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短暂而强烈的轰鸣

所属栏目:音乐与舞蹈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7:03 论文作者:佚名

李昕殳

摘要:本文介绍并讨论了短短存在于1948-1951三年间的欧洲艺术家团体CoBrA的存在特点和其与其它任何艺术行为流派所不同的灵感来源及创作目的性,旨在向艺术界和学术界清晰整理和普及CoBrA无人出其右者的直觉先锋精神,并探究在后艺术哲学时代是否能用存在主义观念带入理解此艺术家团队最本质的人文主义关怀。

关键词:CoBrA艺术团体  直觉  自发性  艺术灵感  存在主义  时代使命感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8)05-0060-03

1948年11月8日,丹麦艺术家Asger Oluf Jorn阿格尔·乔恩在一家巴黎咖啡馆里召集了来自丹麦、比利时和荷兰三个在德国纳粹统治下经过长期彼此隔绝的国家的艺术家们,组成了一个名叫CoBrA①的先锋艺术运动团体:Co代表Copenhagen哥本哈根,Br代表Brussels布鲁塞尔,而A便是Amsterdam阿姆斯特丹。这大约30名艺术家在从1948年起到1951年慢慢结束的这三年中,以他们强烈的自发性和叛逆的绘画风格席卷整个欧洲。艺术家们使用直觉②代替构思,用松散的笔触代替精雕细琢,并且肆无忌惮地泼洒反差剧烈的色彩来制造作品。在所有看似激进的艺术行为之下,艺术家宣称艺术来源于“非艺术”以及“外围艺术”,以及孩子的创造力才是源源不断的艺术动力和得以长久的生命力。

什么是历史使命感?艺术家是应该背负什么样的责任和传承?艺术家是否可以拯救除自己之外的他人③?笔者始终认为CoBrA的艺术家在为回答这三个问题而不懈努力。CoBrA标题为“La cause était entendue”④(The Case Was Settled)的团体宣言表明了他们并不认同当下的艺术先锋运动中所表现出来的独裁主义和贫瘠乏味的创作氛围;CoBrA的艺术家们希望他们自身的艺术是在一个有机的形势下以协作试验的生长出来的,并且完全独立于目前的艺术先锋运动之外。由于艺术家们早前都生活于纳粹的占领之下,所以对于他们而言一个非常重要的创作动力来自他们试图直视和提供一种对抗西方主流思想观念关于战后欧洲世界只剩苦痛和挣扎的可能性。艺术家理应用创作来唤醒民众并提供没有阻碍和负担的一种生活动力。因此,抽象主义和自然主义在CoBrA眼里都是陈腐保守的靡靡之声,在这个时代里明显是不合适也不是必须的。

正是因为对艺术高度活力的追求,对于CoBrA而言,法国传统的艺术传播渠道,沙龙和画廊是非常过时的灵感来源,他们坚信未被开化的创作才是主要的艺术影响力,这包括孩童们的涂鸦,心智缺陷类人群的连觉创作以及原始艺术。这里就和意大利哲学美学家Benedetto Croce克罗齐的思想发生了重合:我们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批判克罗齐的主观唯心主义美学思想,把单纯感觉式的直觉混为艺术形象思维,但这恰恰就是CoBrA所重视并极力加以发展加入到艺术根本创作来源的唯一形式。孩童们的直觉和心智缺陷特殊人群的直觉和普通人甚至艺术家在宽度和广度上并没有区别,但前两者却有可能用最直接和完整的方式去表达这种直觉,这便是CoBrA的艺术家们如今需要去重新学习并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上的。

我们可以看一下可能是CoBrA中最为人知的一件作品Questioning Children (1949),艺术家是Karel Appel⑤卡雷尔·阿佩尔。对于残暴的二战,Appel的反思建立在使用由于二战造成的艺术家称为垃圾对象的材料创作。这件作品使用了废弃的木头和一扇破碎的窗户,勾画出一群在战争之后脸上带着悲伤但是依旧在微笑的被遗弃的孩子们。Questioning Children这个标题在原初的荷兰语中可以被翻译为“乞讨的儿童”。Appel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即使不再过多的解读这幅画作中包含的情感内容,观看者也很容易体会艺术家为了直面民族集体无安全感而作出的努力。艺术家对于触手可及的材料进行艺术创作在今天看来是一种极为基本的当代艺术创作手段,对于Appel而言,当时他自己的表达却是这是对原始主义艺术的致敬和崇尚,在笔者看来,这种原始主义衍生出来的原生艺術形态在后来的艺术家Jean-Michel Basquiat⑥身上同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Karel Appel, Questioning Children (1949)

CoBrA的创作技艺在50年代到60年代以抽象表现主义闻名的纽约学派艺术家中也多有所见,所以当我们再把Jackson Pollack杰克森·波洛克或者Willem de Kooning威廉姆·德·库宁的作品平行地和CoBrA艺术家的创作做对比观察,就不难发觉两者之间的相似之处。虽然对抽象主义和自然主义画派嗤之以鼻,对超现实主义,CoBrA的艺术家们却没有着急否定,尤其是对于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使用的Automatism⑦自发性创作方式极为感兴趣,总是试图将此“自发性”发展到极致,让画面上线条交缠混乱,色款撞击破碎。这个兴趣和现象可以在CoBrA艺术家Jean-Michel Atlan⑧和Christian Dotremont⑨的作品Les Transformes (1950)上得到显现。虽然艺术家们并没有声称他们在创作的时候是使用了自发性创作的方法,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字母和单词以一种玩乐的形式似舞蹈般在纸上跳跃,包括自发的在单词周围的绘画和宽广的色域,还有创作者之一的Dotremont和当时的超现实主义画家紧密的关系,无不说明了Les Transformes就是CoBrA和超现实主义融合的风格写实。

Jean-Michel Atlan and Christian Dotremont,

Les Transformes (1950)

和混杂恣意的创作形态相似的,CoBrA的艺术家往往具有多重身份:文章一开始提到的创始人之一Asger Jorn阿格尔·乔恩除了画家之外,也是一个积极的雕塑家、陶塑家和作家,同时也是另一个国际情境主义艺术家组织的创始成员。创作于1952年的石版画On The Silent Myth: Opus 4B(1952)是他作为CoBrA成员时期最具独特自发性风格的典型代表作品。在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运用神话概念的生命之轮来解构自己对传统民俗艺术的兴趣,同时我们依然可以清晰捕捉到超现实主义自动创作的印记。大面积背景的棕黑色,似轮廓般的浅亮蓝色,零星繁密点缀的青绿色和有意无意的白色空隙,无不彰显CoBrA潦草但深刻的艺术造型笔触。笔者推测,这是Jorn对于现实世界和生活提供解决方案的核心内容来自于重新审视古代神话,用个体独特的绘画语言构建新的神话世界,这样的艺术动机在二战结束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被很多创作者不断尝试和推进。

Asger Jorn, On The Silent Myth: Opus 4B(1952)

在对CoBrA并不太多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他们经常被定义成时代下的古典艺术的当代解读,具有固执的理性,运用几何性抽象,对社会现实主义者独裁般的推崇,不时而下意识显现出一种根深蒂固的阶级固化和限制形态的中产阶级的认知。以上所有,极为讽刺的是被CoBrA所规避否认的行为宗旨和极力避免的内容表现。在团体存在的那三年,这种误读可能是由于绝大多数普通人和一部分艺术家学者对现代艺术⑩兴起抱以怀疑和观察的态度,虽然CoBrA自己否认他们投身于艺术先锋运动的枯燥内容,但是他们的美学见解自称为“解脱束缚的欲望”,追求纯粹的欢愉的、直觉性的、自发性的和即兴的创作过程,自然而然将他们归立于传统艺术教规之上。或许连CoBrA自己都未曾察觉,这些艺术家们的思想和创作如果放在存在主义框架下做简单透视分析,看似断裂突兀的纹理便能梳理清楚。

在1951年,CoBrA的成员们终于因为关于政治是否应该介入艺术这个问题的分歧以及Dotremont和Jorn的健康問题而决定分道扬镳。在他们35名成员的最终展览上,我们见到了这个团体一直以来的支持者和好朋友——Alberto Giacometti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贾科梅蒂和CoBrA的紧密关系从另一方面夯实了笔者的观点:存在主义本质是贯穿这个团体的隐形龙骨。在本文中并不会对存在主义这个庞大的哲学概念进行理解和展开,而是剥离出CoBrA艺术行为中最具典型性的存在主义佐证。从孩童的艺术创作中汲取灵感进而创作这个过程完全复制了存在主义中个体性、可能性和创造性   的三大要素:抛弃对艺术本质的探究,仅从个体肉眼所见的艺术形象观察去创作,并主动抑制思维活动,用下意识的肢体活动来完成艺术作品。就如同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所言“存在先于本质”,艺术本身也没有天经地义的审美和批判,观察者没有义务遵循某个所谓的审美标准或美学信仰来评价某个作品,我们对艺术作品的观察,需要的是对作品本身的呈现进行关于美的感受,而不是判断这是个什么作品或者这个作品代表了什么。否定预设,从艺术作品的本源出发  ,接受和拥抱看似不那么艺术的艺术作品,回归你我早已遗忘的艺术本能,这才是艺术的历史使命,艺术家的时代使命。

注释:

①这五个字母的组合恰巧是眼镜蛇的英文单词,虽然现今几乎所有中文研究中都将CoBrA称为眼镜蛇艺术团体/先锋组织等,但笔者却对此抱有疑问:虽然单词词义上的巧合或许是当初创始艺术家们基于理念解读和传播需要的有意而为之,但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我倾向于不用中文释义而直接用原本英文直接称呼更为合适。因此本文中将一概直接用CoBrA写作。

②[意]克罗齐:《美学原理》,朱光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

③Monroe C:Beardsley: Aesthetics, Problem in the Philosophy of Criticism, Indiana: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1981.

④这个宣言的起名也是1947年7月由比利时和法国革命超现实主义者签署的早期文件中的一段话,题目是“a cause était entendue”。

⑤Christiaan Karel Appel(1921年4月25日-2006年5月3日)荷兰画家,雕塑家和诗人。他在14岁时开始绘画,并于20世纪40年代在阿姆斯特丹的Rijksakademie学习。1948年成为CoBrA的创始人之一。他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雕塑家,曾在Great Samo博物馆和MoMA现代艺术馆展出。

⑥Jean-Michel Basquiat(1960年12月22日-1988年8月12日)美国艺术家。Basquiat和他的涂鸦二人组SAMO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运用嘻哈,朋克和街头艺术运动在曼哈顿下东区的文化温床中写下了历史。到了20世纪80年代,他在国际上的画廊和博物馆展出新表现主义画作。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于1992年举办了他的艺术回顾展。

⑦超现实主义中的自发主义是艺术创作的一种方式,艺术家通过抑制意识来控制创作过程,让无意识的思想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⑧Jean-Michel(1913年1月23日-1960年2月12日)法国画家,在1946年遇到Asger Jorn并加入CoBrA团体,他本人在巴黎的工作室也成为了团体经常碰面的地方。

⑨Christian Dotremont(1922年12月12日-1979年8月20日)比利时画家兼诗人,出生于比利时特维伦。他是革命超现实主义集团(1946)的创始成员之一,他与丹麦艺术家Asger Jorn一起创立了CoBrA。后来他因为绘画诗而闻名(法语:Peinture mots),他本人称之为Logorams语标。

⑩William Barrett:Irrational Man, A Study in Existential Philosophy.New York: Anchor Books editions,1990,pp.45-50.

Alberto Giacometti阿尔贝托·贾科梅蒂(1901年10月10日-1966年1月11日)是20世纪最重要的瑞士雕塑家。他的作品是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风格的伟大成就代表,并且讨论了关于人类状况的哲学问题以及存在主义和现象学。

Walter Kaufmann: Existentialism,From Dostoevsky to Sartre.New York: Plume,2004, pp.85-94.

Julian Young:Heideggers Philosophy of Art.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pp.5-25.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