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八大山人与梵高绘画中艺术符号的比较研究

所属栏目:音乐与舞蹈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6:11 论文作者:佚名

梁诗馨

摘要:本文通过苏珊·朗格的符号论以八大山人绘画中的艺术符号所隐含的终极意象为切入点,与梵高的绘画对比整合,从形式意味、符号语言等角度来分析中式的八大山人绘画和西式的梵高绘画一致的含有非理性和不可言语表达的意象。希望通过本文在今后分析中式绘画与西式绘画的探讨中获得新的启示,同时能够更好的体会作品中包含的东西方两种不同的绘画形式中相同的审美意趣和人文情怀。

关键词:八大山人 梵高 艺术符号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8)10-0025-02

东方的八大山人的绘画艺术兼顾“儒、道、释”三家哲学思想,八大作品中图形的简洁、画面空灵以及“意象图式”等形式符号,体现画家孤愤压抑。西方的梵高的绘画艺术具有独特的个性和非凡的魅力,形与色的简化和夸张,表达画家对描绘对象具有强烈的激情和热爱平凡炙热的生命力。东方的国画与西方的油画,本来是毫无关联的两个极端,但是都异曲同工的应用形式符号表达着画家的内心情感。

一、艺术符号

艺术符号是美学家苏珊·朗格继承卡西尔的符号论而提出的,她把艺术问题、艺术符号上升到了哲学的角度,系统地发挥了卡西尔的符号论,反对科林伍德,使符号美学自成一派。她认为“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创造”,强调艺术表现的是人类情感而非艺术家个人的情感发泄。

艺术品作为一个整体来说,是情感的意象,这种意象称之为艺术符号,是一种单一的有机结构体,其中的每一个成分都不能离开这个结构体而独立存在,所以单个的成分不能单独地去表现某种情感。艺术中使用的符号是一种暗喻,一种包含了公开的或隐藏的真实意义的形象,而艺术符号却是一种终极的意象,一种非理性和不可言语表达的意象,一种充满了情感的、生命的和富有个性的意象,一种诉诸于感受的东西。

二、八大山人绘画中的艺术符号

朱耷,号八大山人,明朝后裔,清初“四僧”之一。画工山水花鸟,以画传达亡国之痛,画中浓烈的孤愤情绪,以精湛造诣和高尚情操独领风骚。画风简练雄奇,笔势阔大痛快,意趣冷傲不可亲近。他的花鸟画成就最著,在前人徐渭、陈淳的水墨写意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创新,笔墨豪放而温雅,形成一种稚拙清新的独特风格。以下将从八大山人作品的艺术形象、线条造型和空间布局三大方面分析八大山人作品中艺术符号的意味。

从艺术形象而言,在他所擅长的花鸟画题材中,以神情奇特的水鸟最为引人注目。所作鱼鸟,形象倔强冷艳,眼珠作白眼看人之态,此为画家胸中一股愤慨沉闷情感之寄托,借助佛学禅理,将视觉形象变为令人深思的图像符号。《荷石水禽图》《河上花图卷》等作品,从中体会到画家压抑的悲伤。晚年的花鸟形象具有精神内涵,以禅入画,实现了从传统文化到自我实现的转化,架构通往传统与主观感觉之间的桥梁。

从线条造型而言,八大山人笔下的艺术形象,融入了强烈的主观因素进行艺术处理,通观笔下的花鸟鱼虫形象,含有简化概括和变形的意趣,冷漠神态是为了表达内心悲愤、藐视清朝。虽然有的艺术评论家批判中国画的线条单薄无力,但是八大山人的线条具有节奏与韵律感,有形式意味感,在《鱼鸟册》《鱼鸭图卷》《鱼鸟图轴》等作品中均有体现。画家利用线条勾勒鱼鸟形象,对生活做了深刻的观察与思考,进而根据形式美的规律进行艺术创新,这是一种心灵幻化而成的物象符号,是艺术思想与情感体验相结合的产物,具有强烈的表现性和象征性。

从空间布局而言,八大的空间布局具有简约含蓄与开合取势、造势奇简与动静相参、空间分割与意境深远的特点,是其绘画的精髓所在。一方面,简约含蓄与开合取势。八大的作品中大面积的空白给人空旷茫远的感受,虚无的空间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利用“计白当黑”的手法,给予画面之外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箭在弦上,张力蕴藉其中。另一方面,造势奇险与动静相参。八大的一枝一叶、一花一鸟、一石一草都有生命以绝处逢生的顽强抗争之感,他的奇险造势在于气韵无形处,构图以动衬静。再一方面,空间分割与意境深远。八大山人的画面十分讲究空间分割,张力蕴藉其中,蓄势待发,助长“势”的生成。大道至简,画家笔下的物象通过画外的无像空间联系着画面,看似缺失的局部但却有完整的整体。

三、梵高绘画中的艺术符号

梵高的画具有最为独特的个性和非凡的魅力,强烈的热情表现在艺术之中,个性强烈、感情饱满洋溢。下文将从艺术形象、色彩和油画技法三个方面分析梵高作品中的艺术符号的意味。

从艺术形象来看,无论画的是他住在的精神病院的病房,还是一张椅子、一双鞋子以及自画像都具有极强的个性特征。例如《向日葵》,造就了他悲剧一生的开端,在他画下第八幅《向日葵》后,不到一年时间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梵高曾说:“我要让画面的美出自我的内心,而不是出自颜料”。向日葵具有朴实的气质,是光和热的象征,是画家内心炙热情感的象征,与其说是在画一组植物,不如说是在描绘自己的情绪更加贴切。他对生活既有期待又有恐惧,这种矛盾的情绪体现在画中,将自己狂躁的情绪和性格中温柔怯懦相结合构成画面中那种既躁动不安又要极力克制压抑表现宁静。

从色彩来看,梵高的作品受到日本版画的影响,喜爱用对比强烈的大色块和粗黑的轮廓线表现,不同于印象派真实的补色关系,而是使用表现性用色,产生强烈效果。在《向日葵》中画家以明亮热烈的黄色,向日葵带有金色的光芒和冷绿色的叶片相遇交织,在淡黄色的背景下有一股顽强的态势,其实是其悲剧一生的真实写照和象征。在代表作《夜咖啡店》《星夜》中,梵高使用大色块色彩进行对比装饰,极具概括性和抽象性,像日本版画一样进行简化和概括,不是纯粹靠想象作画,而是面对自然写生调动他想要的色彩,用夸张、简化、抽象等方法,将自然中的色彩抽取出来,给予色彩的审美价值提升到从未有过的高度。

从油画技法来看,流动的线条似的笔触表现画家本人的主观见解和情感,赋予了笔触生命力,使靜态的物象流露出动态的灵性。在《向日葵》中画家以短暂的笔触呈现极其绚烂,每一朵如燃烧的火焰草原布满画面,表达画家狂热般的生命激情。在《星夜》一画中,以弧形旋转的笔触使星、月、云回旋于夜空之中,形成一个云卷星滚的漩涡;形同火焰般升腾、勃发的笔触表现浓烈的生命态势;以条形切割的笔触把教堂和房屋置于宇宙,和笔触构成了旋转晕眩的空间流动感。寂静的村庄、宁静的夜、静谧的星空在色彩线条的晕染下,整幅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四、结语

八大山人的作品中的艺术形象、线条造型和空间布局三大方面,三位一体是一个完整的情感意象,即传达家破国亡,对满清怨愤之情,而这种艺术意象就是苏珊·朗格所说的艺术符号。无论是艺术形象、线条造型还是空间布局,三者缺一不可,都不能单独的去表现这种家破人亡,对满清怨愤之情。从八大山人作品中的独特的艺术形象,结合线条造型和空间布局三个部分来看,满眼尽是愤慨之情,家破国亡、妻离子散,穷尽一生的悲惨遭遇让他提起画笔创作时,不得不痛定思痛,白眼看人之势也是他对满清的冷眼之态。

无论是八大山人的艺术作品还是梵高的艺术作品,都在传达一种终极意象,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非理性而非感性的意象,一种充满了情感的富有鲜明个性倾向的意象。他利用艺术形象、色彩和油画技法三者传达出他对生活既有期待又有恐惧,这种矛盾的情绪体现在画布之上。在《向日葵》中,我们从艺术形象、色彩和技法三者结合里看到他把这种向阳性看作是生命,看作是力量,看作是宇宙生生不息的源泉;在星空里,我们从三者中看到了转瞬即逝的空间流动感,看到了他精神性的一面。这两种不同的艺术形象,都是通过艺术符号呈现出来的。

通过解析八大山人和梵高的艺术作品,我们能够更好的把握苏珊·朗格所说的“艺术符号”。简而言之,艺术符号就是艺术作品中的终极意象,这种终极的意象能够被观者通过知觉直接把握的,是诉诸知觉的形式,它和艺术中的符号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八大山人作品中的艺术形象、线条造型和空间布局三大方面,三者构成有机结构体;梵高作品中的艺术形象、色彩和油画技法三者,也是一个有机结构体,三者缺一不可,共同构成艺术家想要传递的情感的意象,也就是艺术符号。

参考文献:

[1]朱良志.八大山人研究[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10.

[2]石泠.八大山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3]石泠.中国书画名家画语图解之八大山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4][俄]康定斯基.艺术中的精神[M].李政文,魏大海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5]何政广.梵高[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8.

[6]高振美.绘画艺术思维的新空间[M].北京:朝阳出版社,1999.

[7]孔可勤,叶奕乾,杨秀君.个性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4.

[8]陆扬.死亡美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9]張明.解读缤纷的色彩世界[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7.

[10]黄海澄.艺术的哲学[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5.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