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简论东方朔的“滑稽”倾向及其影响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7:57 论文作者:佚名

何瑶

【摘 要】东方朔是齐鲁大地上一位极具魅力的历史人物,他博学多识,以滑稽幽默而为人熟知。他言行与作品中的“滑稽”倾向,成为其在后代社会中最受大众欢迎的个性特征。这一特点在两汉及之后的历代作品中被不断渲染增饰,逐渐将东方朔形象扩大到道教神仙层面,而这也正是基于东方朔其人其作“滑稽”倾向而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关键词】东方朔;滑稽;影响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5-0215-02

滑稽作为一种审美倾向古已有之,先秦屈原曾有“突梯滑稽”之语,指自己消极委曲的处世方式。汉代司马迁在《史记》中也专有“滑稽列传”一章,以历史学家的身份记载了淳于髡、优孟等人,虽社会地位低下却敢于“冒主威之不测,言廷臣所不,谲谏匡正”, 凭借幽默机智在政治中斡旋之事。西汉扬雄《酒赋》中将“滑稽”作为一种流酒器,司马贞《史记索隐》即提出:“滑,乱也;稽,同也。以言辩捷之人,言非若是,说是若非,言能乱异同也。” 又引姚察云:“滑稽犹俳谐也。滑读如字,稽,音计。言谐语滑利,其知计疾出,故云滑稽。” 由是观之,前人对“滑稽”的解释有较多分歧。通观这几种说法,本文“滑稽”之义从司马迁之说,即“不流世俗,不争势力,上下无所凝滞,人莫之害。以道之用。”且“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 因此,本文探讨东方朔的“滑稽”也着眼于此,依据《史记》《汉书》中记载东方朔言行,来分析他的“滑稽”倾向,并结合其作品的滑稽特点来探讨对后代的影响

一、东方朔的滑稽倾向——调侃的笑容与含泪的幽默

按褚少孙所补《史记·滑稽列传》中的《东方朔传》以及班固《汉书·东方朔传》记载,东方朔从开始踏入仕途之日就已成为“滑稽”的代名词。汉武盛世,武帝下诏书广纳贤才,东方朔以一封《上自荐书》打开了仕途之门,并给武帝留下了轻狂有趣的印象。他是聪明的,一方面,他通过言语行为来引起众人注意,最成功的莫过于得到汉武帝的青睐。另一方面,他本人的作品中也饱含浓重的“滑稽”色彩,遣词造句与行文方式都与众不同,这使得他在人才济济的大汉王朝中颇有知名度。不久之后,东方朔因“恐吓侏儒”得以待诏金马门;后来在射覆连中、辩难郭舍人等一系列事件中,表现出自己的睿智幽默和诙谐风趣,被拜为“常侍郎”,开始得到武帝的宠幸。然而这并没有给他带来政治上的得意,反而使得时人评价自己毁大于誉。后来因“伏日割肉”“智辨始牙”“岁娶美妇”“醉搜宣室”等事件,使之更受武帝的青睐,时常将东方朔带在身边。然而在眾人眼里,这些更像是一出出滑稽调笑的闹剧,在他们看来,东方朔这是通过放诞不羁的行为来哗众取宠,武帝的青睐,只是因将他作为笑料而施予的一点恩惠。班固《汉书·东方朔传》认为他名过其实,有过分表现自己之嫌,且“长老贤人谓其口谐倡辨,不能持论”。扬雄认为东方朔是为了获得武帝的宠幸而故作“滑稽”态,评价之“滑稽之雄”。无论评价如何,这都说明,在当时东方朔的“滑稽”倾向已经表露无遗,且对朝野和后世均有极大影响。

对东方朔而言,这些言行或是本性使然,或是接近武帝、取悦武帝的手段,借此实现他的政治追求。但这些逾越常规的滑稽言行,实在很难被时人接受和理解,因为这与威严而又冷酷的政治场合并不契合。东方朔一进入朝廷视野就被武帝“以俳优蓄之”,奠定了其俳优地位。显然,东方朔的“滑稽”已经深入人心,即是这样的定位有失偏,这一倾向却是不可否认的,我们全面考察东方朔本人的张扬个性和处世哲学就会发现,他的机智勇敢,他的善辨谈辞正是符合司马迁“滑稽列传”之本义的。同样,在中国文学传统中,尽管曾有以技论道,庶人议政的现象,但被视为优伶的这类诙谐人物是不足以被重视的,即使他们在文学中闪耀着独特光芒,也容易被世人忽略。有的文章表面似乎充满搞笑意味,言辞用语与正统文学有很大差异,然而内在意义往往更为深刻有见地。

先秦时期宋玉曾作《风赋》一篇,借雌雄之风讽刺楚王,此外还有蔡邕《短人赋》、麋元《吊夷齐文》、阮籍《大人先生传》等。虽说汉代赋加多为文学侍从,有时难免要听命于君主而作赋为游戏之作,甚至像扬雄所谓“童子雕虫篆刻”之语,但并不缺少优秀之作。南朝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有“谐隐”“杂文”二章,给滑稽作品空出了一席之地,可谓前无古人,颇有前瞻性。但滑稽文学仍难入正统,只靠后世作者源源不绝,古代俳优文学才一脉才得以流传。其中,东方朔可谓西汉滑稽诙谐作家中的杰出代表。

滑稽幽默是东方朔为人为文的一贯风格,早在建元元年的《上书自荐》中,便流露出滑稽幽默的本色,他向武帝道明了自己从“年十三学书”到“十九学孙吴兵法”,其间诵读诗书四十四万言,可谓是“书痴”一个。不仅如此,他还用极其夸张的方式介绍了自己的外貌:我身高九尺三寸,眼睛很大很明亮,牙齿洁白似贝壳,可想而知东方朔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在他笔下,自己简直是文武双全、古今无二的旷世奇才。这封自荐书虽然打开了东方朔的仕途之门,但他在政治上并不得意。除此之外,东方朔的《答客难》可谓是古代文士最早以滑稽、自嘲方式书写的文章,并成为后世自嘲的典范之作。全文设客难己,表面上是客人赞扬他的博学多识,其实是东方朔借客人之口为自己开脱,并认为“此一时彼一时也”,这样可笑的言行与“割肉自责”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妙。结尾处,以“士不遇”作总结并反责宾客愚昧无知,斥责宾客像“鼩鼱”“孤豚”一样目光短浅,在令人捧腹大笑之余,不由得想到他言语的另一层含义。他还将自己的处境比喻为“鼠”与“虎”,发牢骚的同时还彰显出自己的幽默,醉翁之意不在酒式的嘲谑展示了自我精神的超越,具有很强的喜剧效果,从而在传统文学之外开创了一条新路。

二、影响——道教与仙化

东方朔为人滑稽诙谐、指意放荡,虽然在朝野上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文学盛名也不如当时的扬雄、司马相如等人响亮,但是他死后不久,就颇受民间百姓喜爱,并对其博学机智、任情放诞、精于占卜射覆猜键语等特性不断加以强化,使得东方朔在近两千年的历史中,对各朝各代的文学、术数、天文、占卜,甚至相声、笑话等都有着深远影响。正因此,后世小说多附会其事进行创作,将东方朔渲染为以道教和仙化为主的形象,故事情节往往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极大满足了民众的猎奇心理。同时,东方朔作为社会文化的一部分依然活跃于民间,其“滑稽”性格成为一个独特标签,深入人心。

两汉期间,在文学及社会文化方面,关于东方朔“滑稽”倾向的影响主要有两种,一是形象上继承了东方朔的一贯风格,不仅滑稽善辩、博识广见,还善于占卜、猜谜、射覆,并且彰显政治才能,能够给予武帝一定的决策建议。二是随着佛道思想的渗入,民间也开始增益、附着各种关于东方朔的神仙方术之说,将他设定为集才能与智慧、仙人与凡人为一体的谪仙。在文学作品中,他拥有种种超出常人的能力,似乎是古往今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逐渐由凡人向神仙转化。这样的记载最早来自于托名刘向的《列仙传》,从中可以看出东方朔从教书先生到武帝近臣、由卖药的郎中到被奉为岁星精、由人到仙,成为道教文化中的人物的过程。关于这一点,应劭《风俗通义·正失》篇里更为进一步详尽说明。

对此,王利器先生的看法可以借鉴,他认为,将东方朔列为神仙并没有什么依据,这样任由好事者附会,实在荒唐不可信。但是对于民间信仰来说,哪怕“神仙正经”里并不接纳东方朔是“岁星”,哪怕东方朔的的确确只是个普通人,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只要这么说,只要他成为信仰,只要是民众喜闻乐见的,就是真实的。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正是他的“滑稽”才引来如此难断的公案。

从汉末到魏晋六朝,社会环境急剧变化。政治动荡,士人更加迫切的追求长生不老。日复一日的求仙问道,成为活在恐惧阴影里的人们进行自我解脱的方式。经过前期的铺垫以及与佛道的融合,在这一时期,东方朔正好顺应了这样的潮流。他曾因“滑稽”言行而被武帝左右呼为“狂人”,而真正到了魏晋时代,竹林七贤的出现,才让这样的“滑稽”绽放出新的光芒。刘伶醉酒、阮籍穷途而哭、阮咸与猪共饮、嵇康蔑视礼法,都犹如东方朔“滑稽”之状历历在目。除却这样的影响,在文学作品中,例如《海内十洲记》《汉武故事》等,扩大了现实与虚构的时空界限,东方朔成了贯穿了过去和未来、天上与地下的“传声筒”,俨然一副神仙之貌,具有非常浓厚的道教气息。这些故事的描写都将东方朔的“滑稽”类型化,没有突出个性特征,反而是作为武帝的陪衬出现更多。

唐宋之际,科举制度已经完善,文士纷纷响应朝廷号召,积极参加科举考试,希望借此博得功名,将目标转向政治。他们在诗词中往往涉及许多名人典故,东方朔可谓深得文人墨客之心。白居易、陆游等都曾借东方朔“恐吓侏儒”这一滑稽事件,或是自我解嘲,或是来反映自己的生活。李白甚至用“谪仙”表明像东方朔那样避世金马门的心态。明清以后,东方朔形象又一次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一方面承袭了之前的滑稽放诞、为所欲为的活泼本性,另一方面发挥机智善辩特性,并体现出鲜明的反叛性特征。在这里,东方朔再一次以全新的形象深入人心。

总体来说,东方朔的“滑稽”倾向对后代产生了极大影响。从两汉到明清,从民间到文学,我们可以发现,优秀作品中的东方朔不但与史传记载中的滑稽机智、博闻强识一脉相承,而且是后代影响中最具特色、最受欢迎的个性特征。滑稽诙谐既使得他在武帝朝政治风波中游刃有余,又使得他的形象在后人不断附会增饰中经久不衰。

参考文献:

[1](汉)班固撰.唐颜师古注.汉书全十二册[M].北京:中华书局,1962.

[2](漢)司马迁撰.史记全二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3](清)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M].北京:中华书局,1958.

[4](明)张溥著,殷孟伦注.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注[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

[5](明)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M].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影印本.

[6](梁)萧统编,(唐)李善注.文选[M].北京:中华书局,1977.

[7]黄侃.文心雕龙札记[M].北京:中华书局,1962.

[8]傅春明.东方朔作品辑注[M].济南:齐鲁书社,1987.

[9]程章灿.汉赋揽胜[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10]姜亮夫.姜亮夫全集之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