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传统伦理观视角下的《红楼梦》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9:37 论文作者:佚名

张佳敏

【摘 要】文章首先阐释了《红楼梦》和伦理观之间的联系,进而通过论述传统伦理观视角下的红楼人物贾政——一个典型的封建社会下的男子,分析他是如何遵循那个时代下的传统伦理观念,以促进我国现代社会对正确伦理观的重视和优秀传统伦理观的传播,树立中国文化自信,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关键词】《红楼梦》;传统伦理观;贾政

中图分类号:I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14-0220-02

一、《红楼梦》与伦理观

诞生于清代乾隆年间的《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小说,而这部作品中处处蕴含着“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我国传统伦理观的内容。这部作品深刻映射出当时社会下传统伦理观的温情和残酷,在抨击传统伦理观中泯灭人性的同时也大大促进了我国优秀传统伦理观的传播和发展。

(一)中国伦理思想发展脉络

我国伦理思想的发展脉络大致如此:从先秦到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伦理思想的发端,以及封建伦理思想取代奴隶主阶段伦理思想的阶段。到明清时期,封建伦理思想经历了发展、演变、成熟以至没落的阶段。鸦片战争后,中国资产阶级伦理思想开始在中国近代伦理思想史上崭露头角。

(二)贾政的代表性

曹雪芹的《红楼梦》写于十八世纪中叶,当时闭关锁国的国策使得清朝一直以天朝上国自居,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却不知封建社会末期的社会矛盾已然发酵,封建王朝已经开始走向了穷途末路。

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总共当了58年的江宁织造,受到皇家宠爱,曾四次接驾。后来曹家被抄,举家迁往北京。之后的生活更加凄惨,他移居北郊的晚年生活更是到了“举家食粥”的境地。《红楼梦》一书是曹雪芹破产倾家之后,在贫困之中创作的。因此,该书蕴含着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本文将从三纲五常的角度在曹雪芹对“贾政”这个角色的刻画中寻找中国传统伦理观念在这个潦倒的文人、曾经的贵族身上留下的烙印。

(三)“三纲”的含义及其与贾政的对应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是朱熹明确提出来的。在《红楼梦》中,元春作为皇帝的妃子,无疑成为君的代表。而贾母作为贾政唯一的直系长辈,也成为父亲的影子。宝玉则是贾政“不成器”的儿子。王夫人与贾政更是典型的夫妻关系。贾政虽然不是《红楼梦》中最重要的人物,但是一个有血有肉,伦理关系最为丰满的“支架性”人物。

二、“三纲”之下的贾政

(一)君为臣纲——作为臣子的贾政

封建社会秉持皇帝之命“受之于天”的理念,因而皇帝是封建社会的最高权威。小说中贾家被描写成贵族,因先祖建了军功而受封,但这并不能减少贾家对皇权的畏惧。如贾政生日当天,贾府上下听到街道门吏报道:“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特来降旨。”便吓得不知所措,启中门跪接……元妃省亲日,贾家一干人等皆“按品大妆”,却只等来了太监“还早着呢”的应答。如果说这是对皇权的畏惧,那么后来元春省亲时,元妃与贾政的对话所体现的则是作者对皇权的讥讽和贾家面对皇权的丝毫不敢逾越——贾政亦含泪启道:“臣草芥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赐天恩……”贾妃亦嘱以“国事宜勤,暇时保养,切勿记念。”这几句话活脱脱描写出一个无比尊贵却没有人身自由,感受不到家庭溫暖的“薄命”女性,充分显现出了她内心的孤独与无奈。

讥讽是作者写出来的,但是对于贾政来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入世心态却是真的。他和元春的对话无不体现着一个臣子对皇帝的赤诚。

(二)父为子纲

“孝”从孔子时代被提出,后来被曾子解释为一个独立的理论系统,而后在《孝经》中,“孝”又成为了兼有政治和文化功能的理论体系。随着封建社会将儒家思想作为政治统治工具,“父慈子孝”也逐渐成为了父子关系的典范。

1.父为子纲——作为人子的贾政。作为儿子的贾政,对母亲的“孝意”在文中屡见不鲜。衔玉而生的宝玉本来被认为是“天降贵子”,而“抓周”时的宝玉唯取脂粉钗环,贾政因而对其大失所望,从此便不大喜欢。但贾母将对儿子的爱隔代转移到了宝贝孙子——宝玉身上。这也为以后描写贾政对宝玉的“厌”、贾母对宝玉的“护”埋下了伏笔。

《红楼梦》第十三回,贾政终于对宝玉大打出手,但还是因为母亲的到场和阻拦以跪地认错告终。为了维护宝玉不受父亲的“欺负”,贾母限制了贾政召见宝玉的权利。这些“顺从”都体现着贾政内心对母亲权威的承认。

元宵节时,性情耿直、严肃清高的贾政猜灯谜为贾母取乐的经典场景,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体现了他希望给母亲带来快乐的心意。贾母与众小辈节日里猜灯谜正高兴,散朝之后的贾政也特意前来欲与母亲及子女们同享天伦之乐。他在文中所言:“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故也备了彩礼酒席,特来入会。何疼孙子孙女之心,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这大概是趁着节日气氛的烘托而表露的真心话吧。被逗乐的贾母内心也该是暖洋洋的,猜谜中又罚又赏,对“作弊”猜对谜底的母亲“马上奉承”,这一来一回也表现出贾政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表现对母亲的“孝意”。

2.父为子纲——作为父亲的贾政。贾政作为父亲的形象,总因为其“严酷无情”而受到广泛批评。如果抛开我们的刻板印象,认真剖析原文,就会发现,贾政作为父亲的形象,有流于表面的“严”,也有溢于内心的“慈”。描写了一个封建末期力不从心、内心矛盾的真实的父亲形象。

贾政之“严”大多流于表面,而且是因爱而严。之前所述贾政对宝玉的厌,也正是因为宝玉的任性和顽劣。很多人都只看到贾政的“厌”,而忽略了他的“爱”。因为恨铁不成钢而打了宝玉之后哭泣的贾政,这是多么鲜明的对儿子爱恨交加的父亲形象!在封建社会,走向权利和财富顶峰的方法唯有积极入世,因此面对消极怠世的宝玉,父亲是因爱生厌。原文描述道:“贾政举目看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这也是一个父亲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中秋聚会,玩击鼓传花的游戏,贾政不仅对宝玉和贾兰的诗作大加奖励,就是对贾环的诗也心有赞赏(《红楼梦》第七十七回)。

不仅对宝玉如此,贾政对其他儿女也一样。得知女儿元春病重和去世的消息,贾政悲痛万分,这也是无比真实和感人的。而且,贾政对他和赵姨娘所生之女探春的婚事也是以探春的幸福作为衡量标准。此外,贾政对孙子贾兰也多关爱有加,表现出了一个祖辈该有的慈爱。这一幕幕,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真心实意疼爱儿女,为儿女谋幸福的父亲形象。

贾政对宝玉考取功名的要求,也遭到了很多研究者的不理解和批判,且被上升到了腐朽的封建主义者与有新思想新追求的改革创新者之间的矛盾。这种“父与子”的矛盾主要是由于贾政的思想被桎梏在封建等级制度打造的平台中,认为只有在这个平台上完成晋升才能光宗耀祖,而宝玉想自由地凭心而活。这在当今社会仍有借鉴意义,如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仍然是深入人心的,希望子女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对子女要求苛刻的父母,因为孩子贪玩而打骂孩子的父母,在当今社会仍屡见不鲜。如此看来,我们对贾政的所作所为,应该换一个角度去理解,甚至还应该有一份敬意,因为这是一个不惜与母亲对抗来为儿子争取自己认为大义的父亲。

(三)夫为妻纲——作为丈夫的贾政

传统夫妇伦理包括夫妻、夫妾,甚至妻妾之间的关系。我们主要分析贾政和王夫人的夫妻关系。王夫人作为贾政的妻子,在《红楼梦》中描述颇多。夫妇相处的理想境界是夫义妇顺、相敬如宾,但是,在封建主义制度下的男权社会里,“妇顺”和“男尊”则被贯彻得尤为彻底。

在《红楼梦》中,贾政与王夫人之间的描述有很多。如第二十三回,贾政在王夫人房里议事,听到宝玉叫丫鬟袭人的名字大为不满,王夫人劝丈夫不要为这些小事生气,帮助宝玉脱身。这里体现了在封建制度下,贾政仍旧可以和妻子平心靜气的“议事”,甚至妻子可以劝说生气的丈夫。又如第三十三回,贾政痛打宝玉,前来劝阻的王夫人火上浇油,致使贾政打得更狠。贾政打宝玉的时候王夫人也只敢劝说,不敢阻拦,此处体现了封建制度下夫妻关系中男方为尊。因劝说无用,王夫人只得搬出老太太,甚至搬出夫妻情分来哭诉求情。此时此刻,暴打了宝玉的贾政不免心有不忍且有所动容,而后泪如雨下、停止鞭打等也是情理之中的。

作者对遵礼守法的贾政夫妻关系的描写也非常生动,一方面作为封建家长,他不会轻易听从夫人的劝告;另一方面又会因为妻子伤心的哭泣而稍有动容。这个刻画才能准确描述封建制度下的大丈夫在“礼与情”中的矛盾。

三、结语

中国封建道德观念体系的最高标准是“忠孝”二字。作为地道的从封建主义办学制度一路走来的人,贾政所学的是儒家经典,所信奉的是礼义廉耻。“忠孝节义”这一传统的纲常伦理是他一贯的行事标准。他对皇帝的忠,对祖辈的孝,对儿子的严,对妻子的礼,都体现了贾政非常规矩地遵循了他所认知的正统。

贾政站在封建正统的思想上,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尽管被很多人批判为封建社会的“卫道士”,他却始终遵循着自己的做人底线,坚持贯彻着自己的信仰。如今社会上缺少像贾政这样的人,在现代社会,有多少对国家不忠的人,为人子而不肖的人,对儿女不负责的人,以及对妻子拳脚相加的人。

重建和大力传播我国优秀传统伦理观念,树立中国文化自信,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是改善社会风气、提高人民幸福指数的重要手段。有时候,我们要也学学古人的“忠孝节义”。

参考文献:

[1]段江丽.《红楼梦》与中国传统家庭伦理[J].中国文化研究,2017(03):61-75.

[2]郭美华.传统伦理学的特质及其衰落——论蔡元培对中国古代伦理学的研究[J].学术界,2010,(03):42-50+261-266.

[3]袁学敏.《红楼梦》家庭关系解读[J].攀枝花学院学报,2014,31(06):39-42.

[4]白军芳.论贾政所处的尴尬历史坐标[J].红楼梦学刊,2011,(05):145-155.

[5]张小虎.论《红楼梦》中贾政的“严父”形象[J].甘肃高师学报,2009,14(04):12-15.

[6]贾穗.一个被曲解的人物——贾政[J].海南师院学报,1993,(02):1-8.

[7]朱引玉.论《红楼梦》的家庭伦理道德[J].南都学坛,2002,(02):44-48.

[8]吕立汉.封建末世正统文人的艺术写照——贾政形象试论[J].明清小说研究,1997,(01):243-252.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