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论格雷马斯模式下的《水形物语》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8:45 论文作者:佚名

朱琳娜

【摘 要】格雷马斯是法国著名结构主义语言学家,其“符号矩阵”是结构主义重要的理论之一,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不久前斩获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水形物语》饱受热议。本文主要以格雷马斯“符号矩阵”与其叙事语法理论为基础,通过对该电影进行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分析,从而对电影的主题意义有更好更深的理解与把握。

【关键词】《水形物语》;格雷马斯;符号矩阵;叙事语法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4-0100-02

电影《水形物语》由西班牙鬼才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自去年威尼斯电影节捧得金狮奖等多项重量级奖项后,于今年成功摘得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桂冠。整部电影无论是镜头、调色还是故事,都算得上是好莱坞的佳作。

其故事主要讲述一位身为实验室清洁工的哑女伊莉莎在工作环境中偶然相遇被美国军方捕获的特殊生物——水陆两栖人,原本两个世界的他们因彼此孤独的心理感应,产生了人兽恋,经过波折磨难与友人相助终获爱情自由。

其中观众热议的部分正是电影故事本身,多数人认为,《水形物语》仅仅讲述了一个浪漫而充满套路的童话故事,再加上美苏冷战背景,剧情矛盾虽不断升级,紧张气氛层层递进,但爱情依旧有增无减,从而形成了一部不真实、难以接受的暗黑童话。这也正是好莱坞多数电影通病,即“出于商业的考虑而并非对真理召唤的回应,而强加上一条光明的尾巴。”[1]

本文运用格雷马斯叙事语法理论及符号矩阵,对《水形物语》进行表层与深层结构分析,通过叙事语法清晰梳理故事的整体结构,从而为影片中人物的行动作出良好解释,再由符号矩阵深度分析人物关系,发掘被深化的主题意义。

一、格雷马斯叙事话语及符号矩阵理论

格雷马斯受俄国文论家普洛普影响,提出三组对立的行动元模式,即“主体与客体”“发者和受者”“对手和帮手”。[2]前二组是故事必要的对立关系,它们能构成合理故事,后一组的加入则丰富了故事冲突,这三组关系几乎涵盖了所有故事里的所有人物。而在此基础上,格雷马斯将行动模态划分为四个方面,即“产生欲望”“具备能力”“实现目标”“得到奖赏”[2],这也充分解释了《水形物语》故事中人物行动的功能原因。

“格雷马斯受索绪尔与雅各布逊关于语言二元对立的基本结构研究的影响,认为人们所接触的‘意义,产生于‘语义素单位之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分两组:实体与实体的对立面、实体与对实体的否定。”[2]基于这一理论基础,他进一步补充扩展从而提出了符号矩阵模式,在这一模式中,设立一项为X,它的对立方为反X,还有一项是与X矛盾但并不一定形成对立的非X,最后一项是与反X形成矛盾对立关系的非反X,如图1所示。

图1 格雷马斯符号矩阵

据图1可知,格雷马斯符号矩阵表现的主要是X与反X之间的对立关系,但一个优秀故事仅靠二元对立难以形成深层冲突与层层碰撞,于是产生了非X与非反X。当这二者也各自展开后,故事才算丰富完整地展现出来。而在这一矩阵下我们能清晰看到人物之间的关系,更好分析人物所蕴含的深层意蕴。

二、《水形物语》表层结构分析

第一部分:伊莉莎幼年因伤而哑,无法与世界正常对话,一直孤独而重复地过着单调的生活。

第二部分:能与伊莉莎用手语对话的唯一两位好友出现,这两位同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第三部分:伊莉莎遇见水陆两栖人,与其心心相惜且产生深厚爱情,化身科学家的苏联间谍目睹一切,帮助伊莉莎拯救即将被美国和苏联军方都想杀死的两栖人。

第四部分:伊莉莎不舍放生水陆两栖人,两栖人失去需要的水源日渐虚弱。

第五部分:伊莉莎放生时中枪,与水陆两栖人双双入水,复生后与两栖人在水中获得爱情自由。

根据格雷马斯表层结构中的四个阶段分析,首先,“产生欲望”对应故事内容的第一部分,伊莉莎因不能说话无法被社会完全接纳,身边仅有的两位懂得她手语的朋友,一位是黑人女同事,另一位是同性恋男邻居。这两位都无法给伊莉莎带来她内心渴求的灵肉合一的爱情。其次“具备能力”,对应第二部分,两位朋友及苏联间谍在伊莉莎帮助两栖人逃跑时起到不同程度的作用,他们作为辅助者成为伊莉莎拥有爱情的一种能力。 “实现目标”属于第三部分,伊莉莎与两栖人产生共鸣,彼此身份上的认同拉近了二者的距离,他们陷入了正常的热恋之中。

实现目标并不意味着故事结束,又经历了第四部分的转折,这也为最后得到奖赏作铺垫。伊莉莎与两栖人的关系不断升温,但不得不面临分离,伊莉莎最终为了两栖人能活下去而选择放生他。

最后则是“得到奖赏”阶段,伊莉莎放生两栖人之前不幸中枪,本应中枪而死的她与两栖人双双入水,两栖人利用超能力复活了伊莉莎,伊莉莎幼年的伤疤化作鱼鳃,她在水中获得呼吸,两人相拥而吻,水成了他们自由生存空间。

通过以上故事内容的划分,我们可找出叙事结构中的三组关系六个行动位分别代表的人物,即主体为女主角;客体为寻求理解,追求爱情上的灵肉合一;发送者为水陆两栖人;接受者为女主角;辅助者为黑人女同事、同性恋邻居,以及蘇联间谍科学家;反对者为美国军方代表人斯特里格兰上校及苏联军方。

三、《水形物语》深层结构分析

“格雷马斯在叙述深层结构时,引入了‘符号学矩阵概念。该矩阵是具有逻辑—语义特征的意指结构的组织形式。”[3]由此在符号矩阵中能更清晰地看到以上六个行动位的关系,如图2所示。

图2《水形物语》中的符号矩阵

(一)X与反X。X与反X在故事中呈现对立关系,斯特里格兰上校在研究室内用他专属电棍对两栖人施暴,同时对伊莉莎进行性骚扰,表现出他内心对力量与男权的无限迷恋。这正是二战后,冷战时期美国中产阶级对自身力量的盲目自信,同时对自身身份权利的捍卫反而使他们选择用暴力强权去压迫处于弱势边缘的小人物,同时苏联克格勃组织为了政治目的要毁灭两栖人。

这是温情的正义与残暴的邪恶之间的较量,水陆两栖人本是拥有神力且供人敬仰的图腾,却被文明城市的人认作肮脏无用之物,这一身份犹如伊莉莎本人,看似与这个世界的健全人存在差距,却比他们的内心更加充满善意与坚定的力量。正与反,善与恶的对抗,好人一方最终以坚定的意志与爱的力量获得对抗胜利。

(二)X与非X。X与非X之间存在补充关系,黑人女清洁工与同性恋邻居均受到社会不同程度的压迫与冷眼,他们孤独的内心能接近伊莉莎与水陆两栖人,于是他们团结在一起,在迪米特里的帮助下,从研究中心营救出两栖人。他们代表孤独世界里互相拥抱的边缘人物,彼此能打开心门获得真正的怜惜与关爱。冷战时期,人与人的关系走向冷漠,他们虽被社会挤至边缘生存,却能深刻知晓彼此心事,达到心灵上的完全契合,反而超越了社会大多数人的人际关系。

(三)X与非反X。X与非反X之间存在矛盾关系,但并不真正对立。科学家身份的苏联间谍迪米特里非善非恶,他的双重身份对两栖人有巨大威胁,是能够毁灭圣灵的关键实施者,而他内心中显出的正义一面帮助了伊莉莎与两栖人逃离。这说明一方面他内心有对科学追求而产生的无政府主义信念,另一方面受迫于美苏两国政府而进行残害圣灵的工作,难以真正做到自由逃离。

(四)反X与非反X。反X与非反X之间存在补充关系,科学家迪米特里同时隶属于两国政府,且正是冷战期间对立国,虽未正面交锋,却都具有好战的狭隘民族主义特质,他站在残暴与战争的一面,但更多是处于不逃离只逃避的状态。

他与斯特里格兰无疑都是孤独的逃避与掩饰者,斯特里格兰虽有看似强硬的外表、温馨的家庭与丰富的财产,却时常需要咀嚼水果糖来抑制内心的焦虑恐惧。他外表越是坚硬,内心则越是柔软孤独,他缺乏周围同事上司甚至家人的关心,这些人对他的期待与要求胜于对他的关心理解。而迪米特里的间谍身份使他处于孤寂状态,他不忍打破内心对科研的坚守,这份孤寂恰是他难以言说的部分。

二人虽内心孤独,却因自身身份,不断掩藏孤寂,强装坚强镇定,努力捍卫高贵身份,反而是刚者易折,极易被摧毁。

四、《水形物语》的主题解读

(一)对战争的抗议。故事背景定位于美苏冷战时期,这一时期的设定并非导演无意为之,它对情节的推动与深化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冷战看似是“冷”,实则暗流涌动,而战争时期的民众往往都处于自我保护状态,对外界安全感的缺失使他们内心的孤寂难以言说,反而通过盲目自信来掩饰孤独。

影片中的斯特里格兰作为美国当时受到压抑的中产阶级代表,看似光鲜的生活下是冷漠和缺乏理解,同时迪米特里高级知识分子的身份因两国政府的交锋而成为政治的棋子。

他们虽同样是反抗正义的一方,但都是战争的牺牲品。故事展现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孤寂内心与缺乏沟通的冷漠状态,对战争的批判与对理解的呼唤是《水形物语》完美的童话表达。

(二)对边缘群体的关心。哑女、同性恋、女性、黑人、间谍、两栖怪人,这些人属于弱势边缘群体。我们对功利的追逐忽视了对周围弱势群体的深切关注。如今钱本位的思想依旧在大众价值观中根深蒂固,大家對物质过分追求而缺乏对精神的关注。

《水形物语》将这些边缘化的个人汇集于故事之中,既关注他们个人命运的发展,也展现这一群体的生存状态,使大众能够更加深入了解他们看似冷漠禁欲的外表之下,实则有一颗渴望被理解的孤寂内心,体现出了深切的人文关怀。

参考文献:

[1]罗伯特·麦基.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M].周铁东译.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6.

[2]邱运华.文学批评方法与案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83,185.

[3]车永玲.《海的女儿》格雷马斯叙事语法分析[J].文学界(理论版), 2010(06).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