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试析当代维吾尔族『顶碗舞』的传承创新

所属栏目:音乐与舞蹈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5:08 论文作者:佚名

张铭

摘 要:维吾尔族“顶碗舞”以其独特的舞蹈风格和美学个性向世人展现着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本文通过对维吾尔族顶碗舞的历史追溯,历数了新疆舞蹈人从课堂到舞台对“顶碗舞”的传承与发展创新,分析了“顶碗舞”之所以成为20世纪舞蹈精品的艺术价值。顶碗舞作为维吾尔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值得新疆舞蹈教育者们去代代传承,去丰富它独有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使其在艺术舞台上释放出夺目的光芒。

关键词:顶碗舞 舞蹈教学 传承

新疆,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各民族文明迁徙融合的汇聚之地,是一体多元文化和东西方文明交融之地。现在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在漫长历史长河中,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各族人民,创造了绚烂多彩的乐舞文化。龟兹地区作为中国、印度、希腊和伊斯兰四个文化体系汇聚地,产生了举世瞩目的龟兹文化,而龟兹乐舞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东西方艺术的浸润,在西域乐舞史乃至中国古代乐舞史上,久负盛名,它充分体现了以龟兹人为代表的我国新疆古代各民族的聪明智慧和创造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龟兹乐舞为东西方音乐舞蹈的交流和发展做出过积极贡献。

学界也有很多民族音乐学家们从音乐研究中揭示了西域龟兹乐舞的风貌,他们从音乐结构、音阶调式、乐器编配等方面深入研究得出结论,当今维吾尔乐舞艺术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与其他民族的融合过程,维吾尔“木卡姆”是古代“龟兹乐”的延续与发展。本文需要探讨的是,当代新疆维吾尔族“顶碗舞”承继龟兹乐舞遗韵,在当今舞台艺术实践中展现出的这种历史而来的开放、交流、融合、创新的智慧。

一、“顶碗舞”溯源

在克孜尔135号窟的残存壁画上绘一女菩萨,头戴锦帽,背有光圈,肩搭一条红绸带,上身赤裸,下身穿及膝长裤,赤足,右手胸前托碗,左手虚拈碗沿,舞者的躯体线条轻柔弯曲,动作自然而优美,舞者的神情妩媚,目光流转,脉脉含情,是为碗舞。除用右手舞碗外,也有用左手舞碗者。克孜尔石窟壁画中的碗舞多取材于佛祖因缘故事。相传,佛陀在未得道之前,曾在一菩提树下接受一少女的布施,一碗乳浆,佛陀因此得以悟道。碗舞主要是歌颂布施少女的天真,善良、美丽,由于在龟兹壁画中常见碗舞,估计龟兹古国很流行此舞。

此外,通过后人对克孜尔石窟壁画17窟壁画的临摹,有舞者在头、双肩、双臂顶着点燃蜡烛的碗翩翩起舞的舞蹈图像,我们能够推测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西域先民就已经有了这种舞蹈形式。在西晋时代,中原地区的女乐杂舞中盛行一种《杯盘舞》,从文献资料所记载的《杯盘舞》史料中可以看到与西域克孜尔壁画中的乐舞形象有相似之处。

晋代太康年间(208-289年)流行的《杯盘舞》,是舞者用手接住杯盘,反过来覆过去地舞蹈。因为舞蹈中采用了歌颂西晋统一全国为内容的舞曲歌词,因而将舞名由《杯盘舞》改名为《晋世宁舞》,史称,此舞当时到处都在跳,这反映大乱之后,人心思定。《杯盘舞》的特点是杂技与舞蹈相融合,这正继承了汉代乐舞艺技合一的传统。

在唐代诗人张祜的《■拏儿舞》诗中这样描绘:“春风南内百花时,道唱梁州急遍吹。揭手便拈金碗舞,上皇惊笑■拏儿。”{1}这个舞伎■拏儿应是来自古代新疆的勃伽夷城,或者是以善舞婆伽儿舞而得名的西域人{2}。碗在舞蹈者变化多端的姿态中,始终保持平稳的高难度技巧,使得中原皇上在观赏中惊叹不已。由此可见,这种托碗而舞的形式正是来源于西域少数民族的乐舞。

综上,通过一些古代壁画、诗词歌舞的记载和描述,我们大致推断出古代龟兹乐舞中的碗舞与当代维吾尔族“顶碗舞”之间些许有着一丝勾连,何况,从唐·杜佑《通典》中的记载:“……举止轻飚,或踊或跃,乍动乍息,翘脚弹指,撼头弄目,情发于中,不能自止”中也可领略鼎盛时期龟兹乐舞的风貌,然而,舞蹈终究是一种活态的视觉艺术、造型艺术,离开具体的舞蹈动作和造型姿态而言,可谓是“纸上得来终觉浅”。

二、当代新疆舞人对维吾尔族“顶碗舞”的传承

在研究古代龟兹乐舞的相关文章中,有学者指出,龟兹壁画中描绘的碗舞,确是古代西域曾流行的舞蹈。而且,“解放初期,在新疆的皮山县、叶城县仍然有碗舞在民间流传,这与历史上勃伽夷城的碗舞不无关系。且在相距不远的麦盖提县刀郎麦西来甫中,也有类似碗舞的敬茶舞。”{3}现今维吾尔民间流传的《萨玛瓦尔舞》、《顶油灯舞》、《顶碗舞》、《顶盘舞》、《顶瓜舞》等可被视作古代龜兹舞蹈在今天的遗风。碗舞从最初的供奉敬佛渐渐演变为世俗社会百姓的表演娱乐活动,这似乎是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差距所在。但“顶碗舞”能流传至今,成为维吾尔族舞蹈的典范之作,当代新疆舞蹈人对它的传承发扬,功不可没。

1.“顶碗小碟舞”从民间到舞台的艺术升华

表演性道具舞蹈“顶碗小碟舞”源于库车,以舞者所持的道具而得名,后在新疆各绿洲广泛流传,后来被新疆第一舞人康巴尔汗老师吸收创新,呈现于舞台,后来在维吾尔族舞蹈教学中又被称为《盘子舞》。该舞的表演过程是舞者两手各执一个小碟子,手型兰花指,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竹筷,配合着音乐节奏,指尖带动竹筷,敲打盘边,“顶碗小碟舞”除用筷子敲打外,还常用顶针来敲击。技艺高超者还会在头上顶起4至7个碗,放在最底下的碗中盛有半碗的水,以备谢幕时,舞者将一个个碗取下放在手中,到最后一个碗时,将碗拿起把水倒入其它碗中,让观众们感受舞者舞蹈技艺的精湛。

被誉为新疆第一舞人的康巴尔汗·艾买提对“顶碗小碟舞”早有耳闻,她听说民间艺人赫力其汗在茶桌上表演时能够做出各种高难度、有技巧的舞姿,好学的她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康巴尔汗谦虚地向赫力其汗学习这种舞蹈,赫力其汗倾囊相授,悉心指导康巴尔汗每一个动作和顶碗敲碟的技巧,经过康巴尔汗不断地推敲、加工、创新,康巴尔汗将《盘子舞》以更加成熟精湛的技艺、富有情感内涵的舞台形象呈现在观众面前,并得到了赫力其汗的称赞。

之后,康巴尔汗又向伊犁地区的维吾尔族民间艺人拉比汗和阿克巴拉汗学习可以既击打盘子又击打碗的《盘子舞》,吸收两种盘子舞的优势,从而形成更加技巧高超、表现力丰富的独舞《盘子舞》。

1950年康巴尔汗在仁怀堂为国家领导人表演了《盘子舞》和《纳格拉鼓舞》,受到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一时期,康巴尔汗将旋转的技术融入《盘子舞》之中,顶上道具——碗以此来增加舞蹈表演的难度,提升作品的技艺性。康巴尔汗端庄典雅的舞风使观者为之倾倒,被誉为“新疆的梅兰芳”。

经康巴尔汗改编的作品《盘子舞》主要有以下几个场面:

(1)8人分为相等两组由幕前按舞蹈节拍用筷敲击,相对而出,成为8个人组成一字形,半旋转后鞠躬。

(2)两组的第一人转向左右侧,舞蹈进行至把两边做旋转交替,互换位置,两组各出一人至台中央,有邀请的意思,舞于台上,两边各侧身移动。

(3)退步,舞至出场时的位置,从中心向两侧进行于台前成直线,舞者相间一蹲一立,立者绕蹲者而舞,面带喜色,然后两组相对背仰。

(4)半侧身向幕前进行,双手平举胸前作绕线式的动作,而所执盘子始终保持平衡,盘口相对,至出场时的位置向后退一步行礼,全场即告结束。

2.康巴尔汗“顶碗舞”在教学中的传承规范

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各地兴办舞蹈教育,康巴尔汗首次被聘在西北艺术学院艺术系做系主任,西北地区大量舞蹈人才都是她的学生,她也从一个舞蹈演员转变身份,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舞蹈教育工作者。1954年,她到新疆艺术学校继续从事舞蹈教学工作,以剧目表演的方式进行维吾尔族舞蹈教学训练,“顶碗舞”首次作为维吾尔族传统教学剧目由舞台呈现进入了课堂教学。

到了20世纪五十年代,康巴尔汗的第一代学生也是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第一任系主任、舞蹈教育家再娜甫·沙比提在丹麦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表演了《顶碗舞》。此次演出获得了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她随后又在华沙、丹麦、莫斯科等地进行了巡回演出,向世界传播维吾尔族顶碗舞。半个多世纪的舞蹈教育传承中,《顶碗舞》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端庄高雅、轻盈流畅的美感,成为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经典传统保留教学剧目,在每一届毕业生课程汇报中进行公演,也被内地多所艺术类院校列入民间舞课堂教学,相继邀请新疆艺术学院维吾尔族舞蹈专家吐尔逊古丽·买买提、地拉热·买买提依明等进行教学交流:同时,2013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精品视频公开课《维吾尔族舞蹈》中,将顶碗舞作为重要内容,进行宣传和对外展示。

三、当代舞蹈表演艺术家们对《顶碗舞》的艺术创新

一方面,舞蹈家们在教育传承领域进行着对维吾尔族传统舞蹈的保护,另一方面则是在舞台艺术实践领域对顶碗舞的创新发展。据考证,近现代首先对《顶碗舞》进行艺术创作的是1984年底新疆歌舞团演出的大型古典乐舞《舞乐龟兹情》,编导王小云、霍旭初对龟兹壁画和相关资料作了认真研究,仔细揣摩龟兹乐舞的风格特征,并深入学习库车当地的维吾尔族民间舞蹈,他们将壁画上的顶灯捧盏与民间“顶碗舞”相结合,形成了新的《顶碗舞》{4},编导们有历史观的构思,为观众还原了独具美学品格和审美价值的艺术精品,使观者能够跨越时空,去一赏那独具情致的舞蹈。

但最具影响力的当属康巴尔汗老师的第三代学生、新疆民族舞蹈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海里且木·斯迪克老师,把维吾尔族传统剧目《顶碗舞》从民间艺术样式升华为了现代舞台舞蹈艺术样式,加强了顶碗在技术技巧上的表现力, 2001年经她重新编排的《顶碗舞》在朝鲜平壤举办的青年舞蹈大赛首演,并荣获创作和表演双项金奖。该舞对舞蹈演员的要求非常高,表演时,演员在做旋转、移步等动作时,头上的碗不能掉下来,而且舞蹈动作要求整齐划一,舞姿要优美流畅。该舞凭借其潇洒俊逸、典雅含蓄、轻盈流畅又不失稳重的风格成为20世纪中国民间舞蹈经典。

正因为这一代代新疆舞蹈家們在不同领域对顶碗舞的继承和发展,维吾尔族传统剧目《顶碗舞》才得以从最朴实的民间进入辉煌的喀拉汗王朝的宫廷,从新中国成立后的人民大会堂到英国白金汉皇宫,从国内漂洋过海到国外诸如日本、西班牙、土耳其、伊朗、印度、巴基斯坦、澳大利亚等国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荣誉。

四、维吾尔族《顶碗舞》的艺术价值

经过了历史长河的考验,经历了世界各国观众挑剔的目光考验,《顶碗舞》在舞台上久演不衰,在课堂中代代传承,它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千万观众,并留在了人们心中。进而,在更大的范围内,在更深的层次上,又让《顶碗舞》又从舞台、从课堂走回到孕育她、滋养她的民间。

1.蕴含了丰厚的维吾尔族传统文化

正因为《顶碗舞》的源头与维吾尔族人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所以该舞蹈也极具维吾尔族传统文化特色。

生活在绿洲的维吾尔族,将水视为生命的源泉、纯洁的象征。所以在“顶碗舞”中将水置于头顶,以示水比生命还重要,要加以珍惜。舞者头顶上的碗的数量也有一定象征意义,一般头顶七个碗的含义是代表七层天庭有七仙女保佑平安,九个碗的含义是九九归一,保平安。维吾尔族先民崇尚天,因为天在宇宙的最上端,它通过赋予大地雪和雨滋润着大自然,孕育着生命。又如舞者在表演的最后要把头顶的一摞碗中最底一只碗中的水倒入另一个碗来表达生命的源远流长。维吾尔族在婚嫁典礼上一般用碗盛上水洒在新婚男女脚下,让水流淌,意思是祝愿新婚男女以后的生活像河水一样畅流无阻,幸福美满。

2.技术技巧与丰富的情感表现相融合

无论是教学语境中还是舞台语境中的顶碗舞,都呈现出了在节日中漂亮大方的维吾尔族女子头顶茶碗,欢歌鼓舞,迎接客人,欢乐地庆祝节日的场景,表达了维吾尔族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的民族情感。顶碗舞一开始,每个人头上放五只碗的维吾尔族姑娘迈着云步,随着乐曲的节奏有规律地用手上的筷子(或顶针)击打着手中的小碟,接下来,步伐加快,连续地变化着队形,舞者连续旋转,裙裾飞扬,使得气氛更加热烈。舞者要在飞速的旋转中保持身体重心的稳定和面部表情的欢愉,还要保持碗不能从头顶掉落,乐曲渐渐舒缓,舞者们在稳健的步伐中停止旋转,将头顶的最后一只碗中的水缓缓倒入另一只碗中。顶碗舞以维吾尔族舞蹈特有的旋转技巧、传情达意的眼神和身体各部位典型舞姿的配合,在细致地展现民族文化的同时,塑造了维吾尔族舞蹈的独特魅力——端庄、稳重、热情、细腻。

注释:

{1}全唐诗:卷511-87 扬州诗局刻本 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

{2}激川.龟兹乐舞初探[A].龟兹文化研究(四)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93.

{3}激川.龟兹乐舞初探[A].龟兹文化研究(四)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93.

{4}吴艳春,吴妍青,牟新慧.新疆歌舞文化[M].乌鲁木齐:新疆大学出版社,2012:267.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