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坚守在命运的戈壁里

所属栏目:艺术理论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3:34 论文作者:佚名

汪洋

【摘 要】《图雅的婚事》将戏剧性叙事结构和简约质朴的影像风格较为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我们下面就叙事和空间调度两个角度出发,与好莱坞商业电影的经典叙事作比较,解读这部戈壁草原里细如微尘的平凡女人如何在辽阔的生活里挣扎的电影。

【关键词】叙事结构;冲突;情节;视听语言;空间调度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20-0112-01

一、叙事结构分析

《图雅的婚事》看似质朴而松散的叙事方式却严格遵循好莱坞电影经典叙事的线性结构,有着明确的结构规律——除了按照开端、发展和结尾的三段式结构,同时也强调情节的因果链条式的线性发展,建置、冲突(对抗),并且有一个预定的结尾,一切情节冲突都是为了达到那个预设的目的地。

开端——建置图雅的矛盾,就是家庭的重担以至于必须另嫁养夫;发展——许多人来提亲,但是都打了退堂鼓,邻居森格趁机用打井的方式向图雅求婚,而图雅对森格态度的改变使得故事朝结局发展;结尾——图雅与森格结婚。

既然预设的结尾是图雅带夫另嫁森格,那么一切的情节建置和矛盾引发的转折都向着这个结尾而发展,这种冲突和转折需要设置一些“激励事件”。“激励事件必须彻底打破主人公生活中各种力量的平衡,然后在他心中激起平衡的欲望,最后激励事件推动主人公去积极地追求这一对象或目标。”[1]本片中,图雅丈夫瘫痪失去劳动力导致图雅劳累至腰伤,腰伤导致不能再劳累,图雅必须找到经济或劳动力的依靠,就构成了图雅带夫另嫁的动机,这几个点环环相扣,成为推动剧情发展的“激励事件”。

除了主要的激励事件和矛盾外,我们看到导演和编剧在这部影片中也设置了一些辅助情节,比如说森格妻子关系这条线索:影片开头森格就因为妻子跟人私奔而醉酒,结果得到图雅的帮助,为两人关系发展埋下伏笔;森格妻子和情人拐骗了森格的卡车,森格站在城外等待,使图雅有机会碰到森格,并让森格去找巴特尔,而之后巴特尔的自杀使森格有了动机把图雅从宝力尔手里追回;故事推进到结尾部分的时候,森格妻子的回归则造成森格和图雅婚事的阻碍,使图雅误会了森格差点接受普日布的求婚。森格的妻子在本片中从未出现过,一切有关她的行为交代,看似偶然实则是必然的安排。这些辅线和主线交织在一起,深化了矛盾,铺垫了动机,也推动情节朝预设的结尾发展。

二、空间调度分析

(一)剪辑。以好莱坞商业电影依据事件发展逻辑和剧中人物视点以及观众的心理而建立的一套完整的视点策略。与之相反,本片的大部分场景都没有用分析性剪辑法分切,而是用全景镜头客观的观察,或者依靠人物的行动或镜头的摇移以及画外空间的调度来叙事,并且以画外音、人物出入的方式打造向外发散式的空间。例如,影片开始不久,图雅将醉酒倒地的森格救回家,之后端奶茶进门,摄像机跟着从右摇到左,图雅坐到巴特尔旁边喝奶茶,两人聊森格醉酒的事情;之后,扎亚从右边入画坐在图雅旁边报告丢失羊的消息,之后图雅端着茶碗就睡着了。这个长镜头总长1分20秒,用人物和摄像机的运动,既交代了图雅家的环境,又表现了一家四口的关系。

(二)景别和景深。为了突出戈壁草原的荒凉以及人在这个恶劣环境中的抗争,本片大量运用全景镜头,并且采用横向水平调度,突出戈壁的自然环境特点。例如:身无分文的森格带着刚刚经历自杀事件的图雅一家回牧场,全景镜头表现图雅牵着骆驼在蜿蜒的道路上前行,他们的命运在浩瀚的戈壁里显得如此渺茫。

同时,部分景深镜头的运用既使画面显得更有层次,也丰富了空间的调度,并且客观地表达了多义的人物关系。例如,普日布两次来图雅家提亲,里间里吹笛子的巴特尔曲不成调,室内的小门窗呈现出一种画框式的景深构图;宝力尔带着图雅和孩子离开巴特尔时,巴特尔在疗养院的窗户里默默看着妻子另嫁他人,玻璃窗将室外的图雅和孩子们构成一个画面,巴特尔就像被隔绝在另一个空间的困兽,他对妻子的另嫁无能为力。

(三)画外音。由于本片常常使用全景镜头来表达一种客观的视点,画外音的使用拓展了影片空间的纵深向度。画外音能暗示视觉行为外所延伸的空间,明确引导观众对画外空间的注意力。

由于戈壁草原辽阔的空间,牧民们的对话常常用喊叫的方式。森格找到图雅还羊的场景中,森格和图雅距离很远,两个人的对话都在这一个镜头里发生,之后森格骑车向纵深方向扬长而去,并在远处点破了图雅的真正需要——男人。此处画外的摩托声和森格扯着嗓门的那一声突显了这个镜头里的纵向空间,表现了草原的遼阔。

画外音也使得人物关系的表现更为丰富。比如说普日布第一次到图雅家求婚,中间接了一个巴特尔在另一个房间吹笛子的景深镜头。这时巴特尔的笛声显得凌乱,说明巴特尔的不安;当普日布一行人提出不能娶图雅,画面并没有切到巴特尔的镜头,而是用画外欢快的笛声暗示巴特尔的如释重负——巴特尔的内心深处并不愿意图雅另嫁。而当图雅在对森格失望以后答应了普日布的第二次求婚时,先是画外传来巴特尔的笛声,这次的笛声冷静平缓;图雅下意识地望向笛声传来的方向,画面才接到巴特尔吹笛子的镜头。

参考文献:

[1](美)罗伯特·麦基.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