王牌类型与香港这片土地一般从未言败。至于警匪电影未来的走向,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1]陈晓云.电影学导论(第3版)[M].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2014.

[2]赵卫防.香港电影史[M].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

[3]赵卫防.香港电影产业流变[M].中国电影出版社,2008.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