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影视动画中角色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研究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8:44 论文作者:佚名

陈茂涛

【摘 要】动画电影是一种比较传统的电影类型。很多动画电影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都使用了二元对立的叙事手法,不同人物之间、人物自身以及人与环境之间都存在着二元对立。二元对立也是一种常见的分析文本的方法,可以用于对文本进行剖析,通过这种方法可以使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更加明晰,影片的结构更加立体、叙事更加丰满。本文将对近年来几部热映的动画电影中的角色进行深入分析,以此关照影片的二元对立叙事。

【关键词】影视动画;二元对立;叙事模式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4-0096-02

动画电影是一种比较传统的电影类型。很多动画电影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都使用了二元对立的叙事手法,不同人物之间、人物自身以及人与环境之间都存在着二元对立。这些不同类型的“二元对立”所引发的矛盾冲突成为推进影片叙事展开的重要方式。事实上,二元对立最早由瑞士著名语言学家索绪尔提出,是结构主义语言学的代表性观点。产生之初常常被应用于文学批评领域。索绪尔认为: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处于不断的运动变化之中,它们之间存在着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的复杂关系,即使是表面上看似相互矛盾的事物亦是如此。由此引发了无处不在的二元对立。同时,二元对立又是一种极其常见的叙事方式,可以用于对文本剖析,通过这种方法可以使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更加明晰,影片的结构更加立体、叙事更加丰满。本文将对近年来几部热映的动画电影中的角色进行深入分析,以此关照影片的二元对立叙事。

一、不同文化之间的二元对立

很多动画电影中的矛盾冲突是非常明显的,这种矛盾冲突常常表现为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城市与乡村、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等等。在影片伊始这些矛盾冲突来势汹汹,看似不可调和。而随着剧情的不断深入,矛盾冲突逐渐升级,二元对立关系也随之发生转换,伴随着故事的结束水火不相容的二元对立也会随之消解。

首先,在电影《帕丁顿熊》中存在着明显的城市与乡村、本土与外来文化之间的二元对立。帕丁顿熊来自遥远的南美洲森林,他历经艰难来到叔叔口中那个充满温情的大城市——伦敦。天真的帕丁顿以为他很容易就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生存下去,但现实却并不如他所愿。对伦敦城而言,帕丁顿熊是一个外来者,伦敦所代表的现代化的灯红酒绿的城市文化与帕丁顿熊的价值观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当他梦想中那个充满关爱、包容的伦敦形象破灭之后反而开始怀念在“老家”吃果酱面包的生活。作为一个外来者,一方面帕丁顿的内心异常脆弱,他孤独又脆弱,当他认为布朗一家不再愿意收留他之后默默地离开。另一方面,他坚韧而又执着,为了能够在露西婶婶生日送她一份礼物努力做着自己并不擅长的工作。为了能够在梦想中的伦敦安身立命,帕丁顿谨慎小心,主动向所有过路的行人脱帽致意,祈求获得这座陌生城市的关怀与接纳。他最终与布朗一家的关系变得非常融洽,获得了精神上的归属感。而存在于帕丁顿与伦敦城之间的两种不同文化之间的二元对立也随之消解。

其次,文化上的二元对立还表现在人们固有的文化偏见与新兴的文化之间的对立冲突。人们的认知和现有的生活之间会存在一种平衡,这种平衡依赖习惯得以保持。人们总是不乐于打破这种平衡,因而拒绝改变。对生活来说如此,对一些习惯事物的认知亦是如此。影片《疯狂动物城》构建了一个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和谐相处的乐园。小兔子朱迪就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作为兔子家族中的一员,她本应该像父母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过上“种胡萝卜”的普通生活,然而朱迪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她拒绝父母为她规划设计好的人生,立志要成为警察。虽然动物城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兔子不能做警察,但身体娇小、性格温和的兔子与固有印象中惩恶扬善、侠肝义胆的警察形象相去甚远。在动物城,警察的工作一般都由那些体型庞大、凶猛残暴的食肉动物担任。而兔子朱迪却梦想着成为警察,这在包括她父母在内的旁观者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朱迪却没有轻易放弃梦想,通过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成功破獲了动物城里的惊天阴谋,揪出企图控制动物城的幕后黑手成为当之无愧的英雄。正是因为在人们存在着某些固有的认知,对某些事物和某类人存在一定的认识偏差,才会导致事物的僵化。兔子难道就应该种胡萝卜、卖胡萝卜么?朱迪正是没有被这种传统的认知所局限,才能够在周围一片反对声和质疑的眼光中坚定梦想,并最终实现它。

二、不同人物之间的二元对立

在动画角色的性格塑造中往往使用二元对立的原则,往往会将影片中不同角色的性格加以对照,形成强烈反差,塑造成完全对立互补的性格,比如善良和阴险、勤奋与懒惰、美丽与丑恶,《白雪公主》中单纯善良的白雪公主与恶毒凶狠的继母、《公牛历险记》中热爱和平的费迪南德与凶猛好斗的瓦连特都体现出人物形象和人物性格之间的二元对立。

首先,电影《寻梦环游记》中的男主角米格尔对音乐异常热爱,但在家人眼里,音乐却是一种不祥的东西,整个家族都被音乐诅咒着,因而米格尔被禁止演奏音乐。而事实上家人之所以禁止米格尔演奏音乐却是因为一个巨大的阴谋。米格尔的曾祖父埃克托是一个怀有音乐梦想的人,为了实现梦想他选择暂时离开妻子和女儿,与朋友组建乐队踏上向远方追逐音乐梦想的道路。在经历了一系列成功与失败之后埃克托决定放弃梦想,回归家庭,却在临走的时候被他的队友德拉库斯毒死。德拉库斯不仅占有了埃克托的吉他,并且将埃克托的作品视为己有,最后凭借着埃克托的作品成为人人敬仰的歌王。埃克托也因此被视为没有责任感的男人,被家人误会着。在埃克托和德拉库斯身上体现着善与恶这对道德观念的二元对立。一个是痴迷音乐、怀揣梦想的音乐才子,一个是名利熏心、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邪恶之人,二人在人格本质上存在着鲜明的对比。影片的最后埃克托与家人团聚,解开了与家人的误会,而德拉库斯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大庭广众,身败名裂,他们各自的经历和结局表现出人类对善良美好的人性的认可与追求。正义与邪恶的二元对立叙事模式增强了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既惊险刺激又波澜壮阔。

其次,以影片《摇滚藏獒》为例,这仍然是一部以追寻音乐梦想为主题的动画电影。哥弟是一只热爱音乐的“看门狗”,在无意间听到摇滚猫王的音乐备受鼓舞,毅然决然地决定抛弃自己“看门狗”的身份,踏上追寻音乐的梦想。在与父亲产生冲突之后离开家,独自一人来到大城市,经历种种磨难,最后完成音乐梦想。影片通过梦想与现实的二元对立,将哥弟追寻音乐梦想的过程建构为缥缈的梦想与残酷的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突出了坚守梦想、坚定信念的重要性,通过扭转、否定家人对“凭借艺术谋生”是行不通的这种刻板印象来凸显梦想的重要性和合理性。

三、动画角色塑造中二元对立形成原因

二元对立是动画电影使用频率最高、发展最为成熟的叙事方式,它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结构清晰明了、易于观赏等等,这些优点以及动画电影特殊的受众人群是动画角色塑造中二元对立形成的重要原因。

首先,动画电影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是由动画电影独特的审美特征决定的。与爱情电影、科幻电影等电影类型不同,趣味性、娱乐性较强是动画电影主要的审美特征。这种独特的类型电影就决定了影片不适用那种繁复的、复杂的、多主线的叙事模式。动画电影都有着类似的叙事结构,不管动画电影的过程是悲剧还是喜剧,但大多数以幸福美满的大团圆式结局告终。坏人、非正义力量受到惩罚,善良的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收尾。这种简单的叙事模式中就包含着鲜明的二元对立结构,即正义与非正义、善良与邪恶之间的二元对立。例如在根据莎士比亚《王子复仇记》改编的《狮子王》(1994)中,辛巴从小就在父亲木法沙的疼爱下长大,在父亲的教导下,辛巴本应成为一个未来国王。叔父刀疤为了篡夺王位和诱使木法沙前来营救辛巴,导致了木法沙的死亡。辛巴长久以来陷在自己害死父亲的愧疚中无可自拔。最后在辛巴犹豫是否要回去复仇时,是星空中父亲的幻像鼓舞了辛巴。辛巴与刀疤之间的二元对立,使观众不用费心地分析剧情,转而专注于影片细腻的情感发展和幽默欢乐的片段中,放松地欣赏整个影片。

其次,动画电影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是由其特殊的受众群体决定的。观众定位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影片的形式、风格和主要内容。动画电影以青少年为主要受众,碍于特殊的年龄、知识水平、身份范围等等,动画电影的叙事内容不宜过于复杂,人物性格也不宜过于多面化。二元对立的人物塑造简洁清晰,易于观众理解,特别适应动画电影主要受众人群的欣赏趣味,容易被青少年为主的受众所接受,产生情感的共鸣。如,国产动画电影《豆福传》中,就塑造了势不两立的“黄豆”和“黑豆”的豆子族群。豆腐镇中的豆福一心修炼仙术,不顾他人的白眼和嘲笑,与豆福青梅竹马的豆香也阻止未果。在豆福被关入精神病院之后,豆福认识了神神叨叨的神经豆,在神經豆的指点下穿墙而出,前去刘安的登仙之地。在豆福自以为升仙成功后,却发现原来一切都与外星人黑豆族有关,豆香、刘安等都被黑豆们囚禁了起来。为了族人,豆福与黑豆们展开了决战,并最终取得了胜利。豆香甚至为了豆福而牺牲了生命。在胜利之后,豆福在豆腐镇上定居下来,将豆香化成的种子种在泥土里,以这样的方式继续陪伴心爱的豆香。可以看出,豆福是黄豆的代表,而外星人黑豆则是他的对立面。这种势如水火的二元对立,使影片的矛盾冲突更为激烈,青少年也更加喜欢有情有义有坚持的正派英雄豆福。

尽管大多数动画电影使用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来处理人物关系和电影主题,致使剧情过于简单化,容易给观众带来千篇一律的审美疲劳。但这种叙事模式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毫无疑问“二元对立”与动画电影经过时间的磨合已经形成一种非常成熟的叙事模式,产生一种独特的审美风格。

参考文献:

[1]张连军,郭惠玲.二元对立视角下人物角色的建构——以电视剧《传奇大掌柜》为例[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6(07):55-57.

[2]孙立军,马华著.美国迪士尼动画研究[M].北京:京华出版社,2008.

[3][美]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大卫·麦肯纳.编剧备忘录:故事结构和角色的秘密[M].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0.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