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浅谈广东汉剧小戏《阴阳河》表演构架与特点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8:59 论文作者:佚名

嵇兵

【摘 要】《阴阳河》是一出集青衣、花旦行以唱、念、做、舞、技巧兼备的传统小戏。主要特点是“扁担功”技巧,因老版本有不健康内容遭禁演,几十年来没有出现在舞台上。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广东汉剧移植了该剧,由中国戏曲学院对该剧进行了全面构思和重新编写后增进和丰富了人物复杂的思想感情,使此剧从内容到表演均有了新的突破,剧情和人物的发展更趋合理。再加上广东汉剧地方戏的特点,如同破茧化蝶一般,将禁演剧目变成一出难得的好戏。

【关键词】构架;扁担功;传统戏;濒危;特点

中图分类号:J82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4-0035-02

在浩翰的戏曲历史长河里传承了无数的传统折子戏,这些剧目经过一代代艺术家千锤百炼的打磨,流传至今的都是有内涵、需功力的浓缩精品。小戏《阴阳河》即是其中的一折,这出戏秦腔、京剧、淮剧等剧种有传演,虽有不同版本,但其面貌却与昔日旧戏班有着千差万别。《阴阳河》是一出女性鬼魂形象的戏,老一辈京剧表演艺术家(筱翠花)于连泉先生长演剧目之一,原剧着“跷”应功花旦,多见鬼步舞蹈,以挑水“扁担功”技巧为特色、特点,该戏内容讲叙山西代州商人张茂深,将往四川经商。与妻李桂莲饮赏中秋,醉后即在月下交欢,以是秽犯月宫。未几张茂深出门,李桂莲即得暴疾,失魂三月,盖为鬼府所勾摄也。张茂深抵四川,一日信步至阴阳界口,见妻在河边担水甚苦,大疑。回店间问诸逆旅主人,主人告以此妇名李桂莲,已嫁鬼役,即居河畔。张茂深念知果妻,哀痛欲绝,因再往寻之。叩门入,夫妻相遇,悲愕万状。正抱持痛哭,忽鬼役归,见之大怒。李桂莲讳之为兄,并以他语给之,鬼役始释然,并置酒款待。席间,鬼役言有公事将往代州,张茂深乃托道之归。这样的剧目由于存在着许多不健康的内容和情节,上世纪五十年代即遭禁演。再加上“扁担功”难练,几十年来再也没有出现在舞台上。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广东汉剧移植了该剧,而移植前中国戏曲学院对该剧进行了全面构思和重新编写,去掉老本中不健康的内容和情节,增进和丰富了人物复杂的思想感情,使此剧从内容到表演均有了新的突破,剧情和人物的发展更趋合理。这出戏所塑造的李桂莲,既不是复仇的厉鬼,也非屈死压抑的冤魂;它通过三个年青人的感情纠葛、人性与爱情的冲突,展现了另一种风格的人与鬼的故事。这出戏再加上广东汉剧地方戏的特色特点,如同破茧化蝶一般,将禁演剧目演变成一出难得的好戏。既是好戏,必将有独到之处。这里想从它的表演构架与特点来谈谈几点感受。

一、剧本是奠定表演构架、形式变化的绝对因素与基础。由此,先了解重新编写后的剧本讲叙:“山西代州人张茂才与李桂莲相爱,张茂才去四川经商,二人约定三年后成亲,桂莲苦守等到三年只差三天,张茂才仍未回来,此时李桂莲被邻人贾成喜诱至其家饮酒,酒后情动失身,桂莲悔恨不已,三天后张茂才按期而归,更使桂莲不知如何做人。一时情急,投河自尽为鬼,桂莲魂游至阴阳河将生前之情向土地神说明,土地神念其旧情未了,许她在阴阳河挑水百日,等待对她有真情的人到来救她,则可以情感天地,还阳做人,使有情人终成眷属。”从文字看多出了贾成喜和土地神两个人物,与旧剧本有着天壤之别,剧中叙说的是一个人鬼情爱故事,阐述了人性的善良、丑恶和李桂莲人物的复杂心情,以及人生因果报应。是具有寓教于乐之社会现实意义的题材。告诫人们善良不可欺,丑恶有报应,剧中贾成喜即丑恶的化身,最终轮为鬼被罚在阴阳河挑水的下场。

二、根据新的剧本李桂莲这个人物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表演的形式由原来的花旦转变为青衣行当。穿着一身改良的白色古装裙,头戴白花球,两束绸带垂于膝下,虽是女鬼打扮但妩媚动人,一副楚楚可怜的少女形象。全剧分为上下两截,上半截是难演的独角戏,这段表演中集有唱、做、念、舞、鬼步、扁担功等多个技巧,也是该剧的精华部分,没有一定的基础很难把握,这也是能驾驭这出戏的门槛、难点之一。一般折子戏都是精华的提炼,折子戏中的独角表演则是卖弄“玩意”技巧的时候,这段表演安排了十多分钟的二簧慢板唱腔,同时扁担转换不能掉下来,绸带不能凌乱,实属不易了。唱舞中还闪回了花旦的“盼望”和“醉酒”表演,这种活泼的表现既体现人物此时此地的内心情感,更与青衣行形成较大反差,能将此表现到位,这就需要一个演员的表演功力,这样的表演形式也可称之为“花衫”。從结构来看,这段表演非常重要,着重宣染李桂莲的内心活动与独白。——对心仪的张茂才的愧疚,对贾成喜的怨恨,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深感自责和对美好爱情生活的追求与憧憬。这样的一段表演,人物思想感情复杂,表演上有多个层面,把阴阳河水和人物的唱、念、舞、技合理地糅为一体,使舞台变成一个流动的空间来展现李桂莲的动态美、流畅美。这样的开场表演构架显然是成功的。下半截的表演是在土地神的引领下,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交织在一起的过程。这时的李桂莲面对欺骗自己的贾成喜又怨又恨,面对张茂才回想青梅竹马孩提时在河边嬉戏的场景又喜又愧,三个人都有不同的心理节奏和思想感情,李桂莲面对两个“冤家”,喜怒哀乐啥都有了,戏到这个份上也特别好看。这段戏的结束,土地神设置了一个过奈何桥的场景,张茂才为了心爱的女人勇敢地跨过独木桥,剧中以“跪地走动连续甩战发”的技巧火爆而过,体现了真爱之心。贾成喜显然也是爱李桂莲的,居然连滚带爬也过了,只是心术不正,一厢情愿而已。土地神接过了桂莲的扁担交给贾成喜继续在阴阳河挑水,而成就了一对新人的重生。全剧取景于阴阳河边,一气呵成,比原来的老版本“投店”、“阴阳界”、“探宅”三个场景要精炼得多,这样的构架显得简洁、干净,揉合非常巧妙,是一出有份量的好戏。

三、文中提到的闪回,在全剧构架中分别以“盼望”、“醉酒”、“河边嬉戏”三个情景出现,用拍电影手法即为“蒙太奇”切换效果。但在传统戏中使用,而且转换自如、不露痕迹,实为不多见,这也是该剧结构的亮点之一。

四、要说特点,广东汉剧音乐的运用可算得上一个。全剧的音乐唱腔定为二簧板腔基调,二簧导板转慢板,李桂莲鬼魂飘渺而至,给人以阴间空灵之感,关键是广东汉剧音乐唱腔典雅、柔美,特别适合此时此地的人物思想感情,犹若一种牵挂使观众身临其境。剧中音乐处理大器,勇于创新,比如在闪回“醉酒”的伴奏音乐中采取四三拍的节奏,将人物酒醉情迷的状态衬托得十分到位。唱段中“投河一死丧黄泉”采用清唱的处理,尤显委婉、凄美。“阴阳河分两边”用的是小调转二簧大板,音乐欢快跳跃,将李桂莲挑水百日已满即将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的心情一下子就表现出来了。李桂莲和张茂才在河边嬉戏的闪回中唱的是二簧二六板,对唱中亲切、自然。这些音乐唱腔的细节处理,给剧目增添了色彩,整体音乐结构趋于合理,对剧中人物艺术形象的创造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五、“扁担功”是《阴阳河》新、老版本的代名词,这点毋庸置疑。剧中李桂莲有挑水桶的动作和技巧,都不是用双手来移转扁担和保持平衡,而是靠自己的双肩来变换扁担的位置,这种“扁担功”是该剧特定的舞蹈动作。看起来容易,练起来很难。演员在“圆场”中变换各种步法,表现人物在薄雾袅袅的环境中款款而来、飘飘而去,如同行云流水。这种功夫要掌握好须千锤百炼,“扁担功”应是该剧的重要特点之一了。

《阴阳河》这出戏难点大、起点高,能演的人不多,应属濒危剧目了。当今戏剧谋生存、求发展应与时俱进。继承传统应有创新,在剧目的发掘、整理中秉承“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思想,横向借鉴、纵向发展,戏剧才能有市场,有立锥之地。《阴阳河》的改编是老戏新演,在众多的传统戏中是个成功的例案,倍感欣慰。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