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全民阅读背景下学前儿童阅读推广:“5W”视角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9:10 论文作者:佚名

孙仲娜

【摘 要】近年来全民阅读渐渐成为我们社会的热门话题。学龄前阶段是阅读习惯养成的重要时期。英美等发达国家很早就开始重视学前儿童阅读的发展和推广,在我国,学前儿童阅读的推广工作尚处在起步阶段。本文借用形似拉斯韦尔的“5W”模式,从5个方面提出推广学前儿童阅读的建议,旨在激发学前儿童的阅读兴趣、培养学前儿童的阅读习惯。

【关键词】全民阅读;学前儿童;阅读推广;“5W”视角

中图分类号:G6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4-0163-02

一、问题的提出

阅读是运用语言文字来获取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并获得审美体验的活动,可帮助获取知识、增强体验、陶冶情操、提升修养。“全民阅读”一词最早出现在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议》里,并首次进入十八大报告。[1]此后,2014年至2016年全国人大会议连续三年将“倡导全民阅读”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在2018年3月初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提交《关于建立国家读书节,深化全民阅读的提案》。[2]可以说,“全民阅读”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与重视。

学前儿童阅读又称婴幼儿阅读、儿童早期阅读等,是指学龄前儿童凭借变化的色彩、图像、文字,或凭借成人生动地读讲,来理解低幼儿童读物内容的活动过程。[3]学前儿童阅读推广是指推动、促进学前儿童阅读的各种活动。国内学者们围绕幼儿阅读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如化慧等人指出,阅读不仅能够促进学前儿童情感、思维、想象力等发展,也与儿童日后的学业成绩密切相关。[4]戴薇从创设阅读环境、丰富阅读形式、开展阅读活动三个方面激发学前儿童阅读的兴趣[5],等等。

纵观现有研究发现,研究者多从学前儿童阅读价值、阅读兴趣、阅读环境等视角开展本体研究或微观研究,但缺乏有影响力的阅读推广研究。本文结合全民阅读时代背景,基于传播学中的“5W模式”,透视学前儿童阅读推广问题,并剖析实施学前儿童全民阅读的关键,为学前儿童阅读研究作些有益补充。

二、“5W”视角下的学前儿童阅读推广

(一)传播学中的“5W”模式

美国学者H.拉斯维尔于1948年在《传播社会中的结构与功能》论文中首次提出了构成传播过程的五种基本要素,并按照一定结构顺序将它们排列,形成了“5W模式”。这5个W分别是英语中五个疑问代词的第一个字母,即Who(谁)Says What(说了什么)In Which Channel(通过什么渠道)To Whom(向谁说)With What Effect(有什么效果)。[6]“5W”模式明确地将传播过程划分为5个部分或要素,有效地描述了传播过程,规定了传播学研究5个领域,并为其他学科研究提供分析框架,具有很强的指导与借鉴意义。

(二)“5W”模式对学前儿童阅读推广的启示

1.阅读主体(who read)——亲子阅读,师生共读。由于幼儿发展的特殊性,学前儿童阅读主体包括父母与幼儿、教师与幼儿;前者的阅读方式主要是亲子阅读,后者的阅读方式主要是师生共读。

对于尚未入园或已入幼儿园的学前儿童,父母每天抽出一段时间与孩子进行亲子阅读应该成为父母的责任和习惯。亲子阅读的过程中,家长可以提出一些与阅读文本相关、孩子又很感兴趣的问题让他们回答,这样有利于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发展孩子的语言能力和智力。

对于已入园的学前儿童,幼儿教师在陪孩子们阅读的时候,可以让孩子们了解一些借阅书籍的规则,教育孩子们要爱护图书及掌握正确的阅读方法,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在全国范围内,众多家长参与到亲子阅读中来,幼儿教师组织实施幼儿园阅读活动,让坚持阅读的幼儿和家长越来越多,这也刚好顺应了我国目前倡导全民参与阅读这项政策。

2.阅读材料(What to read )——明确分级学前儿童读物,鼓励研发高品质学前儿童读物。众所周知,在不同的年龄阶段,适合孩子阅读的材料和开展的读写活动应该是不同的,所以学前儿童阅读推广应该遵循分级阅读的原则。分级阅读指的是根据儿童在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和心理发育水平,为其提供科学的阅读计划,将儿童读物按照不同年龄进行分级,并制定儿童读物分级制。[7]在推广学前儿童阅读时,遵循分级阅读的原则,把最适合的书在最适合的时间提供给孩子阅读,这样可以更科学高效地促进学前儿童的身心发展,促成孩子良好阅读习惯的养成。

当前幼儿读物质量良莠不齐,政府应积极推动书目的研制工作。[8]为鼓励优秀儿童读物的创作,出版社可以有计划地遴选一批优秀幼儿读物选题,组织一批优秀幼儿教育专家编纂出版。在全民阅读的大背景下,使儿童读书分级明确化,鼓励研发高质量儿童读物的政策和措施,将会大大促进我国学前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顺利开展。

3.阅读场所(Where to read)——拓展阅读场所,加大对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服务的宣传力度。当前学前儿童閱读的场所主要为家庭和幼儿园 。笔者认为,在“全民阅读”的大背景下,幼儿阅读的场所需要进一步拓展,需要发挥公共图书馆的社会服务职能。绝大多数公共图书馆都设有少儿馆,专门为幼儿提供阅读服务。然而,有关调查显示,民众对公共图书馆的少儿馆知之甚少,尤其是在中小城市。究其原因,在于图书馆对学前儿童阅读服务宣传力度不够,社会影响力没有体现出来。鉴于此,政府职能部门应借助当地媒体,对学前儿童阅读服务及阅读环境进行大力宣传,让民众了解当地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和职能,让公共图书馆在推进全民阅读的大潮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4.阅读介质(which channel)——以纸质阅读为基础和主体,以电子阅读为辅助和补充。从阅读介质的角度划分,阅读可分为纸质阅读和电子阅读两种形式。纸质阅读是以纸张为载体的阅读方式;电子阅读是基于微信、微博、电子书、网络出版、移动阅读、电子书包等新媒体进行阅读。两种阅读方式各有利弊,纸质阅读能让孩子体会到精细的文字描述,电子阅读具有成本低、携带方便、获取资源方便和实时更新快的特点。作为学前儿童阅读的引导者,家长要和孩子一起坚守正确的阅读观和媒体使用观,“在时间上尽可能简短,媒体元素尽可能简洁,不能增加幼儿的认知负荷,更不能剥夺对幼儿感觉器官的综合训练。”[9]做到以纸质阅读方式为基础和主体,同时也要能够接受数字技术,让电子阅读在推广学前儿童阅读时发挥其辅助和补充功能。

5.阅读效果(What effect)——达成学前儿童阅读活动的长效性和常态化。 当前的幼儿阅读存在过于“关注书面词语的解释,关注幼儿是否会运用某个句型,关注推理能力的发展”等现象,这其实是幼儿教育“小学化、知识化”的倾向,属幼儿阅读的异化。事实上,幼儿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发展任务。《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曾提到“培养幼儿良好的阅读兴趣和习惯”,因此,在评估幼儿阅读效果问题时,我们应遵循幼儿教育规律和正确的价值取向,以“激发幼儿阅读兴趣,培养幼儿阅读习惯,完善幼儿情感体验”为旨归,注重幼儿阅读活动的长效性和常态化。

三、全民阅读背景下学前儿童阅读的关键

(一)唤起家长的亲子阅读意识

鉴于幼儿身心发展的特殊性,家长的阅读意识成为制约幼儿阅读活动实施的一个重要因素。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忙”成了家长的基本状态,不能坚持每天抽出一点时间陪孩子阅读。这与父母对亲子阅读的错误认知有关。很多家长认为,待幼儿认字后再阅读不迟。事实上,有专家曾指出,“0-3岁是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和学习习惯的关键阶段。”[10]美国甚至推行“从出生就阅读”的计划。[11]因此,家长务必要树立正确的亲子阅读观,认识到亲子阅读对于幼儿成长的重要性。倘若每个家庭均有良好的阅读环境,“全民阅读”必能早日实现。

(二)加强幼儿园与教育机构的联合

当前幼儿阅读书籍主要来源有以下几种渠道,其一,父母购买;其二,从幼儿园图书馆借阅;其三,从公共图书馆借阅;其四,去书店“蹭读”。其中最经济实惠、方便可行的方法莫过于从幼儿园图书馆借阅。然而,由于资金、人员和管理等原因,并非所有幼儿园都建有自己的图书馆。在此背景下,幼儿园与教育机构进行联合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例如,幼儿园提供图书借阅场所,教育机构提供图书管理与服务,幼儿通过付费享受图书借阅服务等。当然,如果有政策扶持或资金支持,双方的合作会更顺畅。幼儿园和教育机构的通力合作,无疑为幼儿全民阅读提供了物质保障。

(三)加强对农村落后地区幼儿阅读的精准帮扶

“全民阅读”强调阅读主体的“全民性”。受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等影响,我国教育发展失衡现象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在家长知识文化水平、幼儿师资水平、优质资源供给水平等方面,农村落后地区无法与城市相比。为此,笔者建议,要依托国家精准扶贫政策,通过预拨专项经费建设村级图书室、购置幼儿读物等方式帮助农村落后地区幼儿养成阅读的习惯;通过对有一定知识基础的家长进行教育培训,改善家长的阅读意识和阅读能力;对于留守儿童,可通过聘请农村幼儿教師对他们进行额外辅导。总之,农村幼儿阅读习惯的养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结语

现在正处于全民阅读和多元化阅读的新阅读时代,家长和幼儿园教师需要对学前儿童进行正确引导和指导,和孩子一起阅读,让孩子从小爱上阅读,养成阅读的好习惯。改善国民阅读状况从学前儿童抓起,愿各位乘着“全民阅读”这趟列车,和孩子一起享受阅读的美好时光。

参考文献:

[1]聂震宁.国民阅读的状况与全民阅读的意义[J].现代出版,2015(1):5-10.

[2] [8]朱永新.关于建立国家读书节,深化全民阅读的提案[Z].上海:澎湃新闻,2018.

[3] [4] [7]化慧,沙振江.学前儿童阅读推广的十大原则[J].图书情报研究,2016,(4):51-54+75.

[5]戴薇.幼儿早期阅读兴趣的激发策略[J].学前教育研究,2017,(4):70-72.

[6]张蔚.中国书店落地海外文化“走出去”新路径——以浙江出版联合集团“走出去”为例[J].出版广角,2018,(01):53-55.

[9]郝兆杰,梁芳芳,肖琼玉.幼儿园教学活动中信息技术应用现状分析[J].学前教育研究,2014,(11):35-41.

[10]王永亮.电子书传播文化平台探索—以亚马逊Kindle营销为例[J].出版广角,2017,(21):60-62.

[11]张利娜.国内幼儿阅读状况、突出问题及促进措施研究[J].图书馆,2015,(5):97-101.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