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一部“令人害怕”的作品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8:01 论文作者:佚名

郝洪健 王敏 佘梦颖

【摘 要】《权力》是意大利作家费德里科·德·罗贝托未完成遗作,出版于他去世两年之后的1929年。故事紧接小说《总督一家》,已经成为众议员的孔萨尔沃·乌塞达离开了卡塔尼亚,来到罗马,开始实现自己政治抱负,年轻记者费德里科·拉纳尔迪满怀着憧憬来到罗马,希望一展抱负,但最后拉纳尔迪明白政客们已经没有了造福于民信仰之后,他失去了他政治理想,被悲观世界所淹没。费德里科·德·罗伯托在1909年写给母亲信中,将当时正在创作的《权力》定义為一本“令人害怕”的小说。作者通过书中两位主人公:年轻记者费德里科·拉纳尔迪和已经成AC为众议员的孔萨尔沃·乌塞达,来表达他对意大利统一运动失望之情,本文尝试结合历史背景探寻费德里科·德·罗贝托对统一运动的失望之情背后原因。

【关键词】悲观主义;费德里科·德·罗贝托;政治小说

中图分类号:I54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5-0229-02

德·罗伯托于1891年开始了《权力》创作,但这部小说让他心神不宁,在完成了第五章之后,便停止了创作,直到19世纪的最后两年才再次开始创作,在再次创作过程中,德·罗伯托在作品中加入了政治小说特点,这是一种在20世纪早期,特别是在女性读者中非常流行的小说流派。这部小说创作过程经历过很多波折,德·罗伯托直到去世也没有完成这部小说。 这位来自卡塔尼亚的作家渴望用《权力》这部小说来给《总督一家》故事画上句号。但是《总督一家》不成功可能导致德·罗伯托放弃了这部小说创作。 在1891年1月3日写给自己母亲的信中,德·罗贝托这样描述这部作品:“这是一本很‘可怕小说,将会对我们国家政治生活产生一个爆炸性影响”。[1] (p.5)

在小说开头,年轻记者费德里科·拉纳尔迪离开他的家乡萨莱诺,只身来到罗马,憧憬着在这个新生国家的首都里能有所作为。在这里他遇到了已经成为参议员的孔萨尔沃·乌塞达,也就是《总督一家》里被父亲剥夺遗产继承权的主人公。孔萨尔沃决心走入政坛,希望通过自己手里权力和金钱来恢复自己古老家族荣光。他像黑手党一样,看重金钱权利和女人。他是政治主张变化论者范例,能够随时根据公众情绪和舆论来改变自己政治主张。如果说那时的公共生活是假象,或者说是一场假面舞会,那孔萨尔沃就是这场假面舞会里焦点。他之所以能在尔虞我诈政坛中如鱼得水,因为他成长于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从小就见惯了家人为了追名逐利而勾心斗角,他从中学会了如何在各种争斗中“捍卫”自己利益。尽管他的贵族身份已经无法让他享受到以前名利,但是贵族身份给他留下了一样别人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对自己贵族身份的“自豪感”,正是这一份自豪感让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甚至是很小的权力而不择手段。对于看孔萨尔沃来说,政治是让他出人头地最有利工具。而他从政之路上最大的障碍便是他无知,他连一句没有语法错误的句子都写不出来。但是他完美地融入了意大利王国政治系统中,为自己晋升之路做好了计划,他迅速学习一切所需,并最终达到了自己目的,在小说最后,他顺利当选了部长一职。孔萨尔沃在议会里反对社会主义倾向演讲最能体现他这种快速改变自己政治主张一面,因为改变政治主张迎合民意总是一个政治家的“生存之道”。

所以我们可以说孔萨尔沃象征着意大利王国政治家“无耻”,也象征着他们为了自己名利无所不用其极。他的狡诈、政治主张变化论、虚伪和不道德不仅是他个人的显著特征,而是一个堕落国家所具有特征。

书中另一个主角便是来自萨莱诺的费德里科·拉纳尔迪,他是一个年轻记者, 1860年11月12日出生于一个小康的贵族家庭,在那一天,意大利实现了统一,也在同一天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视察了刚刚从西西里王国手里夺取的那不勒斯。这样安排别有深意。他代表了成长在新国家的新一代,代表了国家希望。但是这样的“希望”却被作者狠狠地“破灭”了。

跟孔萨尔沃相比,费德里科是具有很高道德修养年轻人,同时他也有着建立一个“乌托邦”理想,而这个理想遮住了他看清事实真相。他是一个不谙官场“潜规则”的人, 他天真地卷入了政治旋涡之中。他最开始把孔萨尔沃当作了自己偶像,看到他在政坛混得如鱼得水,便心生仰慕之情。后来他慢慢地发现了“偶像”真面目:孔萨尔沃是个霸道、傲慢、虚伪又野心勃勃的人。他慢慢地明白了“政治主张变化论”真正含义和孔萨尔沃为何不断改变的政治立场, 其背后根源“不是思想的力量, 而是背后的利益”。[2] (p.139)

在看清政坛的黑暗之后,费德里科决心离开罗马回到家乡。费德里科·德·罗贝托一生秉持着“失败主义”信条,他是一个被贵族家庭出身母亲压迫的儿子,也是一个沮丧知识分子,他不仅承认了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的现实:意大利复兴运动在西西里失败和政府腐败无能,也悲观地相信岛上原有贵族势力将会在意大利这个新兴立宪制国家中继续存在。“历代统治者只是改头换面地出现在政治舞台上”,意大利复兴运动和统一运动也是一样,“社会一切根本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3] (p.307 ) 德·罗贝托认为西西里新兴资产阶级是罪恶的,他们没能改变西西里贫穷落后面貌。这一观点和《豹》的作者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不谋而合,他在《豹》中描写了一位对政治和社会不关心的地主贵族萨利纳亲王,准备接纳像“大粪佩佩”一样的新兴阶级,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在交际场合中表现良好。在兰佩杜萨看来,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发展。德·罗贝托和兰佩杜萨一样,他们不相信任何目的论,他们在作品中描绘了人们在意大利统一过程中对“自由”和“民主”产生矛盾心情,因为统治阶级没能与时俱进,不能制定出符合时代举措,不遵循道德原则,他们既不能满足百姓追求个人幸福愿望又不能保证整个社会团结。在某个时候,德·罗贝托似乎认为在加里波第周围可能会出现一位与众不同不同政治家,一位“好”独裁者,可以改变现状,但是这只是他想法。兰佩杜萨认为未来是一条死胡同。在《豹》中萨利纳亲王二儿子离家出走,到英国一家煤炭公司工作,也许他会摆脱和他家里人相似命运。那德·罗贝托呢,这不是《权力》这部小说所要表达,他认为现实非常糟糕:以孔萨尔沃的家乡西西里岛为例,很明显这场爱国革命运动失败了, 意大利复兴运动时期的英雄事迹早已被大众所遗忘了,政治体制变迁与统治阶级更替体现西西里贫穷落后面貌,使得早已根深蒂固社会上层阶级更加固化。想孔萨尔沃一样的投机政客走上了历史舞台,他们所做一切,不是为了改善民生,而是为了让自己政坛地位更加巩固。在德·罗贝托看来,意大利好像一个全身溃烂的人, 而罗马则是让他全身溃烂的毒瘤。在小说最后,孔萨尔沃竟然当选为部长,这是多么大讽刺。而小说另一位主人公费德里科·拉纳尔迪在罗马见识到了政坛黑暗之后,黯然地回到了自己家乡萨莱诺,和心爱姑娘结了婚,故事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可以说整部书都是用悲观角度来描写统一后意大利,德·罗贝托用这部作品抨击新政府无能和表现知识分子对“统一运动”失望之情。

参考文献:

[1] De Roberto, F., Limperio, Milano, Arnoldo Mondadori Editore, Oscar classici Mondadori, 1981.

[2] Ferraro, G., 2014, Un “libro terribile”. L'Imperio di De Roberto tra disincanto politico e nichilismo [J], Studia Romanica Posnaniensa, vol. XLI/4, Poznan, pp. 61-74.

[3] 沈萼梅, 刘锡荣. 意大利当代文学史 [M],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6.

[4] [德]叔本华,.石冲白译,1982,《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M],北京:商务印书馆。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