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从神话原型批评理论看《哈利波特》主要人物形象

所属栏目:艺术理论论文 发布日期:2018-12-12 15:34:20 论文作者:佚名

杨绮婷

【摘 要】神话原型批评理论认为,文学产生于神话,最基本的文学原型是神话。西方现代魔法神话《哈利波特》与古希腊神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主要人物哈利波特、伏地魔和邓布利多分别与传统的英雄、撒旦和智慧老人原型相呼应。这些经典神话原型有助于人们加深对书中人物的理解,并唤醒人们深藏的情感欲望。

【关键词】神话原型批评;哈利波特;英雄原型;撒旦原型;智慧老人原型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20-0227-02

从古希腊古罗马到21世纪,神话传奇一直深受人们喜爱。弗莱是神话原型批评理论的创始人和集大成者,他认为,“文学产生于神话”,一切文学都是在“由人类的希望、欲求和忧虑构成的‘神话世界中写成的;其原因就是‘文学是神话性思维习惯的继续。”[1]古老神話中许多原型代代相传,经久不衰,《哈利波特》用新瓶装旧酒,主要人物个性鲜明,反映了亘古存在的神话原型。

一、哈利波特——英雄原型

约瑟夫·坎贝尔的《千面英雄》追溯了世界各地神话中的英雄故事,总结出神话中英雄的历险之旅遵循“启程——启蒙——归来”的规律。细读《哈利波特》七部曲,主角哈利波特的成长历程基本符合坎贝尔揭示的英雄成长模式。

(一)英雄的童年:不平凡的出身与长期的默默无闻。在希腊神话中,每位英雄都拥有显赫的出身,被赋予非凡力量。J.K.罗琳笔下的哈利波特同样不凡,他从出生起就是魔法界的传奇,是唯一一位逃过伏地魔杀戮咒的人。

坎贝尔说:“命中注定的孩子不得不面对长期的默默无闻。这是一段极度危险、失意或饱受耻辱的时期。”[2]尚未揭晓身世之谜前,哈利波特只是个寄人篱下的普通小男孩,受尽姨夫一家的白眼和欺凌。尽管哈利童年时期与魔法世界隔绝,他还是表现出巫师的潜质:他能从地面跳到烟囱顶躲避表哥和其帮凶的追打,可以用蛇佬腔与大蟒蛇对话。哈利11岁生日那天从海格口中知悉自己的身世,在长期默默无闻之后,他回归魔法世界,开启全新生活。

(二)英雄的历险:超自然的援助与一系列的考验。哈利在霍格沃兹学习的七年里,每一年都面对不同的考验。当他陷入迷茫时,总有人为他提供帮助,他也从一个腼腆、自卑的男孩成长为率领魔法界巫师为自由、和平和权力而战斗的领袖。哈利得到的帮助主要来自母亲莉莉和校长邓布利多。莉莉临死前将爱融入哈利的血液中,让伏地魔无法触碰和伤害哈利。当哈利长大独自面对力量强大的伏地魔时,母爱多次在危急关头拯救他。邓布利多也多次或明或暗帮助哈利,适时为哈利解答疑惑,鼓励他一直前行。

《哈利波特》前三部中哈利“初生牛犊不怕虎”,在与伏地魔的对决中依靠过人的勇气取得上风。第四部后,伏地魔恢复肉身和强大的魔法能力,双方正面交锋的次数逐渐增加。哈利的意志和能力得到极大的磨炼与提高,在火焰杯决赛现场和魔法部面对伏地魔毫无畏惧。到了第七部,哈利和朋友一边躲避伏地魔的追杀,一边四处搜寻和销毁魂器,在霍格沃茨终极之战中杀死了伏地魔。

(三)英雄的归来:生活的自由。完成战斗后,英雄带着从中获得的智慧与力量重返现实世界。在体验了满足灵魂的快感后,他必须接受现实的平淡,同时,他也收获生活的自由和人类的拥护。大战结束几年后,哈利和罗恩的妹妹金妮结婚并生下三个孩子,享受家庭的温暖,“伤疤已经十九年没有疼过了,一切太平”。而关于“大难不死的男孩”如何成长,如何凭借爱与勇气战胜黑暗邪恶势力的故事将会流芳百世。

二、伏地魔——撒旦原型

荣格的原型理论用“阴影”描述我们内心深处隐藏的或无意识的心理层面:“阴影的组成或是由于意识自我的压抑,或是意识自我从未认识到的部分,但大多是让我们的意识自我觉得蒙羞或难堪的内容。”[3]文学作品中的“阴影”原型多以魔怪形象呈现,他们在人世间是独裁者。

撒旦是西方神话中最经典的魔怪形象。《旧约》中,撒旦还是“上帝使者中的一员”[4],到了《新约》,撒旦发生叛变,成为“上帝和世人的死对头,万恶之源,万恶之首。”[5]《哈利波特》塑造了一个经典的撒旦形象——伏地魔,他在主要人物表中被定义为“杀死哈利父母的‘恶魔头”,代表黑暗、邪恶、诱惑和毁灭的力量。

(一)名字和形象。伏地魔的本名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Tom Marvolo Riddle),“汤姆”和“马沃罗”分别取自父亲和母亲祖父的名字。他非常憎恶本名,成名后颠倒其字母顺序,改名为伏地魔(“我是伏地魔”的英文是“I am Lord Voldemort”)。《约伯记》中耶和华问撒旦:“你从哪里来?”撒旦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6]《路加福音》中,耶稣说:“我曾看见撒旦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7]《哈利波特》中文版译者将“Voldemort”翻译为“伏地魔”,从名字上暗示他是撒旦原型。

撒旦在《旧约》中以一条古蛇的形象出现,他诱哄亚当夏娃吃下禁果,诱惑耶稣违背神的旨意。伏地魔首次登场展示了像蛇一样的外表,“那张脸的颜色像粉笔一样死白,红通通的眼睛放出光来,下面是两道像蛇一般细长的鼻孔”。伏地魔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代,斯莱特林学院院徽正是一条蛇。他还会蛇佬腔,擅长摄神取念的魔法,煽动一群巫师成为食死徒追随他。

(二)走向堕落。撒旦本是上帝座前的六翼天使,曾有“明亮之子”和“早晨之子”之称。后来他因骄傲自大妄想与神同等触怒上帝,被放逐地狱后堕落为恶魔之首。伏地魔的“黑化”之路与撒旦的堕落十分相似。

伏地魔上学期间外表出众,头脑聪明,获誉众多,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然而他背地里野心勃勃,瞒着老师们研究邪恶的黑魔法,心狠手辣,利用蛇怪袭击在校的非纯血学生,把海格赶出学校,谋杀祖父母和父亲。

在霍格沃兹的最后一个学年,伏地魔得知保持长生不老,灵魂永远不灭的绝佳办法:制作魂器。要制作魂器,必须先谋杀他人,然后分裂自己的灵魂,并将灵魂的一部分藏入某个物品中,这样人即使身体遭受袭击或摧毁也不会死。人的灵魂理应完整无缺,将其分裂是违反自然的极度邪恶行为。有过多次杀人经验的伏地魔摸索出门道,毕业前用自己的日记成功制作出第一个魂器,走上作恶之路。

(三)追求至高无上的权力。《哈利波特》的故事情节可简单归纳为魔法界正义一方与邪恶一方的夺权战争,伏地魔就像撒旦觊觎上帝的统治权一样垂涎魔法界的控制权,他不惜一切铲除异己,企图实行强权统治。然而在高锥克山谷一战中,一直不可一世的伏地魔忽视了母爱的力量,他被自己施下的阿瓦达索命咒所伤,肉身和魔力烟消云散,只能逃往阿尔巴尼亚森林,十年后附身他人才重回巫师界。

回归后,伏地魔一直寻找机会重夺魔法界统治权,与哈利的多次交锋中,伏地魔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犹如交战中的撒旦。在神话故事中,邪恶永远不能战胜正义,為非作歹者会得到报应。撒旦最后被投进硫磺火湖承受巨痛,伏地魔则众叛亲离,6个魂器被逐一销毁,最终他自己也被哈利杀死,永不复生。

三、邓布利多——智慧老人原型

在人类的潜意识中,年长者是智慧的化身,这是人在幼儿时期父母崇拜的延伸。人类对年长者有潜在的推崇心理,在神话故事中,年长者往往以“智慧老人”形象出现,他们全知全能,关键时候为身陷困境的英雄点拨迷津。《神曲》中,维吉尔出手相救危难中的但丁,并带他游历地狱和炼狱;《魔戒》中的甘道夫是正义一方最强大的魔法师,是魔戒能销毁的关键;《哈利波特》中德高望重的校长邓布利多也是这一原型的诠释者。

(一)智慧与善良的象征。荣格认为,“智慧老人”原型有两方面特质,“一方面代表知识、思想、洞见、智慧、聪颖,另一方面亦代表诸如善良、乐于助人的道德品质。”[8]阿不思·邓布利多是魔法界公认的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霍格沃兹建校以来最伟大的校长,“伏地魔唯一害怕的人。”为阻止伏地魔称霸,邓布利多创建并组织凤凰社顽强对抗。作为校长,他选贤举能,不论出身,聘请狼人卢平担任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师,让有巨人血统的海格讲授保护神奇生物课;他关心学生的身心健康,与政府部门魔法部对抗,反对摄魂怪在校园游走吞噬快乐。邓布利多终身致力于保护麻瓜和弱势群体,为狼人、巨人和家养小精灵等群体争取权利,促进各种族平等和谐。

(二)英雄的引路者。神通广大的智慧老人是英雄冒险之旅的强大援助者,他们常常在英雄身陷困境时出现,为英雄提供精神指引和物质帮助。

在邓布利多漫长的一生中,亲情是缺席的——父母早逝,妹妹意外死亡,兄弟决裂。这位伟大的巫师甚少体会到亲情的温暖,哈利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缺。邓布利多给予哈利特殊的关爱,他们的亲密远超校长与学生的关系。书中不乏二人畅聊谈心的情节,智慧老人不厌其烦地为迷茫的少年英雄揭开心中的疑惑。

当哈利怀疑自我的时候,邓布利多点明他和伏地魔最大的不同,使哈利能自信地当格兰芬多的学生。当哈利提及家人,邓布利多一方面为哈利能积极面对亲人永远离世的事实而欣慰,另一方面告诉哈利怀念死者并不可耻,人们爱过的人并不会真正离开。

智慧老人是“先知”,他洞悉英雄即将面临的倒霉困境和危险,会提供一些有效的方法供英雄上路。邓布利多足智多谋,在世时安排好一切,确保自己离去后哈利也能得到帮助。他把熄灯器、《游吟诗人比伯的故事》和含有复活石的金色飞贼作为遗物分别留给罗恩、赫敏和哈利,在寻找魂器和最后打败伏地魔上,这些东西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四、结语

《哈利波特》在全世界广受欢迎,不仅是因为它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满足了人们对魔法世界的向往,还在于它重现了植根于人类集体无意识中的神话史诗,渗透英雄、撒旦和智慧老人等神话原型的指涉,唤起蛰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情感。爱与勇敢,珍视朋友,直面死亡,这是《哈利波特》系列带给我们的宝贵人生经验。

参考文献:

[1]诺思罗普·弗莱.批评的解剖[M].陈慧,袁宪军,吴伟仁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6.

[2]约瑟夫·坎贝尔.千面英雄[M].黄珏苹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6.

[3]申荷永.荣格与分析心理学. 荣格与分析心理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4][5]施正康,朱贵平.圣经事典[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5.

[6][7]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国基督教协会编.圣经[M].中国基督教协会,2010.

[8]荣格.荣格文集:原型与原型意象[M].高岚主编.长春:长春出版社,2014.

27926090 13943037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