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浅析金代玉器的使用和来源

所属栏目:音乐与舞蹈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4:58 论文作者:佚名

白波

摘 要:金代玉器的使用主要接受宋代影响,使用数量大、范围广、种类多;金代玉器主要来源是战争劫掠、朝贡和购买、本地生产和窖藏、墓葬;虽然受到宋的深刻影响,但金代统治者对玉器保持着一个清醒的认识。

關键词:金代 玉器使用 玉器来源

玉器在中国古代工艺美术门类中地位最高,中国自古就有用玉传统,到了春秋战国时玉器被赋予了道德的概念,“君子比德为玉”,从此历朝历代对于玉器都十分重视,即使是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也是如此。金代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女真族建立的政权,其建立后很快就挥师南下,相继灭掉了辽和北宋,并与南宋隔江对峙,最终被蒙古国所灭。在其存在的大约120年的历史中,金代工艺美术继承了北宋、辽代工艺美术成就基础上,又加入了鲜明的民族特色,形成了兼具中原和北方少数民族特色的工艺美术成就。对于玉器的重视,则是金代女真贵族受到宋朝统治者和儒家文化的影响,从其入主中原开始,毕竟金代建立者女真族在建立金朝之前还是处于蛮荒时期,生活尚且艰难,也就谈不上对玉器的使用和重视。

一、金代玉器的使用

金代统治者受到中原统治阶级,特别是宋代统治者的影响,对玉器极为重视,特别是中原传统中玉与权力、礼法之间的联系更是影响到金代皇帝。如金太宗在要求宋对金称臣时,就要求宋高宗必须是“奉衮冕、玉辂”{1}。玉在中原政权中象征着国家政权,金代建立者女真族也接受了这一观念。在1153年海陵王完颜亮迁都中都之后,女真贵族在保持本民族特点的基础上,开始全面接受辽宋的各项制度。其中更是完全接受了宋代朝服制度,以玉为上。“金初得江之仪物,继而克宋,于是乎有车辂之制。熙宗幸燕,始用法驾。迨至世宗,制作乃定,班班乎古矣!考礼文,证国史,以见一代之制度云。”{2}

另外金代统治者还将玉器,特别是战争有关的玉器赏赐给有功的大臣。如在明昌元年九月(1190年)丞相完颜襄平叛有功,金章宗在庆和殿设宴,在宴席上,金章宗“解所服玉具佩刀以赐,俾即服之”{3}。泰和六年,大臣仆散揆受到赏赐,“即遣提点近侍居乌古论庆寿持手诏劳问征讨事初,充护卫,迁宿直将军,与众护卫射远,皆莫能及,海陵以玉鞍、衔赏之”。{4}有学者考证,金代有关宫廷赏赐玉器的文献记载达到了48次,种类有玉带、玉带钩、玉马具、玉具剑、玉山子、玉配饰等(图1)。{5}

金代女真贵族广泛使用玉器,据文献记载,金代使用玉器数量大,范围广,种类多(图2)。《大金国志》卷34记载“国主视朝服:纯纱幞头,窄袖赭袍,玉扁带……,太子服:纯纱幞头,紫罗宽袖袍,象简玉带,佩玉鱼。”从天子到太子,以及大臣服饰皆有玉饰,而且还有祭祀用玉。金代祭祀用玉主要分为礼玉、瘗玉、燔玉,和中原王朝所用祭祀用玉几乎完全一致。甚至有大臣提议为节省玉料,燔玉应该用次玉,而皇帝的答复则是全部使用真玉。即使到了金代晚期哀宗时解围犒赏全军,竟然能够“皆赐世袭谋克,赐良马玉带,全给月俸本色”{6}。虽然是“异恩”,但是已经到了金代后期,仍然能够全军赏赐,这也说明金代玉器存储数量很大。

二、金代玉器来源

金代玉器来源主要有三个来源。第一个来源就是战争劫掠。自女真开始南下以来,随着受到汉族文明的影响逐渐加强,玉器更加成为金兵南侵时大肆抢掠的对象,甚至还是激励将士和拉拢招降宋朝贤良的手段之一,如在《续资治通鉴》卷123《高宗皇帝绍兴十年》记载:“金都元帅越国王宗弼……下令:‘……诸军所得玉帛子女,听其自留,男子长成者皆杀。且折箭为誓以激其众。”  卷115《高宗皇帝绍兴五年》载:“……和靖处士尹焞,……避难长安,刘豫以玉帛招之,焞却币奔蜀,居于涪州。”金在灭辽过程中就劫掠大量辽代所收藏的大量玉器。1125年金灭辽后,发现北宋军事软弱后,挥师南下,每攻陷一地,便大肆劫掠,“悉收其图籍,载其车辂法物、仪仗而北”,“靖康之末,累朝法物,沦没于金”{7}。另外女真人还“悉收宋之所贮宝玉”{8}。

金代玉器第二个来源是朝贡与购买。宋金议和之后,南宋每年给金大量岁币以换取宋金停战,玉器虽然没有明确列入宋金议和条约,但出于对于玉器的热爱,金代统治者向南宋索要也就在所难免。南宋皇帝也主动向金进献玉器,如南宋孝宗曾经将高宗的物品送给金世宗,其中就有“金主以遗留物中玉器五、玻璃器二十及弓箭之属使持归{9}”。另外就是高丽进贡,这可以通过史籍《续资治通鉴》卷145《孝宗皇帝淳熙四年》记载高丽曾进奉玉带,“乃石似玉者”,金世宗曰“小国无能辨识者,误以为玉耳。且人之不易物,维德其物,若却之,岂礼体耶?”{10}在史书里也有诸州“岁贡”的记载。

至于玉器的购买,虽然在史料上还没有确切的记载,但我们可以从不同侧面验证金向周围各国,特别是掌握中西方交通要道的西夏购买玉器的史实。如在金世宗大定十二年下令关闭保安、兰安榷场,严格禁止用丝帛交换西夏的玉器,其原因就是“夏国以珠玉易我丝帛,是以无用易我有用也”。{11}以国家的名义发布诏令禁止金与西夏之间的贸易,这说明当时金与西夏之间的贸易规模比较大,从西夏进入到金的玉器数量也不可能是少数。因为西夏的手工业与宋、辽、金相比还是较为落后,其输入各地的主要一是手工业原料,如北宋时玉料来源主要来自于西夏;二是是当地独有的手工艺品种,西夏控制着东西方交通要道丝绸之路,掌握着中国主要玉料来源和田玉,所以在西夏输入中原的手工艺品种也一定有大量的玉器。

金代玉器第三个来源是本地生产和窖藏、墓葬。金代统治范围内有中国四大玉料来源之一的岫岩玉,据史书记载从远古时期就已经开设开采使用,汉代金缕玉衣的主要原料也是岫岩玉。所以在金代统治时期岫岩玉也成为金代玉料来源之一。但是由于金达统治者受到宋代封建文化影响甚深,对玉器的成色十分看重,所以在金代女真贵族所使用的玉器中,颜色纯正的和田玉占据主要地位,岫岩玉制成的玉器相对地位较低。金代统治者为了得到玉器,甚至开始劫掠民间的窖藏和墓葬,如在《续资治通鉴》卷110载:“是日,伪齐刘豫移都汴京,……时西京奉先卒李英卖玉碗与金人,豫疑其非人间物,验治得实,遂以其臣刘从善为河南沙淘官,谷浚为汴京沙淘官。于是两京民间窖藏及冢墓,破伐殆遍矣。”{12}

三、宋金统治者对于玉器的态度

金代女真贵族虽然对玉器十分钟爱,但是对玉器的使用,大部分的金代皇帝都保持清醒的认识,吸收北宋灭亡的教训,力图避免追求古玩珍宝,避免北宋灭亡的下场。在金代宫廷中有《宣和良岳图》,用来警醒历代皇帝。金章宗时期“幸蓬莱院,陈玉器及诸玩好,款式多宣和间物”,于是“恻然动色”。{13}金代统治者对于玉器也采取了比较严格的限制措施,如金世宗曾关闭金与西夏的榷场,以阻止来自于西夏的玉器进入金国。同时也严格禁止玉器的使用范围,平民不得在服饰、首饰以及马具中使用玉器,“庶人止许服霡绸、绢布、毛褐、花纱、无纹素罗、丝绵,其头巾、系腰、领帕许用芝麻罗、绦用绒织成者,不得以金玉象诸宝玛瑙玻璃之类为器皿、及装饰刀把鞘、并银装钉床榻之类。妇人首饰,不许用珠翠钿子等物,翠毛除许装饰花环冠子,余外并禁”{14}。1197年,“庶人马鞍……不得用玉较具及金、银、犀、象饰鞍辔。”{15}正是这种严格的限制措施,金代玉器主要是在金代女真贵族上层内流行,民间使用玉器较少。当然也有例外,就是金代最后一位皇帝金哀宗,其对玉器十分钟爱,其结果则是收齐宝玉而后自尽,金代也走向了灭亡。

而作为金代统治者所要尽力学习的对象宋则是另外一种情形。宋代统治者对于玉器极为重视和喜爱,宋设有极为发达的玉器制作机构,宫廷嘴放有少府监、文思院和后苑造作所。北宋初年,西域的回鹘、于阗还进贡数量颇丰的玉料,当然北宋也回赐大量的金银丝帛。但是后来于阗国被黑汗所灭,南宋时这一地区又被西辽所占,这一玉料来源被切断。但是宋代统治者对于玉的需求实在强烈,从宋太宗开始就热衷于玉器的收集,“天圣以来,象犀、珠玉、香药、宝货充牣府库,尝斥其余以易金帛、刍粟,县官用度实有助焉。……皇佑中,总岁如象犀、珠玉、香药之类,其数五十三万有余。至只凭中,又增十万。”{16}北宋宫廷掌握大量玉器,但宋代统治者仍不满足,宋神宗就下令“厚许酬值,令广行收市”,并向吐蕃等藩国索求。北宋国力尚可,而国力更为孱弱、避据江南的南宋政权也对玉器十分热衷,南宋高宗对于花费大量金钱购买珠玉感叹道不如用来养兵{17}。由于宋代皇帝的重视,上行下效,宋的大臣和百姓也对玉器十分热衷,甚至出现了权相贾似道为了得到玉带而盗掘了治蜀名臣余玠墓葬的骇人事件。民间对于玉器也是十分喜爱,玉器交易盛行,为了迎合主顾而出现了古玉造假现象。

金代建立者女真族从东北极寒之地,走到了中原,接受了中原先进的封建文化后迅速汉化,吸收了北宋灭亡教训,玉器在金代雖然广泛使用,但金统治者一直保持一个清醒的认识,这与对金朝影响甚深的宋代统治者形成了鲜明对比。从这一点讲,作为汉族传统的宋代统治者赶不上出自于白山黑水的女真族。

注释:

{1}【元】脱脱:《宋史》卷24《高宗纪一》,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

{2}【元】脱脱:《金史》卷43《舆服志上》,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

{3} 《金史》卷94《完颜襄传》

{4}《金史》卷93《仆散揆传》

{5}贾涛:《宋辽金玉器》,清华大学2006年硕士论文。

{6}《金史》卷112《完颜合达传》

{7}《宋史》卷149《舆服志一》

{8}刘敏中《平宋录》卷下,《避戎夜话》,神州国光社,1952年。

{9}【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孝宗皇帝淳熙十四年》,北京:中华书局,1957年

{10}《续资治通鉴》卷145《孝宗皇帝淳熙四年》

{11}《许资治通鉴》卷143

{12}《续资治通鉴》卷110

{13}《续资治通鉴》卷155《宁宗皇帝庆元五年》

{14}{15}《金史》卷43《舆服志下》

{16}《宋史》卷186《食货志下八·互市舶法》页4559

{17}【清】徐松:《宋会要辑稿·食货志四一》页5561,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注: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项目名称:金代东北地区工艺美术研究,编号13YJC760002。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