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社会学基本理论构建

所属栏目:刑法论文 发布日期:2021-04-24 20:33:01 论文作者:佚名
摘要:刑法社会学应该成为中国刑法学研究之去处。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包括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刑事政策运行机制及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刑法社会学为刑法学的发

摘要:刑法社会学应该成为中国刑法学研究之去处。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包括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刑事政策运行机制及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刑法社会学为刑法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研究范式,实现了刑事法学科整合的要求,反映了治理犯罪现实的迫切需要。交叉学科的发展趋势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学术环境,法社会学的成功经验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指导,宪法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参照。关系思维、整体思维与动态思维是刑法社会学的思维方式:关系思维、整体思维与动态思维;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是刑法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因此,必须坚守刑法社会学的学科立场。

关键词: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学科立场

一、研究缘起:刑法学之去处

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刑法学理论研究开始面临诸多危机,“确实存在严重问题”[1]。鉴于此,《法商研究》杂志社曾专门开设了“中国刑法学应当向何处去”专栏,以期寻求中国刑法学发展的“灵丹妙药”[2]。

研究方法的缺位是中国刑法学理论研究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在众多理论研究中,人们似乎在逐渐遗忘刑法学研究方法这一论题。”[3]高铭暄教授曾评价道:“刑法学研究方法论上的贫乏主要表现在固守刑法学原有的研究方法,而较少引进其他社会科学和现代自然科学的方法论。”[4]

刑法学研究方法的缺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现有的刑法学研究主要是刑法解释学,研究视角相对狭窄。近些年刑法教义学日趋受到重视。然而,刑法教义学与刑法解释学具有性质上的相同性,并不存在一种刑法解释学之外的刑法教义学[5]。另外,虽然刑法哲学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进路,但是两方面的原因导致其难以继续成为刑法学研究的增长点;刑法哲学的研究空间有限,在一定意义上,刑法哲学也就是刑法解释学[6]。由于研究方法单一,虽然我国刑法学研究成果丰硕,但是一些刑法学人的忧患意识凸现[7],刑法的地位似乎日益式微[8]。二是即便学界有了刑法方法论方面的研究,但多局限于“方法论”探讨本身,就“方法论”论“方法论”。不仅大多数的讨论流于形式,没有形成真正的交锋和对话[9]288,而且真正把新型方法论用于刑法研究的则少之又少。根据中国法学创新网的统计分析,近些年发表在CLSCI期刊上的刑法论文多为刑法的解释学或教义学分析,刑法社会学分析方面的文章凤毛麟角。

目前,中国刑法学研究方法的缺失表现为研究基本立场的缺失[9]288,意味着刑法学研究范式渐入瓶颈。西方法学发展史早已表明,法学新思想与法学新流派的出现,无一例外地都是从对既有法学理论和法学流派的方法论变革开始的[10]。“我们头等重要的任务乃是制定研究方法。”[11]中国刑法学的研究必须变成一门有更广泛基础的学科,不应将它束缚在静态的刑法规范的解释之上,而必须扩展到变化着的社会因素上。“要冲破专注刑法规范研究的藩篱,在刑法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上寻找突破点,从而把刑法研究纳入更深更广的知识体系当中。”[12]2那么,如何寻求刑法学的新的研究方法,又如何把刑法研究纳入更深更广的知识体系?刑法社会学顺应了刑法学的发展要求。在现代,社会科学发展的特点是学科高度分化和高度综合并存,学科交叉和学科融合的领域越来越宽,新的知识对所有学科都会产生影响:一方面使它们的研究范围扩大;另一方面使研究的问题更加深入并产生了可供研究的共有问题[13]。“有的时候,决定一项研究的基本思想是来自应用或移植其他领域里发现的新原理或新技术,这也许是科学研究中最有效、最简便的方法,也是应用研究中运用最多的方法。”[14]

刑法社会学利用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对刑法进行关系性、整体性及动态性研究,为刑法学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进路,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应该是中国刑法学应当之去处。刑法社会学的开放性和“兼容并蓄”的品格使它突破了人为设置的刑事法学科界限,不断地汲收社会学的养分,从而保证了刑法学研究的不断繁荣。

然而,从国内外研究现状看,虽然刑法社会学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这些成果大都是碎片的非系统性的。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尚未固定、研究方法尚未独立成熟、知识体系结构尚未明确[12]14。鉴于此,本文将对刑法社会学的基本理论进行探索性研究,这些基本理论包括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研究必要性和可行性、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等等。期望通过这些探索性研究,能够引起学界对刑法社会学的关注,把中国刑法学研究引向更深处。

二、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

研究对象是构建刑法社会学基本理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只有确定了研究对象,才能界定刑法社会学学科的性质,才能开展刑法社会学的其他问题研究。

从现有资料看,国内外理论界直接以刑法社会学为名的研究成果不多,而且对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进行探讨的论著更是屈指可数,但从刑法社会学的研究方法角度考察,符合刑法社會学研究方法的相关研究成果却极为丰富。这些成果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为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的选定指明了方向。

国内外理论界直接或间接研究刑法社会学的理论成果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研究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二是研究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三是研究刑罚变迁过程中的社会因素。这三个方面正是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的三个面向,反映了理论界对刑法社会学外延的不同理解。

(一)现有研究成果归纳

1. 研究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

现有的以刑法社会学为名的研究成果都是以此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的。这是一种狭义的刑法社会学观点,可以称之为刑法社会学(狭义)。例如,苏联刑法学者斯皮里多诺夫认为刑法社会学的对象应当包括:社会关系、法规发挥功能的过程、法规的社会效益[15]。许发民教授认为刑法社会学的研究范围包括两大块:社会对刑法的制约性作用和刑法对社会的反作用[16]。张心向教授认为,刑法社会学主要研究刑法在社会运作过程中与其他社会现象互动而产生的各种问题[12]16-17。

国内外理论界直接以刑法社会学为名研究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的成果并不多,更常见的是与之相关的研究成果。从国外理论界研究情况看,这类研究成果非常丰富。英美国家大量的刑事法研究成果皆出于此。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著作是美国法社会学家布莱克的《社会学视野中的司法》[17]。国内理论界代表性的著作主要有:许发民教授的《刑法的社会学分析》[18]、张心向教授的《在规范与事实之间: 社会学视域下的刑法运作实践研究》[19]和《在遵从与超越之间:社会学视域下刑法裁判规范实践建构研究》[20]、白建军教授的《刑法规律与量刑实践—刑法现象的大样本考察》[21]和《罪刑均衡实证研究》[22],以及汪明亮教授的《定罪量刑社会学模式》[23],等等。

2. 研究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

持此观点的主要是犯罪社会学学者。所谓犯罪社会学,指的是用社会学的研究方法研究犯罪生成中的社会因素,探索治理犯罪的对策。

国外理论界以犯罪社会学为名的研究,代表性的著作是意大利犯罪学家菲利的《犯罪社会学》。 国内以犯罪社会学为名的代表性著作主要有:宋浩波教授的《犯罪社会学》[24]、吴鹏森教授的《犯罪社会学》[25],等等。

3.研究刑罚变迁过程中的社会因素

此类研究被称为刑罚社会学或刑事政策社会学。所谓刑罚社会学,指的是用社会学的方法研究刑罚制度之变迁。刑罚社会学主要研究刑罚的社会基础, 理清特定的刑罚模式的社会意蕴, 揭示赋予现代刑罚以独特功能、形式和影响的社会行动的结构和诸多文化意义网络[26]51。此处的刑罚,主要是刑罚政策,可以纳入刑事政策范畴[27],故又称之为刑事政策社会学。

国外刑罚社会学研究非常发达。其中,直接使用刑罚社会学称谓的成果主要有:美国刑罚学家达利欧的著作《刑罚社会学:社会结构视角》[28];美国刑罚学家加兰德的论文《刑罚社会学视野中的犯罪概念》[29]和《刑罚社会学研究的框架》[30],等等。 涉及刑罚社会学内容的研究成果主要是美国刑罚学家加兰德的论文《刑罚的社会学分析视角》[31],代表性的著作有:《惩罚权:当代刑罚与社会分析》[32]《刑罚与福利:刑罚策略史》[33]《刑罚与现代社会:一个社会理论的研究》[34]及《控制的文化:当代社会的犯罪与社会秩序》[35]。国内理论界直接使用刑罚社会学概念的是江溯教授,其发表了系列研究刑罚社会学的论文,包括《社会学视野下的刑罚——刑罚社会学研究》[26]《刑罚的文化分析——加兰德刑罚社会学理论研究》[36]《社会团结,集体意识与刑罚——涂尔干刑罚社会学研究》[37]及《权力技术与刑罚——福柯刑罚社会学研究》[38],等等。刑罰社会学相关研究主要有:翟中东教授的著作《刑罚问题的社会学思考:方法及应用》[39]、薛静丽博士的著作《刑罚权的动态研究》[40]、郝方昉博士的著作《刑罚现代化研究》[41],等等。

(二)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确定

在参考国内外现有理论研究基础上,笔者认为,应该采用一种广义刑法社会学概念,把刑法社会学(狭义)、犯罪社会学和刑事政策社会学三大学科的相关内容都涵括在内。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二:

第一,有利于实现刑事法学科之间的整合。目前,我国刑事法学科如犯罪学、刑法学、刑事政策学等自立门户,泾渭分明。刑事法学科的分野降低了刑法效能的发挥,刑法学必须与其他刑事法学科进行整合,唯有此,才能发挥最佳刑法功能,实现刑法的最佳社会效益[42]74。为了实现刑事法学科的整合,理论界提出了诸多学说,如整体刑法学、刑事一体化、立体刑法学、刑事法律科学一体化,等等。然而,刑法学如何与其他刑事法学科进行整合?至今未有答案。通过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广义刑法社会学为实现刑法学与其他刑事法学科间的整合提供了可能。犹如打通了诸学科之间的“任督二脉”,刑法社会学为犯罪学、刑事政策学、刑法学等学科的整合找到了结合点。

第二,符合刑事法学科的发展规律。从学科的发展历史来看,刑法社会学分析的源头来自刑事社会学派。无论是意大利的菲利,还是德国的李斯特,他们通过实证的分析方法,探寻犯罪生成的社会原因,归纳犯罪类型,揭示刑事责任依据,设计犯罪控制对策。刑事社会学派的研究涉及到犯罪学、刑法学及刑事政策学等学科内容。之后,犯罪学、刑法学、刑事政策学开始分化,逐渐分道扬镳。然而,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广义刑法社会学概念顺应了刑事法律科学的分久必合之发展规律。

从广义概念出发,通过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刑法社会学把犯罪学、刑事政策学及刑法学之间的“隔阂”打通,使得这三门学科的部分内容都成为它的研究对象。易言之,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包括了犯罪社会学、刑事政策社会学及刑法社会学(狭义)三大学科的相关内容。

之所以把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涉及学科的秩序排列为犯罪社会学、刑事政策社会学及刑法社会学(狭义),主要是考虑到犯罪学、刑事政策学及刑法学的先后关系:即只有研究了犯罪原因,才能制定相应的刑事政策,原因研究在先,政策制定在后;只有研究犯罪原因、制定科学的刑事政策,才可能产生理性的刑法,故刑法学研究断后。

由于社会学理论和研究方法的开放性,相应地,刑法社会学的研究也是开放性的。又由于刑法社会学的研究还处在探索阶段,犯罪社会学、刑事政策社会学及刑法社会学(狭义)的研究对象本身亦难以确定。从现阶段看,本文将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界定为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刑事政策运行机制(特别是刑罚及刑罚权的变迁)及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受篇幅所限,此方面内容将另行撰文论证。

在确定刑法社会学研究对象的基础上,可以对刑法社会作如下定义。

刑法社会学,指的是将刑法置于社会背景之中,运用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分析犯罪生成过程中的社会因素、探索刑事政策运行机制、揭示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实现最佳治理犯罪效果的一门交叉学科。

三、刑法社会学研究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刑法社会学研究的必要性

如前文所论,从理论角度看,刑法社会学是中国刑法学应当去处之一,具有重大的方法论意义;刑法社会学有利于实现刑事法学科之间的整合、符合刑事法学科的发展规律。因此,构建刑法社会学学科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

除此之外,从实践看,刑法社会学还反映了治理犯罪现实的迫切需要。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刑法学日趋繁荣的三十多年,也是犯罪率日益攀升的三十多年。在使用既有范式来解答社会转型發展给刑法提出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时,明显地感受到理论回应现实的乏力。繁荣的刑法解释学已经不能满足当前与犯罪作斗争的需要,刑法效果亟待提高。

刑法解释学是一种静态的研究,“它常常被看作为一个学科成熟和完善的标志”[43],但此种研究“容易使‘法律’具有某种独立、超越社会的性质”[44],对实践关切不足。因此,理论研究不能沉迷于围绕刑法规范而构建的概念、体系世界之中, 忘记了它背后的社会现实,而这可能更为重要。因为世界上并不存在概念实体, 一个概念的意义不在于其定义、形式以及它与其他概念的关系,而在于它在真实世界中引起的后果[45]。正如有学者所言:虽然目前我国刑法学界“体系构建”“学派构建”的呼声日隆,但“问题”是刑法学作为部门法构建的前提和核心。一部不解决问题,但体系完整毫无漏洞的刑法的存在与不存在从实际后果上看没什么区别。不同理论或学派之间如果存在优劣关系的话,绝对不是根据其体系是否完备这一标准,而是根据其对于特定问题的解决的程度和方式,耗费的资源和成本[9]303-304。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也是一种必需的选择。

刑法社会学契合了这种实用主义需要。它把刑法置身于社会背景之中,运用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分析犯罪的生成原因、探索刑事政策运行机制、揭示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以期实现最佳治理犯罪效果。详言之,犯罪生成的社会学分析为刑事政策的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对刑事政策运行机制的探索保证了刑事政策制定和实施的科学性与合理性;科学的刑事政策必将促使刑事立法的科学化;对刑法规范之形成与适用规律的揭示促成刑法的正当性、合理性目标的实现。由于从社会角度为切入点研究刑法,刑法社会学研究成果“更容易被政策制定者考虑,或至少在制定政策时考虑到社会运行机制”[46],刑法社会学研究对实现治理犯罪效果意义重大。

从比较的视野看,美国自20世纪后期以来犯罪率一直下降。虽然导致犯罪率持续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发达的刑法社会学研究也功不可没。美国发达的刑法社会学研究源于法律实用主义的盛行。其一,法律实用主义强调多视角研究法律问题,“不应该固守某种单一的理论,而是敞开自己的心扉去接受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法”[47]。其二,法律实用主义强调经验研究方法。“实用主义意味着具体地、实验性地、不带幻想地考察问题……”

[45]其三,法律实用主义强调法律的效用。正如波斯纳所言,“对待理论我们应当采取实用主义。理论是一个工具,而不是对终极真理的洞察,而衡量一个工具的标准就是它的效用”[45]。

法律实用主义的影响是深远的。“除了很少几个自然法学者之外,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单独地通过抽象的概念来讨论法律了。”[48]在刑事法领域更是如此,美国有影响的刑事法学家大多可以贴上刑法社会学研究的标签:不仅在他们的刑事法著作、论文中充斥着社会学研究方法,甚至在刑法教科书中也穿插着社会学的分析。以《犯罪与司法》杂志为例,该杂志自1979年创刊以来至2015年,已经出版44卷,所发论文基本都是围绕犯罪、犯罪原因及犯罪治理,用实证的研究方法进行跨学科研究。

法律实用主义直接推动着刑法社会学的发展,而刑法社会学的相关研究成果影响着美国的刑事政策,进而在犯罪治理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提升了刑法的适用效果。理论界对监狱矫正效果的实证研究推动了政府对监狱的改革,提升了监狱的职能,使其更好地发挥犯罪预防职能。特别是理论界长期对国家垄断的监狱的改造效果的质疑,促成了私人监狱的诞生。该做法不仅有助于制约政府垄断权势,借助竞争过程激励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创新[49],同时,也确实带来了比较好的改造罪犯的效果[50]。

中国刑法学研究也应该向刑法社会学转向,“多议些问题,少争些学派”,为实现最佳效果的刑事政策提供理论支持。由于刑法社会学研究需要进行大量实证研究,其难度可想而知,仅靠学者的“单打独斗”,闭门造车,或小样本的实证研究,都难以取得科学的研究成果。鉴于此,建议当前的刑法社会学研究可以通过以下途径进行:一是体制内的引导。主要是通过国家社科基金委、教育部以年度重大、重点项目的形式进行课题招标,完成相关刑法社会学课题的研究;二是体制外的资助。主要是通过民间组织牵头,资助学者完成相关刑法社会学课题研究。如果这些刑法社会学的研究成果能够得以产出,并被政策制定者考虑,那么可以预测的是,受这些研究成果影响的刑事政策将更加科学、合理,刑事立法将更具针对性,刑事司法将更具人性化和正当化。如此一来,刑法的效能必大大提升,严峻的犯罪态势势必得到控制。

(二)刑法社会学研究的可行性

刑法社会学研究不仅必要,而且可行。刑法社会学研究的可行性表现在三个方面:从宏观层面看,交叉学科的发展趋势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学术环境;从中观层面看,法社会学的成功经验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指导;从微观层面看,宪法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参照。

首先,交叉学科的发展趋势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学术环境。交叉学科,又称科际整合,指的是对同一个现象或问题从不同的学科视野介入,在整合的基础上构成一个新的多维视野,将参与的各个学科的学理融合成一套新的原理、原则,使该学科在方法论上有新的发展和突破[51]。交叉学科不仅是自然学科的交叉,也包括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社会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交叉。

20世纪下半叶,各类交叉学科发展迅速,人类进入了交叉学科时代。此时代的来临,有其逻辑的和实践的必要性[52]。一方面,随着学科的不断发展,需要借助相邻的学科对学科的边缘和内部地带存在着单一学科不能解决的复杂问题进行研究。正如莫兰所言:“只囿于一个学科内部来认识与之有关的一切问题是不够的。”“当人们在一个学科内找不到解决办法时。解决办法来自学科之外。”[53]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各学科领域面临的问题也日益复杂,而这些问题又多居于学科的交叉地带。随着交叉学科的发展,其在科學领域中的生命力得到了充分的证明[54],取得了瞩目的成就,许多科学前沿问题和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在交叉学科的合作研究中都取得了重大突破。

刑法社会学便是在这种交叉学科研究日益盛行的学术环境中产生的,丰富的交叉学科的实践背景催生了刑法社会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犯罪问题日益复杂,仅仅依靠单一的刑法学科不能解决复杂的犯罪问题;另一方面,犯罪是一类重要的社会现象,引入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是刑法发展的内在逻辑,刑法学界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手段离不开社会学的支持。

其次,法社会学的成功经验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指导。法社会学又称法律社会学、社会学法学,是将法律置于社会背景之中,研究法律现象与其他社会现象相互关系的学科,是由法学与社会学相结合而产生的一种学术派别。法社会学是一个科际整合、学科交叉的产物[55]。

法社会学诞生于19世纪末期,它主张把法律看作一种社会现象,用社会学的方法来研究法律,以期实现用法律来平衡社会各群体利益的功能与目标。法社会学的出现在为法律研究提供一种新的方法论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对法律认识的新的法律哲学。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法社会学最终跃为与新自然法学派、新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并列的二战后西方三大主要法学流派[56],其兴起被视为“20世纪法学领域最伟大的成功之一”[57]。

刑法学是法学的子学科,法社会学的成功经验,无论是其研究对象,还是其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等,都对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

第三,宪法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为刑法社会学研究提供了参照。宪法社会学的提法最早出现在日本。自1935年田畑忍教授在《宪法学在法学体系中的地位》的注释中对宪法社会学有所论及以来,日本宪法学界对宪法社会学关注颇多。樋口教授在执笔《体系宪法事典》第三章“宪法社会学(作为社会科学的宪法学)”中写道:“宪法社会学一般不限于宪法的狭义社会学,而是作为社会科学的宪法学,即以宪法现象这一社会现象为对象的科学。”[58]他在阐述宪法社会学的对象之后, 又谈了作为社会科学宪法学的方法。在欧洲和北美,虽然直接以“宪法社会学”命名的著作很难见到,但从社会学的角度考察宪法的人并不少。 近几年来,在中国宪法学的学术谱系中,关于宪法社会学的研究已经有了初步的学术自觉。一些学者已经开始把宪法社会学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学术板块来探索、建构,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学术论文。例如,郑贤君教授的《宪法的社会学观》[59],该文从社会学角度论证了宪法结构存在的根据、宪法关系确立的前提、限权政府的存在基础、宪法表现等内容。韩大元教授的《试论宪法社会学的基本框架与方法》[60],该文分析了宪法社会学在整个宪法学方法论体系中的地位与功能, 提出了宪法社会学的基本框架与方法。潘红祥教授的《论宪法社会学的学科价值、思维方式与研究内容》[42],该文分析了宪法社会学的学科价值,论证了宪法社会学研究的外部视角、整体思维和动态思维等三大思维方式,设定了宪法社会学的研究内容。喻中教授的《宪法社会学》[61],该书共分五章,即导论、政治过程、制度角色、历史变迁和研究方法。

宪法与刑法同为部门法,宪法社会学的研究成果,特别是学科价值、思维方式等为刑法社会学的研究提供了直接的参照。

四、刑法社会学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

理论的发展和突破,往往以思维方式的更新和研究方法的创新为先导。思维方式是人们看待事物的角度和立场;研究方法则是人们通过思维活动为了实现特定思维目的所凭借的途径、手段或办法,是思维方式具体而集中的体现。思维方式决定视野,研究方法决定解决问题的能力。

(一)刑法社会学思维方式

任何一门相对成熟的学科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交叉学科更是如此。“研究交叉学科要重视思维方式的变革。人类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随着科学技术的每一个重大突破都必然要改变自己的形式。因此,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思维方式的变革问题,应该成为研究交叉学科首先注意的一个问题。”[62]

以不同的思维方式去“看”刑法,所“看”到的刑法图景是不一样的。根据刑法与相关学科之间紧密的内在联系, 特别是刑法社会学的研究实践及发展趋势, 可以将刑法社会学的思维方式概括为三点,即关系思维、整体思维与动态思维。

1.关系思维

关系思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种思维方式。关系思维要求人们从事物与事物的关系去把握事物,理解一个事物时,不是从此事物去理解此事物,而是从与此事物相关的他事物去理解此事物。关系思维应该成为刑法社会学研究的一种思维方式。因为刑法也是一种事物,刑法的属性也是相对的、关系性的。不应该仅仅从刑法本身去理解刑法,而是从与刑法相关的各类社会因素中去理解刑法。

国内外相关的刑法社会学研究成果已经涉及关系思维。北京大学储槐植教授是国内较早提出关系思维的学者,在《犯罪在关系中存在和变化》一文中,储教授提出了“关系犯罪观”,即“从关系角度以关系分析方法来研究犯罪”……从本体论角度看,犯罪在“关系”中存在和变动, 犯罪的原因和本质统一在“关系”;从操纵性层面看,关系犯罪观由犯罪的内部关系和犯罪的外部关系两部分组成。在储槐植教授的关系犯罪观基础上,北京大学白建军教授提出了关系犯罪学观点。在《关系犯罪学》一书中,白教授采用关系分析的理论、方法对犯罪与刑法进行犯罪学分析。

星火论文网是业内有序经营时间较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因为专注,所以专业。论文写作辅导的老师全部是由武大、浙大、华中科大、中科大、西南交大、复旦等高校名牌院校的硕士及博士生,目前已为上千位客户解决了毕业论文写作的困扰、职称论文发表的难题。自成立以来,客户一直放在我们的首要位置,客户满意是星火论文网的终极目标,在络绎不绝的好评声成就了星火论文的品牌。历经12载,打造了一个硕士论文、本科论文及职称论文发表的平台网站。拥有海量的高质量的原创论文,可以提供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范文参考及硕士论文写作等服务。服务范围:论文发表、论文写作及外文翻译等等!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