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古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笔下的老人生存状态解读

所属栏目:戏剧与影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49:47 论文作者:佚名

赵山花

【摘 要】阿里斯托芬是古希腊著名喜剧作家,他在戏剧作品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的老人形象,通过分析这些老人的境遇不仅加深了对古希腊老人生存状态认识,也为理解古希腊社会现实矛盾,揭示古希腊奴隶主民主制度的潜在危机提供视角。

【关键词】阿里斯托芬;老人;解读

中图分类号:J54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8)14-0010-03

阿里斯托芬生于公元前446—385年,是古希腊最著名喜剧家,生活在雅典由强盛转向衰弱的历史时期。他政治倾向鲜明,主张为希腊民族利益而战,主张财产平等,反对内战,反对不良社会现象。阿里斯托芬一生写了约44部作品,流传至今有11部,即《骑士》《马蜂》《云》《鸟》等,他写的看似是生活琐事,但其喜剧作品中通过塑造古希腊老人形象体现出其对雅典政治衰落担忧、对现实讽刺。

阿里斯托芬的著作颇丰,在他的作品中,他表达了自己最欣赏老人是马拉松的老兵,认为马拉松老兵所处时代是雅典民主辉煌年代,而他对亚西比德讽刺是为雅典民主传统呐喊;阿里斯托芬对《云》中苏格拉底和《地母节妇女》中欧里庇德斯描述,针对的则是所谓的新知识分子运动;《鸟》将雅典和群鸟在云中建立的乌托邦城市相比较;《蛙》讽刺了人们熟识的作家;《地母节妇女》《吕西斯忒拉忒》和《公民大会妇女》是关于女性的剧作;他在《马蜂》中表达了对农民、穷人甚至奴隶深切同情,怜惜他们受到政治煽动家欺骗。在阿里斯托芬的以上几部经典著作中,分别塑造了众多老人的形象如老太婆、老父亲等,笔者将对这些老人生存状态进行解读,以期使我们对古希腊的老人、古希腊社会有更全面认识。

一、老年妇女生存状态解读

阿里斯托芬对古希腊老人,特别是老年妇女描写细微、深刻,他在作品《地母节妇女》《公民大会父母》《吕西斯特拉塔》《财神》等中刻画形形色色的老年妇女的生存状态,这些老年妇女大多处于被世人唾弃、遭受社会抛弃生存状态。

在阿里斯托芬笔下,老年妇女通常被描述为丑陋、滑稽、酗酒、粗俗、淫荡的形象。在《公民大会妇女》中,他描写了几个丑陋老太婆争抢年轻人场面。第一个老太婆说:“你在敲我的房门。”年轻人回答道:“死亡远比你甜蜜。”老太婆接着问道:“你为什么带着火炬来。”“因為我要去安那菲利斯提亚找个男人。”①年轻人的意思是宁愿找个男人都不愿意与老太婆在一起。年轻人向宙斯祈祷,并诅咒老太婆:“哦,传送者宙斯啊!看在您的份上,我承受的是多么悲惨的命运啊!我将跟那些恐怖怪兽为伴。我宁愿在门前被焚烧,顺便让这个老太婆在我的坟墓上,让她的脸涂满沥青,让她的腿灌满熔铅,让她变成葬礼中的墓灯。”②老太婆在年轻人眼中已完全成为了令人厌恶、诅咒的怪物了。

阿里斯托芬在《财神》剧目中,将“贫穷”比喻为一位老太婆。在他眼中,老年妇女已历经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这些老年妇女正如早已经枯萎的花朵,不能结出丰硕生命果实;她们就像贫瘠、不能生产出庄稼的土地一样,只会带来贫穷、痛苦和死亡。在《财神》的最后章节中,一位老年妇女不惜花费金钱取悦她年轻的情人,当年轻情人不再拜访时,她伤心欲绝。这些老年妇女因无法得到年轻情人关爱而遭到戏弄和嘲笑。

古希腊的妇女们特别是部分老年妇女,为了自己的声誉和权利敢于同不公平的社会现象抗争。在《吕西斯特剌图》中,妇女斗争的先行者就是一帮老年妇女,她们同男人一起并肩作战,顽强抵抗敌人进攻,占领了卫城。③《地母节妇女》是部在地母节集会的妇女们商讨处罚诽谤她们的欧里庇德斯的剧目。在剧中,妇女们声讨欧里庇德斯将她们描绘为淫妇、男人迷、酒鬼、叛徒、长舌妇、废物、丈夫的祸害等丑恶形象,而且正是因为欧里庇德斯的作品,以前老头儿将新婚妻子奉为女王,总有老头子愿意娶年轻姑娘,现在也很少有人这么做了。④欧里庇德斯因自己是白发老人,而且容易被这些妇女认出,便请求悲剧诗人阿伽同男扮女装混入妇女当中,替他辩解,阿伽同拒绝了他,而欧里庇德斯亲戚涅西罗科斯愿意剃除胡须,穿上女人衣服,模仿女人声音替他去辩解,然而却弄巧成拙,涅西罗科斯替欧里庇德斯辩解时又说了许多妇女坏话,他认为,妇女们中间有伙同老太婆买卖孩子的、有偷麦子的、有将肉送给拉皮条的、有杀死丈夫等拙劣行为。有24个妇女组成的歌队反驳了他对妇女特别是老年妇女种种诽谤,她们认为妇女并不是男人的祸水,不是一切灾祸起源,而且男人们比妇女们更应得到声讨。古希腊的男人们中间有更多声名狼藉的扒手、乞丐、人贩子、小偷等,他们生活奢侈,在保存祖先财产方面远不及妇女,妇女有合法权利和正当理由可以对男人们谴责。可以看出,在欧里庇德斯和阿加伽同这些古希腊男性眼中,妇女包括老年妇女的生存状态大多比较窘困,社会形象较为负面。

在剧目《地母节妇女》中,一位年长母亲若生育了对城邦做出贡献的儿子、或者她的儿子担任了队长、将军等职位,这位年长的母亲会受到更多尊敬,比如,在斯忒尼亚节、阳伞节上,这些老年妇女会被安排在前排就坐。反之,若年长母亲生了一位胆小无用的孩子,她就会被安排在英雄母亲后面,头发被剃成锅盖形状。当然,妇女们认为这对后者是不公平的。⑤在古希腊妇女眼中,作为母亲的老年妇女不应该因儿子是否成功而受戏弄,她们尊严不当受到亵渎,但在现实生活中,她们确实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母凭子贵的状况在古希腊社会也是存在的。

古希腊的老年妇女为了生计,从事各类工作,她们一般生活于社会底层,过着贫穷潦倒生活。这些老年妇女有的是市场上小商贩,兜售面包、蔬菜、花冠等;还有的是开旅店、开酒店的商贩等。⑥在《地母节妇女》中,就有一位年长的寡妇,她辛苦地抚养了五个孩子,每天只能依靠自己编织花冠来勉强度日。⑦但这些年长小商小贩,在阿里斯托芬看来,她们经常坑蒙拐骗,靠欺诈获得收益。

在阿里斯托芬笔下,古希腊老年妇女的形象被丑化了,究其原因在于古希腊奴隶制体制下,妇女特别是老年妇女整体处于社会的边缘,除了宗教领域担任祭司的妇女,她们参与社会公共事务权利被剥夺了,老年妇女更是因美貌的丧失和劳动能力低下,被由男性公民占主导的城邦所轻视和摈弃。虽然包括老年妇女在内的妇女们为权利进行了有益尝试,但她们的尊严和荣誉有赖于功成名就的儿子,她们生活保障也主要依赖于占据社会和家庭主导地位的男性,同时,她们为了生计会从事社会底层的各类工作,以勉强度日。

二、老年父亲在家庭中的生存状态解读

在阿里斯托芬的剧作《云》和《马蜂》中,年老的父亲与儿子的矛盾表现相当尖锐。作为年老的父亲,在与年轻儿子冲突中,结局均是以老年父亲失败告终,老年男性的生存状态也不容乐观。

《云》是阿里斯托芬攻击诡辩家,反对诡辩学说,提倡旧时代教育的一部喜剧。在这部著作中,阿里斯托芬描写了一位名叫斯瑞西阿得斯农夫,娶了城里一位娇奢贵族姑娘,并生育一子,名叫斐狄庇得斯。因儿子长大后,对赛车、赛马极为狂热,这位年老的父亲因此也背上了沉重负债,但年迈的他无法学会苏格拉底“思想所”思辨方法,于是让儿子斐狄庇得斯去“思想所”学习诡辩学,以诡辩方式摆脱债务后,却因一件小事反招致儿子殴打,同时儿子还为自己殴打父亲的不良行为进行狡辩,这位老人一怒之下烧毁“思想所”。

通过此剧作,我们可以推断在阿里斯托芬眼中,在旧时代所制定的教育制度下,人人都应谨慎,注重廉耻和节制;孩子们要听从家长教导,不乱说话;孩子们在竞技场上也不会做出标新立异的怪相;在餐桌上,孩子们也不准同长辈争吃茴香和芹菜,更不会有独享美味等不雅行为等;年轻人知道孝敬父母,见到长者会起身让座。旧时代的教育要求年轻人不能在口头上忤逆父亲,更不会口头上侮辱年长的父亲,他们会记得年老的父母为养育自己所付出辛苦。⑧在阿里斯托芬看来,诡辩学说培养出了斐狄庇得斯这一个当时年轻人代表。他不顾言行后果,让年迈的父亲承担沉重的债务,还歪曲事实,强词夺理,靠欺诈免除债务;他用不敬的语言称呼父亲,并认为父亲在他小时候打过他,他也应该“回敬”父亲;更荒谬的认为老人比年轻人更应该挨打,因为他们经验多,更不应该犯错等。通过此剧,我们不难看出,在家庭中,老人尽管在家庭里承担了分内的应尽的义务,但仍没有受到应有尊重。

《马蜂》是阿里斯托芬的另一部针砭时弊的讽刺喜剧作品。他通过描述一位对法庭辩论狂热的老年公民菲罗克勒翁与儿子布得吕克勒翁的矛盾冲突,揭示了古典时期公民大会、陪审法庭等所倡导的民主的虚伪性,从而揭露压迫和挟持人民的政治煽动家思想。此喜剧以两位仆人之间对话交待了父亲和儿子之间矛盾,此剧一开始,两个仆人正在谈论他们主人的父亲,说他得了酗酒病、迷恋掷骰子病。因为菲罗克勒翁是个固执的老人,酷爱做陪审员,沉迷于审理案件,以至于總是有怪诞的言行。在他的儿子和仆人眼中,这位老人已经达到了病态地步。菲罗克勒翁的儿子布得吕克勒翁则是个傲慢的人,他劝说过父亲,父亲不听,他就将年迈的父亲锁在屋子里,老人则试图逃跑,这时一群马蜂(陪审员的象征)试图解救老人,仆人建议拿石头扔向这些解救老人的陪审员,布得吕克勒翁则认为:“你惹了这些老头儿,就像惹了一窝马蜂,他们个个屁股上都有一根尖锐的刺,用来蜇人;他们一边嚷,一边跳,他们的刺像火花那样发射。”⑨但被老人儿子和仆人赶走了。老人最终和儿子达成暂时和解,同意了儿子所谓的在家中审判的建议。但由于老人在酒会上羞辱了来访的客人,言谈粗俗,最后喝的酩酊大醉;在回家的路上,老人还动手打人,受害人于第二天告发老人,结果老人还是被他的儿子锁在了屋子里。

菲罗克勒翁在回答陪审员关于问什么不去参加陪审的时候,老人提到了儿子不让他去当陪审员,不让他去做损害他人的事情。儿子愿意供他吃喝玩乐,而他自己不愿过这样的日子。⑩老人的儿子布得吕克勒翁痛斥了民主制虚伪,并提醒自己的父亲菲罗克勒翁,父亲这样卖命的为城邦付出,最后得到的只有虚假承诺和穷困潦倒的生活,并表示愿意奉养父亲,让他在家里受到老人应有照顾。儿子承诺还可以带老人参加宴饮,观看竞技比赛,使他安度晚年,免得在外受到蛊惑,受到大言不惭的人耻笑。我们可以推断出,在古典时代末期的希腊,老年男性通常热衷于参与城邦政治生活,而且老人们往往不能明辨是非,容易受到蛊惑;在家庭生活中,老人理论上会受到儿子尊敬和赡养,但他们的言行常常受制于儿子们,甚至可以推断成年的儿子在家庭中处于主导地位。

在以上两部剧目中,老年父亲被描绘成狂热的政治参与者、投机取巧投机客、酗酒者等形象,他们成为诡辩学说和虚伪政治制度下的牺牲品。在与儿子的矛盾冲突中,都是以父亲被儿子教训和管制为结果,由此我们不难理解,阿里斯托芬笔下的老年父亲是被嘲弄和讽刺对象,老人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在城邦或是在家庭中都不令人满意。

三、追求乌托邦式生活的老人形象解读

阿里斯托芬的剧目《鸟》约写于公元前414年,讲述了两个雅典老人珀斯忒泰洛斯和欧俄庇得斯,他们两个人对无休止的法律诉讼和沉重的苛捐杂税产生了厌倦,对于世俗羁绊和烦恼感到无比厌恶,于是他们决定逃离城邦生活,寻找一个“逍遥自在的安身立业之地”。在我们看来,这个地方就是乌托邦,他们寻求也是乌托邦式生活。两位老人借助乌鸦和喜鹊的帮助,找到了传说中的鸟国,并请教鸟国国王戴胜在哪里可以成为他们理想的生活之地,戴胜向他们推荐了几个地方,但均遭到老人否定。后来,珀斯忒泰洛斯建议建一个空中鸟国,如果建成后,可以统治人类,还可以决断天与地联系,阻断人类向奥林匹斯诸神献祭时飘起的香气,用饥荒挟持天神向鸟类臣服。戴胜召集众鸟商议,珀斯忒泰洛斯也历数了鸟类原是世界的统治者,鼓励鸟类重塑他们荣耀。最终,一个理想化的城邦——“空中鹁鸪国”建成,在那里没有贫富差别,没有剥削和压迫,没有不合理的法律规范和道德准则,没有各种骗子、寄生虫,没有各种欺诈、奸淫、盗窃等邪恶现象,劳动是生存的唯一条件。两个老人也转化成长了翅膀的鸟。在为鸟国建国而举行的献祭典礼上,人类城邦里的诗人、巡视官等一批人为了窃取即将到来的胜利果实,企图混入庆典。珀斯忒泰洛斯他们赶走了投机分子和投奔他们的人,还赶走了通知他们向天神献祭的神的使者。不久,正如他们所料想,众神开始挨饿,派使节前去求和,珀斯忒泰洛斯要宙斯将统治权力赋予鸟类,最终,鸟国的鸟人们获得了胜利。

阿里斯托芬的《鸟》借助雅典这两位老人表达了对政治讽刺,对日益衰落的民主制度不满,现实的政治制度逼迫老人去追求不切实际的理想生活。作为古希腊的老人,他们的生活状态应该是在竞技场上指导年轻人,在广场上悠闲的逛街或者闲谈,或者是在剧场中观看悲喜剧,而不是活在乌托邦式的理想社会中。阿里斯托芬警示当时雅典公民,西西里远征前的辉煌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演说台发表慷慨激昂演说,参加喋喋不休的法律诉讼对于他们已不应是生活的常态了。

在阿里斯托芬的《财神》这部剧目的第一幕,一个盲人在街上摸索着走路,后面跟着一个模样看着应值得尊重的老人和他的奴隶。在老年主人和奴隶的对话中,老人承认自己是个敬神的正直人,可是境遇总是不好,生活贫穷;而那些抢劫庙宇的、政客们等坏人都是富有的,他到德尔菲请求得到阿波罗神示,因为这位老人已经无从知晓是把儿子培养成一名好人还是坏人了。在老人的观念中,在现实生活中,做一个无所不为的、邪恶的、腐败透顶的人对于生活质量的提升很有利。

总之,阿里斯托芬通过他塑造的老人形象针砭时弊,不论是穷困潦倒老年妇女、狂热追求年轻男子老年妇女、热衷参与审判老年父亲、追求乌托邦老人等,都让我们进一步理解,处于社会底层的古希腊老人的生存状态大多窘迫,老人的社会形象大多令人厌恶。古希腊人也在阿里斯托芬嬉笑怒骂的剧情中,深得启发和教育,从而进一步体会到古希腊奴隶制民主制度的日渐衰落。

参考文献:

①Aristophanes.Assembly Women[M].,the Loeb Library,Harvard: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2(Ⅳ):344.

②Aristophane.:Assembly Women[M].the Loeb Library,Harvard: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2(Ⅳ):347.

③Aristophanes.Lysistrata[M].,the Loeb Library,Harvard: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0(Ⅲ):276-277.

④阿里斯托芬.地母节妇女.382-432.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346-347.

⑤阿里斯托芬.地母节妇女. 785-825.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359-360.

⑥Aristophanes:Lysistrata[M].504-506,Ⅲ,the Loeb Library,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0:334-336.

⑦阿里斯托芬.地母節妇女[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348.

⑧阿里斯托芬.地母节妇女[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193-194.

⑨阿里斯托芬.马蜂[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274-275.

⑩阿里斯托芬.马蜂[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278.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