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扬州木雕的美术属性探究

所属栏目:音乐与舞蹈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5:15 论文作者:佚名

樊媛媛

摘 要:在中国雕刻艺术中,木雕艺术堪称大宗,其流派和风格遍及全国各地。扬州木雕作为中国木雕的一个分支,其地位虽未匹及中國“四大木雕”,但仍有其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本文以扬州木雕的属性取向问题入手,爬罗剔抉,刮垢磨光,力图还原其从属于美术的本质。

关键词:扬州 木雕 美术 工艺

田野调查归来,笔者陷入莫名的思考。木雕名家们言必谈木雕技艺,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也是他们精湛的雕刻技法。然而,言谈中他们还透露出心中不平与无奈,尽管他们也都精于绘画,但是世人总将他们划分到“工匠”的行列中去,不与画家等同而语。那么木雕究竟是技术还是艺术,是技艺或是美术?

一、扬州木雕的含义

工艺美术是在历史上形成的与物质生产活动直接联系的工艺文化,它以技艺的形式对手工产品进行造型和装饰的美化①。它的突出特征便是将物质生产与美的创造相结合,主要分为以实用为主和以视觉审美为主两大类,运用陶土、金银、玉石、木材、玻璃等各种材料,具有双重性的特征,既是物质产品,又具有不同程度的审美因素,讲究工与艺的巧妙融合。那么,木雕究竟是否属于工艺美术的范畴呢?

中国木雕,历史悠远,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诸多木雕器物将其滥觞定位到史前。《易·系辞》“断木为杵,掘地为臼。”、《吕氏春秋·荡兵》“未有蚩尤之时,民固剥林木以战矣,胜者为长。”的记载,是人类最初参与木雕活动的雏形。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木雕的表现形式呈现多元化面貌,有墓葬木雕、宗教木雕造像、建筑木雕、民间实用木雕等等。到了明清时期,其发展更为广泛,技术也更为纯熟,建筑木雕、家具木雕以及文玩摆件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艺术语言更为丰富多变,地域风格愈加凸显,纹样具象抽象相结合,格调或世俗或高雅,寓意美好深远。从20世纪开始,木雕依附于器、服从于器的属性已悄无声息地发生转变,如东阳等地的木雕即以独立的精美木雕艺术品而遐迩闻名,中国木雕艺术以此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纪元,以美的创造、反映人类的精神世界为首要要义。综上所述,可以总结出中国木雕是中国民间传统工艺之一,它是以木为原材料,根据实用功能或装饰需要而进行艺术加工的一种技艺活动。从定义上来看,中国木雕流传至今而生命力愈加旺盛,可以称之为工艺美术的一朵奇葩。

扬州是中国木雕的流布地区之一。从木雕工艺自身来看,扬州木雕将绘画与雕塑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刀代笔,以木代纸而绘画,将水墨笔韵完美地诉诸于刀下神韵。扬州木雕的雕刻技法多样,具体运用时层次清晰、虚实有致、深浅有度,体现出浑厚古朴、洗练雅致的艺术面貌。《素问·玉机真脏论》:“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扬州木雕对于木材的选择也很考究,大多以金丝楠木、紫檀木等名贵木材为主,彰显出雍容华贵、凝重大气的风范。

与东阳木雕的精细华美相比,扬州木雕造型简约而意蕴深远,不以工细见长,却别具写意画的神韵。其艺术构思之巧妙,刻工之精湛,使其在意境的传达上较绘画不分伯仲,形成了意在刀先,刀随画意的艺术境界。

在此语言背景下,扬州木雕不仅是运用刀具在各种木材上进行绘刻图案或雕塑形象的特殊艺术形式,它更是在扬州这一方水土孕育下的,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和极高的文化价值的地方工艺美术,它集传统技艺、民俗文化、传统礼教、文人情怀、书画创造以及建筑营构观念等于一体,反映在能工巧匠的艺术构思之中,是一种艺术与技术紧密结合的美术形式。

二、扬州木雕的历史发展及其规律

扬州自隋唐时期开始,尤其在安史之乱之后,逐渐拥有了坚实的农业和手工业基础,是中国古代工艺美术生产的主要地区之一②。扬州木雕作为中国古代工艺美术的一朵奇葩,其历史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汉代初现雏形,唐宋时期发展,明清时期走向繁盛。其中,扬州盐商、扬州画派、扬州园林雄峙一方以及“扬州工”的崛起和繁盛,都对扬州木雕文化起到了多方面的刺激作用。由此看来,扬州木雕的发展与扬州经济文化的兴衰沉浮并行不悖,且其愈来愈独立愈来愈强调审美体验的这一发展规律揭示出扬州木雕的艺术性是其不涸生命力的重要保障。

扬州木雕最早可追溯到汉代。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扬州邗江、广陵、宝应、高邮等地发掘的十多座汉墓中均有汉代陪葬墓俑出土,且数量达200余件之多,形制多样,造型古拙,颇为形象。从其艺术形象来看当时的匠人已经具备一定的造型能力和雕刻技艺,更为重要的是所有的木俑均比例和谐,自然单纯,反映出当时的木雕艺术已经有了美的意识的觉醒,这种美表现的是自然之美,古朴之美,静穆之美。

到了隋代,隋炀帝在扬州大兴土木兴建隋宫迷楼,他曾自夸道:“这迷楼中,有一十二重台阁……一百零八所雕闱……”由此可见,当时的木雕应用已经拓展到建筑中去,且其精美大气足以令帝王所青睐。唐宋时期,扬州“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住宅园林的大量兴起,使得木雕与建筑结合得更为紧密。在建筑的梁、柱、门、窗上雕镂形象或刻绘图案,艺术形式的美感和人文意蕴的积淀在平面中获得了立体的延伸,扬州木雕由此依附建筑迎来了兴盛。

明清时期,扬州盐商咸集,富甲天下,《扬州画舫录》记载“四方豪商大贾,鳞集麋至,侨寄户居者,不下数十万。”③经济的膨胀刺激了艺术的发展,他们在扬州兴建亭台楼榭,私家园林,大到梁柱门窗、屏风罩隔,小到屋内的家具陈设均不惜重金打造雕刻。康熙、乾隆皇帝多次南巡驻跸扬州,所到之处筑园造林,修葺行宫,华贵奢靡,所以彼时扬州木雕出现了精致繁复之美的极致追求,不仅在技术上渴求精湛纯熟,更是在视觉上力求达到一种震撼的冲击。其时,扬州书画界群英云集,扬州画派形成并在国内独树一帜。扬州木雕艺人们吸收了扬州八怪的艺术风格,将文人画的题材、意韵融入将木雕之中,使木雕承载了高雅的人文色彩。从此,独立形式的艺术木雕开始登上舞台,文玩摆件、妆奁饰品等逐渐在民间普及开来。艺术之间的相互影响在此期间也显现出来,扬州玉雕、漆器等工艺美术成熟且发达,木雕在借鉴他们技艺的同时,有机地将自身加以整合从而与其他艺术门类相适应以达到浑如一体、锦上添花的效果。

及至当代,扬州木雕更加强调其独立的艺术性,独辟蹊径,将楠木雕刻技艺与点螺技艺相融合。1987年,点螺楠木漆砂砚《大涤草堂》由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其后,大型点螺古楠木雕《泰山揽胜》漆砂砚在日本展出时,以1.7亿日元被收购。以漆砂砚为载体的扬州木雕已经开始将眼光转移到其独立的艺术性上来,逐步摆脱了其作为宣扬传统礼教、显示身份地位以及寄寓吉祥愿望的工具,强调将大自然的无言之美完美地投射到刀下的方寸之间,将文人笔墨下的诗情画意巧妙地融入到良木的生命起伏之中。

纵览扬州木雕的历史发展进程,其雕刻技艺愈来愈趋于成熟,由简练稚拙进化为多种技法的灵活运用,技艺作为一种表现手段大大丰富了木雕艺术的表现力。但历史的事实印证了一点,真正刺激扬州木雕不断发展的内驱力不是其技术,而是其对美的不懈追求,其美术属性是其艺术生命跳动的永恒基调。首先,扬州木雕在流变过程中始终具有风格性、时代性,多样性的面貌来源于不同时期不同的人群对于木雕艺术的审美要求。其次,扬州木雕逐渐脱离建筑装饰而自成门类,可见依附于器的生存之道远远不能满足扬州木雕的发展需要,人们眼光独到地发现扬州木雕独特的艺术表达语言能够将绘画中的意韵生动淋漓地展现在木雕之中,其艺术性不亚于绘画创作,于是便产生了艺术木雕中不是绘画胜似绘画的美学境界。

三、扬州木雕美术属性的特征

美术是以物质材料创造可视的静态空间形象的艺术。①分析扬州木雕的工艺美,可以从它的物质性、视觉性、静态性三个方面来把握。

物质性这里指的就是扬州木雕艺术表达的载体——木材。扬州木雕除了选材精谨以外,对于木材的处理也别具一格。马未都先生曾说:“人是有人性的,木也是有木性的。”木材的木性其实是指木材的质地、色泽、纹理等属性,它们很大程度上制约着艺术创作的过程。扬州木雕艺术研究会会长、扬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周善生先生表示,木雕艺人和木材就像是亲人的关系,只有亲近他了解他才能与他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前期的选材固然很重要,但在创作过程中难免会碰到出乎意料的木结或是木纹,于是乎因料施技、因材施艺是最为关键的也是最为灵活的,这便体现了扬州木雕艺术作为传统工艺美术的一个精妙之处。除此之外,其物质性的另一独特性表现在朴素天然。扬州木雕不似潮州木雕金碧辉煌,几乎不使用彩漆加以粉饰,而是尽可能地彰显木材的天然纹理,这一点在建筑木雕上表现得尤为显著。

视觉性意即审美主体通过审美活动所获得的视觉上的体验。一方面,体现在感官上的享受。如扬州博物馆馆藏的紫檀木雕龙纹叠柜,整个柜面云纹密布,六条巨龙在云雾间游走,画面极富气势和动势,摄人心魄。另一方面,视觉上的审美活动带给受众隐藏在表象下的图像内涵,观者可以透过丰富多彩的木雕形式和题材,窥探不同的社会环境、风俗及文化所塑造的不同人文景象。如以竹文化著称的扬州个园,竹纹罩隔、雀替、撑牙等等,它不同于北方的错彩镂金,而是洗练轻快,雅致宜人,既达到了与园中景物的和谐呼应,也传达出主人诗礼传家的家教家风。

静态性看似并无深文大意,但却在扬州木雕上有独特的体现。它实际上是寓动于静,在静态的木雕艺术品中传递出无穷的意韵与诗意的灵动,表现比动态更深刻的运动。如1985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赵如柏创作的巨型点螺古楠木雕《泰山揽胜》漆砂砚即为典型代表。砚身以一株遒劲苍老、凌云而起的古柏为主体,于林深叶密处引出一泓黯黑的砚池。峰回路转间,云现山开,豁然开朗,整幅作品构思奇特,线条遒劲灵活,实有妙趣横生之感。作品虽是描绘自然山川的一个瞬间,但却营造出流动缥缈的意境,以静衬动,与中国传统绘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結语

正如19世纪的德国美学家莱辛所言“美是美术的最高法律”,扬州木雕对美的追求与表达相较绘画艺术不分伯仲,不是绘画却胜似绘画的风格面貌决定了其在美术这一大门类中的坚实地位。

注释:

{1}李泽厚,汝信.美学百科全书[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0.

{2}朱喆.扬州古代工艺美术研究[M].苏州大学,2013.

{3}【清】李斗,潘爱平.评注《扬州画舫录》[M].中国画报出版社,2014.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