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奥斯汀文学作品的女性叙述研究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9:40 论文作者:佚名

蔡婧宇

【摘 要】奥斯汀是英国著名作家,其作品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通过大量的叙述技巧,全面展开对女性的叙述。奥斯汀在作品中通过这些叙述手法,让读者能够对其中的人物和情节有全面了解。奥斯汀这种叙述方式不同于过去的男性叙事方式,其女性叙述方法充分表达出了女性的叙事权威,其作品不是以男人为中心的,而是充分大量体现女性思想。不仅如此,奥斯汀的作品能够让读者深入女性角色的内心世界,让读者与女主角之间能够产生互相同情理解的情感,读者通过阅读,自然会对其作品中女主角的价值观感到认可,这样进一步加强了女性叙述的权威。有人认为,女性叙述被叙述的方式所局限,也就是说女性叙述是需要技巧的。本文对奥斯汀文学作品的女性叙述展开分析研究。

【关键词】奥斯汀文学作品;女性叙述;分析研究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8)14-0232-01

奥斯汀是英国著名的女性作家,其作品总是以女性叙述为主,通过大量的叙述技巧,将女性的价值观和思想充分表达出来。奥斯汀的作品很多都与乡村有关,这和她本人的生活经历有关,其曾经在农村生活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奥斯汀的故事大多发生在乡村中。当时的社会是男尊女卑,奥斯汀却反常采用女性角度进行叙述,这种独特的写法方式,也为后来的女性文学奠定了重要基础。奥斯汀通过大量的叙述手法,充分展示女性的思想和价值观,让读者能够深刻理解和认同其作品中的女性思想,从而让作品中的女性叙述变得更具权威性,这种叙述手法是值得研究的。

一、《诺桑觉寺》中女性叙述的权威性

奥斯汀的《诺桑觉寺》,其在开篇部分就采用了一种坚决否定的嘲讽语调,给《诺桑觉寺》这部作品奠定了基调。奥斯汀在开篇就挑明了茉兰小时候并不为周围人所看重,因为茉兰当时的家庭在社会上的地位并不高,其父母普普通通,她并不具备为人所重视的因素,谁都想不到茉兰后来会成为女主角。表面上是对茉兰的讽刺,因为茉兰并没有父权传统,不过,奥斯汀的真实目的则是对当时人们的创作习惯的嘲讽,当时人们习惯将女主角的形象设置为美丽而优雅的,如同仙女一般。[1]《诺桑觉寺》中这种风格的叙事在前六章充分展现出来。这样也让奥斯汀的作品女性叙述风格相对强烈。奥斯汀的这部《诺桑觉寺》在创作之初并不顺利,这也让奥斯汀开始思考运用更多的叙述技巧来更好表达女性的思想观念,奥斯汀的这种行为就是为了提升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

二、奥斯汀作品女性侧面叙述方式

奥斯汀的小说通常让读者走入主角的内心,极大地拉近读者与主角的内心距离。这种叙述方式容易让读者对女主角产生代入感和深刻的认同感。更加利于奥斯汀通过女主角将女性思想观念传递给读者,并让读者接受。[2]奥斯汀运用侧面的语言,让读者主动走入女主角的内心,这样就让读者感受到其女性叙述的权威性。奥斯汀的这种叙述手法受到了很多女权主义作家的喜爱。

三、《傲慢与偏见》中女性焦点叙述方式

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将主角作为叙述的焦点,让读者进入到女主角的内心世界,从而更为深刻地体会女主角的情感思想。《傲慢与偏见》这部小说并非从一开始就让读者走入女主角的内心世界,在前部分的内容中,作者并没有选择某个人物作为叙述的焦点,而是让读者了解故事情节和人物特点,这样读者就能够对文中的人物有一个初步了解。《傲慢与偏见》前部分的叙述并不集中,用了很多篇幅来讲述纪颖和单戈莱的爱情,而伊丽莎白作为本书的女主角,她的爱情之路却并未真正展开。[3]随着情节的发展,奥斯汀开始将叙述焦点集中在伊丽莎白身上。之前花费大量文字讲述的纪颖,作者已经开始了冷处理,这也是这部作品的巨大转变。作者这时候更加注重对伊丽莎白内心世界的刻画,引导读者深入了解伊丽莎白的内心。

奥斯汀的作品都是以女性作为视角来进行叙述的。奥斯汀的故事都是以女主角作为叙事焦点的故事,这种叙述方式不同之前男性叙述方式,极大地展现出了女性主义思想。

四、结语

通过奥斯汀作品所表达的主题思想可以明显看出,其对于男女不平等是有所不满的,这也是奥斯汀在小说中强调男女平等这种观念的原因。奥斯汀本人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她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乡村。不同的生活环境让奥斯汀的思想观念与当时社会的主流观念格格不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思想观念,奥斯汀的作品中,很多故事情节都显得非常平淡,并没有进行大量渲染,即便如此,奥斯汀通过高超的叙述技巧充分展现了女性的思想观念,让其作品在平凡中显得不平凡。

奧斯汀的作品与现在的女权主义作家的作品相比,虽然女性意识并不强烈,但其为后面的女性叙述作了重要铺垫,为世界文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1]陈彦华. 奥斯汀文学作品的女性叙述剖析[J]. 学术交流,2013,(04):202-205.

[2]刘惠良.女性叙述策略与女性作者权威[D].中南大学,2011.

[3]Rebecca Kenseh Madaki. 简·奥斯汀小说女性“纯洁”的文本呈现与象征表达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4.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