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论文网,覆盖经济、管理、教育、医学、建筑、艺术等700余专业30余万篇硕士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免费参考!

基于科研论文发表数据分析与解读中国新药创新主体的能力和功能定位

所属栏目:高级职称晋升论文 发布日期:2019-02-19 17:21:05 论文作者:佚名

[摘要] 目的 通过统计分析2008-2017年在国内外学术论文期刊上发表的施引“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支持科研项目的情况,分析、统计数据侧面反映新药专项实施对我国基础药物创新研究方面带来的深远影响。方法 以“Web of Science”数据库数据为检索对象,通过查询、统计分析2008年“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实施以来,国内机构以此为基金资助发表论文的情况,并定量分析新药专项承担机构 2008-2017年在药学学科发表论文的各项计量学指标的变化趋势。结果 新药专项自2008年实施截至2017年以来在SCI期刊发表论文总数1 400余篇,被引频次总计18 817,施引文献15 393,平均每年引用次数达到2 090。共有271个科研院所、研究机构在新药专项资助下发表论文。共有211种期刊发表了新药专项资助的论文。结论 根据统计、分析结果表明“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的实施对我国药物基础研究创新、研发能力带来了深远的影响。经过近十年的实施,由新药专项资助发表的论文无论在数量、质量还是在发文、引文方面都有了显著的提升,反过来论文发表带来的基础研究创新对医药产业自主研发方面起到了有效的促进。

[关键词] 科学引文数据库;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医药创新能力;施引文献

近年来,我国医药工业虽然一直保持着平稳快速的增长,然而目前在新药研发创新方面我国与医药产业强国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为此,2008年8月我国政府启动了“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新药专项)[1]。新药专项的实施有助于推动医药领域的政产学研用结合,促进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引导创新要素向企业集群的流动,并加速科技成果成为生产力的转化[2]。在此基础,我国医药行业探索构建以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行为主体之间互为联系协同,以知识创新和技术扩散为核心的新药创制研发网络体系。

新药专项是以实际应用和产业发展为导向,为针对严重危害我国人民健康的10类(种)重大疾病(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糖尿病、精神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耐药性病原菌感染、肺结核、病毒感染性疾病以及其他常见病和多发病),研制一批重大药物,完善国家药物创新体系,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加速我国由仿制向创制、由医药大国向强国的转变。专项实施期为2008-2020年,按照3个五年计划分阶段落实。新药专项总体目标是到 2020 年把我国建设发展成为医药科技强国、产业大国;以实现保障我国人民健康、维护国家战略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需求[3]。

1 研究方法

该文主要根据检索“Web of Science”数据库数据[4],统计2008年新药专项实施以来,国内机构以此为基金资助发表论文的情況,并定量分析新药专项承担机构 2009-2017年在药物化学学科发表论文的各项计量学指标的变化趋势,评估新药专项十余年实施期间对各机构在学科研究领域中创新发展的影响。此前已有工作完成了“十一五”期间新药专项资助发表论文情况研究分析,该文反映的是新药专项最新进展,检索日期截止至2017年年终。

2 研究结果与讨论

自2008年实施新药专项以来,我国药物创新体系建设成绩显著。在全球最重要的4种国际性药物化学期刊上,我国1991-2000年发表文章 90 篇,2001-2010年发表文章数量猛增到1 720篇[5]。以其中最重要的一种药物化学杂志JMC为例,此前,我国在该刊上发表论文数及投稿录用率远低于欧美及日本和印度等国;新药专项实施以后,这两项数据逐年上升迅猛,其中论文发表数量见图1。2010年期间中国发表论文数量与德国并列第五,占该刊发表论文总数的 5.43%,而2017年发表文章数量上升到133篇,占该刊发表论文总数的18.81%。

2.1 “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资助论文发表概况

多年的发展使得我国药物创制能力有了很好的积累,在经历独立研发(1978年之前)、模仿创新(1980年以后)和自主创新(1990年中后期开始) 3个阶段,我国基本构建了化学药为主、中药为辅、生物药为补充的产业体系结构[6]。根据检索统计,新药专项自2008年实施截至2017年以来在SCI期刊发表论文总数1 400余篇,被引频次总计18 817,施引文献15 393,平均每年引用次数达到2 090,各阶段发表文章见图2。

从图2发现,2014年以前由新药专项资助发表的文章显示了很强的增长能力,而从2015年每年发表文章数量有所下降。具体原因分析如下,新药专项在“十一五”和“十二五”实施阶段已经形成了从临床到准备报批和获批的新药产品线,获得批准的自主知识产权新药远远超过过去几十年的总和,因此大大促进了我国药物化学基础研究源头创新能力发展。目前“十三五”实施关键阶段,根据战略和民生需求以及国务院聚焦和瘦身要求,新药专项重点任务发生了调整,由原来的5个板块按照产品和技术两条主线继续实施。在此期间减少了大规模的创新技术立项,而调整为结合品种和体系建设部署关键技术的突破,预期成果是完善体系、保障成果、推动产业发展[3]。因此受到资助发表论文有所降低。

新药专项实施前,我国的新药研发经费资助主要来源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C)、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和国家高新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3个项目偏重资助基础和探索性研究,已经成为稳定长期经费资助来源,资助发表论文增长情况稳定[7]。虽然与同时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63计划和973计划资助论文发表数量存在差距,但新药专项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经费资助渠道,而且从统计指标说明了新药专项研究成果的学术价值、领域影响力及受到的关注程度,其中的被引频次见图3。图3数据被引频次逐年迅速提升说明了新药专项实施后相关研究人员在新药创新研究中投入的热情和深度。

2.2 “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资助论文发表研究机构分析

从已检索论文分析标注的论文发表机构,分析结果显示共有271个科研院所、研究机构在新药专项资助下发表论文。表1列出2009-2017年论文中基金资助机构标注为“重大新药创制”的发表论文数量前10的科研机构。这些机构涵盖了我国长期主要从事药物基础研发的单位,发表论文数量总和比例超过90%,例如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中国药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药物研究所、复旦大学等。

表2展示了论文发表数量前10的机构发文量在近10年发表论文的变化情况。与前面分析结果相似,各家机构发文量在2015年前增幅明显。表1和表2数据表明这些研究机构目前仍然是我国药物创新研究的主要力量,新药专项的目标是增强医药企业自主研发能力和产业竞争力,建设医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因此“十三五”期间还需要着重加强这方面的建设。

2.3 “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资助论文期刊来源

从已检索论文分析标注的期刊来源,分析结果显示共有211种期刊发表了新药专项资助的论文。表3列出了发表的前10位的期刊名称。与黄河清等人[7]的分析结果相比,近年来发表的期刊影响因子有所提高,投稿期刊仍然集中于我国新药创新研究优势学科:天然药物和药物化学。表3显示,我国主办的在国际影响力最大的期刊《中国药理学报》在发表论文数量上名列第一。此外药物化学杂志最重要的一种期刊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也是在统计中名列前茅,发表26篇,说明了新药专项资助投稿论文不仅是数量的增加,而且注重文章质量的发展,这也与“十三五”期间新药专项关注加强临床药物创新的薄弱环节的方向一致。

表4列出了发表文章数量前10的研究方向,统计结果表明发表的文章共有47个不同的方向。排在前3位的化学、药理学和生化分子生物学占了发表文章的主要部分,说明了新药专向促进了我国新药基础创新研究的发展。表5列出了新药专项资助论文高被引频次前5的文章。其中宁光教授课题组2013年发表在JAMA-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影响因子44.440 5)的Prevalence and Control of Diabetes in Chinese Adults的论文被引频次高达887次,论文受到引用的次数已将其归入Clinical Medicine学术领域同一出版年最优秀的前1%之列。表5、图3被引频次数据同时印证了新药专项发表论文在文章质量、影响力及关注程度的不断发展。

3 讨论

经过2年调研准备,经国务院批准“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于2008 年正式实施。新药专项的实施计划按照3个五年计划分阶段落实,现阶段取得成果显著。据不完全统计,重大新药创制项目专项于“十一五”期间已安排投入58.6 亿元项目资金,“十二五”期间已安排投入78.1 亿元项目资金。截至“十二五”,新药专项立项1 595个专题。我国医药领域累计获得新药证书90件,超额完成了“十二五”品种研发计划,部分品种打破市场垄断并填补临床空白,产生的大批成果是新药专项实施前总和的5倍。概算至 2020 年,新药专项的总投入将达到 260 亿元人民币[8-11]。

该次从目前在国际SCI收录期刊数据库,检索出标注为新药专项资助的论文并进行统计、分析,从侧面反映“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对我国家药物研究基础创新起到的激励作用。根据统计、分析结果表明新药专项的实施对我国药物基础研究创新、研发能力带来了深远的影响。经过近10年的实施,由新药专项资助发表的论文无论在数量、质量还是在发文、引文方面都有了显著的提升,反过来论文发表带来的基础研究创新对医药产业自主研发方面起到了有效的促进。

[参考文献]

[1] 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网站[EB/OL].[2018-2-22].

-从理论走向政策[J].科学研究,2004(2):206-211.

[3] 李青。生物医药产业“十三五”人工智能发展战略与政策初探[J].中国科技产业,2017(1):65.

[4] 刘志勇。重大新药创制:由制药大国向强国的加速转变[N]. 健康报,2017-01-17(5)。

[5] Web of Science[EB/PL].[2018-2-22].

[6] 吴珩,郑玉果,陈颖,等。从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十一五”计划探索我国新药创制研发网络的构建及基本特征[J].中国新药杂志,2014,23(21):2465-2469.

[7] 黃河清,韩健,张鲸惊。从国外医药期刊检索数据看“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实施对我国创新药物研究的促进作用[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2,23(6):966-970.

[8] 李瑶。“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力求“变”[N].医药经济报,2015-11-11(1)。

[9] 方剑春。“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厉兵秣马[N].中国医药报,2014-09-02(7)。

[10] 丁佐奇,郑晓南,吴晓明。我国2001-2010年药理学/毒理学领域被Scopus收录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2,23(4):572-576.

[11] 佚名。新药创制:3年后迎来“期末考”[J].河南科技,2017(8):41-42.

27926090 13943037437